Tagged: 酒店

下賤的淫奴妻

我和妻子是在大學裡認識的,當時她是隔壁財經系的系花,其實說她是校花也不為過,她很漂亮,外表嬌美文靜,身材高挑性感,氣質也是一流,被我們學校的男生視為夢中情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就已經認定她將是我今生的

無奈的癡女

李曉豔今年36歲,雖然算不上年輕,可是一來天生麗質底子好,二來平時也注意保養,所以年齡看著也就30歲不到,而且氣質風韻都是上品。

作爲公司的公關經理,幫助公司做成了不少項目,也解決了不少麻煩,至于方法其

出租屋里的换妻生活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现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婚后的生活很幸福,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2001年,下海创业早已成为一种时尚,到深圳更是潮流。那年夏

合租房子的換妻情形

去深圳之前,我們就找好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裡。可到深圳後租房時才發現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離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太貴,遠的地方交通又不方便,房租相對我們的工資而言實在是難以承受,長期住旅館更是天方夜談。一

新婚 1-2

(第一章)

「叮鈴鈴」

已經在車站等候半天的孟宇看著屏幕上陽城當地的號碼,心道: 「終於來了」

今天是孟宇第一次來陽城,是來參加大學同學孫偉的婚禮的。在坐了三個小時的車從省城到陽城,到達陽城的時

我与兼职熟女的故事

第一章 初识熟女

一菜一味,百菜百味。不同的女人,给人不同的感觉,特别是熟女,技巧十足,可以让我全身心的享受性的快感,所以我特别钟情于熟女。最近损友通过网络,钓到几个兼职的熟女,正好这几天心里很寂寞

鄰家少婦成了我的姨姐

23歲那年,我從醫科大學畢業,受聘到A市的一家大型醫院上班,而我的父母卻在離A市不遠的B市,雖然不遠,但由於工作的原因,也不能經常的回家。一個人在A市除了上班,剩餘的時間都花在了各種培訓進修上,日子過得

前妻的诱惑

北方的夏日天明较早,凌晨五点多,天就差不多大亮了。光线透过窗帘射进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床上两个赤裸的肉体正上演着男女间永恒不变的“战斗”。

那女人身体的柔韧性相当不错,仰躺在床上的身子被完全折叠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