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弟弟

女兵的呻吟

在军队时,天天循规蹈矩。

没什么意思,人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婵。

可见在军队里对于“性”的缺失之严重。

我的运气比较好。

分在男女兵混合的连队。

单位有三十几个女兵,特别漂亮的有两个

明天你要嫁给他了

                            (一)

  2002年12月10日。也就是整整一年前,小燕真的飞走了,到了法国,去嫁给那个大她十几岁左右的老头。那一天我情绪很不好。但我无法

老爸的收获

我叫(Katie),从我的名字上看来你们定知道我是女性。我现年十五岁半,在念中学九年级(注:相当于国中初三)。我自十二岁时开始发育,也逐渐开始了手淫自慰,多是在浴室淋浴时抚弄阴核,觉得很舒服。有时一星期做一

我的暴露欲望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想有段浪漫而又刻骨铭心的恋情--即使短暂如夏日嘶
呜的空蝉,也足以品味一生一世。绝不在于那份曾经拥有、天长地久,而是梦里
的感觉、回忆,无悔付出的证明。

 

在夜店被下药轮奸

我叫梁雅菁,小时候随着父母一起从台湾移民来到加拿大,在我念完中学后,家人便卖掉了西区的房子回流台湾去了,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温哥华继续念大学,跟我两个室友潘欣欣和千代美和子一起租房子住。我们三个都念同一

淫荡淋淋之高中帅哥

时间是前几天的三月一号礼拜六,早上十点左右起床,无聊的在网路上瞎晃着,跟几个网友寒暄(有两个人正自慰给我看,当然我也是兴奋的抚摸着我阴部)、逛逛批踢踢、看看色情小说、色情图片、A片等等,整个就是很无聊

无奈的权色交易

我今年32岁,大学本科,已婚,现为xx省xx市市长。我本是北方一穷苦农家子弟,寒窗十几载后考上了x大经济系。在校期间我的成绩优异,加上1.82米的身高,俊朗的外表,我吸引了很多美丽女孩的注意。我的同班同学李红英也喜

人家的老婆

戴上眼罩儿的老婆无须担心光线强烈的照射,不一会儿的工夫就睡着了,已经恢复平静的我仍忍不住把视线停留在她那光溜溜赤裸裸的身子上。

做为女人太放纵自己或许被人认为观之不雅,但哪个男人又何尝不希望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