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酒店

气质少妇

本人是已过而立之年的老狼了,上过的女人无数,少说也有一百几十了吧。
本人有个特点,只要是女人就行,有逼就操。哈哈,不挑食。所以呢,从17、8的小姑娘,到40多岁的老娘们,全部都干过。
最近联系到一笔大

上了人妻欲罢不能

海飞打电话给我,电话里向我诉苦,我知道不久前海飞又生了一个女儿,海飞说她老公重男轻女,一直想要个男孩,这次又生了一个女儿,她老公对她非常冷漠,说到伤心处竟然在电话那头轻声地哭了。
我对着电话那头说

自爱的妈妈 

我叫路小可,今年十六岁,今年上高二,再过一个月就满17了。今天是周末,我陪妈妈去逛街,我的妈妈是个女刑警,英姿飒爽,正经起来不怒自威,我从小就怕她怕得要死。以前我小时候特调皮,有一次跑到别人家的菜园踩死

我们的第一次3人行

我们夫妻俩结婚已十年了,人言” 七年之痒” 已过了,但象大多数夫妻一样,性趣以然平淡,一周最多一次好像例行公事一般!
我偶尔也在外面泡美人” 尝鲜” ,老婆也好像跟外界的男朋友交往频繁许多,我

表嫂的堕落婚礼

“李刚,这是什么啊?”
王鹏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脑残大本营,妈妈正在坐月子,姑姑和爸爸一起去照顾她,而性冲冲而来的王鹏发现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只好和我一起看这个东西消磨时光。无聊的他发现桌子

被众人搞的老婆

(一)公司的活永远都是干不完的,如果自己不知道爱惜自己,那只能是身体被工作拖跨,没有一个好身体更谈不上什么生活质量了,就算你有再多钱也没用。
尤其做为女性容颜是多么的重要,繁忙的工作再加上不愉快的

性感小魔妇

在我们的乡间,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就叫做“勾佬”,这样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就是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也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叫陈玉清,今年已经33岁了,十年前和丈夫陈朝

骚人妻的特殊爱好

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任职部门经理。公司里的女性很多,大都是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其中又一位漂亮的职员,和我很合得来,慢慢地我们的爱情之火燃烧起来,相处一年多,就结婚了。
现在我们结婚好几年了,过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