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兄弟

純情秘書變淫婦

 

林潔文一踏進辦公室就莫名其妙地受到同事們的道喜,直到她坐到座位上,那些同事還是圍著她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林潔文,恭喜你。」

「陞官了可要請客呦!今天晚上你可跑不掉了。」

色诱张无忌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张无忌始终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他脑海中仍残留着当日卫壁干朱九真的场景,大鸡巴在小穴中进进出出所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始终环绕在他的耳边。

这天,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

雨萱的淫蕩日記

9月12日 晴

今天的天氣不錯,我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寫起吧。

我知道自己蠻淫蕩的,少數較親密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小淫娃(她們也好不到那去),其實我只是偶而慾求不滿,常常需要自慰來稍稍洩慾一下呀,竟

吵架后,妻子的淫乱遭遇

  “Shit~~”面对拥堵的马路,我在车里猛按喇叭,刚刚和妻子吵架的
场面还历历在目,使我更加烦躁。这是我们新婚以来第一次吵架,我们结婚刚一
个月,第一次面对家里的柴米油盐,最近摩擦很多。

双胞胎妈妈

秀琴和秀美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人不但长相一模一样,就连声音都几乎同样的音调和频率,时常让人分不清楚到底谁是秀琴,谁是秀美。而其实两人仔细去分辨的话,还是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哪里的,但是如果没有靠得很近,

我的大學女友

腦海裡已經把王姍換成我的女友小媛,想像著小媛那嬌小、白皙的身體被一個強壯的黑人壓在身下,一雙玉腿也架在了黑人的肩上,而一個粗長的黑色雞巴正在猛力幹著她的小穴,而小媛正在揉弄自己胸前的那一對玉乳,嘴裡還

淫女Mendy

   這時候我走上前去,然後從美華的身後,貼著抱著她跟小毅,她並沒有任何想要將我推開的動作,所以我就開始慢慢地吻著她的脖子,然後開始吮吻她的耳垂,而我的手更是主動地去撫摸她的乳房,漸漸地她的身體開始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