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淫蕩

黃蓉襄陽淫史

襄陽城外,百萬蒙古鐵騎虎視眈眈。連續攻打了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沒有被攻破,對於腐敗的宋朝軍隊來說,這簡直是個奇跡,而創造這個奇跡的人,並不是襄陽守備呂文德,而是兩個年輕的武林人士。一個是可與東邪西毒

舅媽的秘密(01~02 完)

一發現舅媽的一些秘密

上個星期六去舅舅家串門,只有舅媽在家,後來她也有事出門了,就剩下我一個人在,不知道腦子怎麼想的,突然就進了舅舅和舅媽的臥室在衣櫃裡翻找,結果在衣櫃底部發現了有個暗格,打開一看

師師之寫真

走出自然堂,我在路上攔下一輛出租車,朝獎券上指定的攝影館行去。

「內褲怎麼黏黏的?什麼東西?」一屁股坐下,突然感覺內褲好粘,我疑惑的想到。

趁司機師傅不注意,我把身子往角落挪了挪,拉開了裙子的

家访 一个真实的故事

颜芳,出生于中国东北的一座省会城市,在该市一所著名的师范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里任教,主讲英语课,现在已经是班主任了。老公是她的大学同学,现在在一家公司上班,女儿快两岁了。夫妇两人的生活与工作,和平常

摩托车嫂子坐前面小姨坐后面

今年夏天由于天气很热,我无论在家在外都穿着一件真丝短裤不穿内裤,那还感觉冒汗。

岳母在家穿的也很随意。

一件半短无袖连衣裙,更加衬托出岳母丰满性感的身段,尤其是浅蓝色的真丝布料。

使得岳母肌

肏了親姑姑

 

去年過年的時候,爸爸讓我給姑姑送年貨,姑姑留我吃飯,我將從外地買的「西班牙蒼蠅」放入姑姑和姑姑的女兒喝的飲料裡,從而有了機會,偷看了姑姑和姑姑女兒裸體的機會,更是一邊撫摸姑姑一邊在姑姑身邊手淫

公寓管理员

“哲男,睡了吗?”

静香打开我的房门,探头进来。

“拜托你先敲门好不好?”我敲着笔杆,头也不抬的回答。静香星期三不是才和我做了一个钟头吗?难道又想要了?

“哎呦,怕什么嘛?难道你怕被我看到在自慰的

賣掉姐姐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蹺課的學生在校。「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幹我的女友……」

聽到小振學長這麼說,我還以為是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壞去。「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