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做愛

大奶子情人

大嫂学电脑学到了宾馆
早晨的太阳已经照亮了洁白的窗帘,在洁白的窗帘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俩腿大开,阴部还不时流出阵阵的男精。一个只有十七、八岁,趴在那妇人的身上。
两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动也不动。又

张姐

退伍后到了一家电工材料工厂当送货司机,第一天上班由老鸟带着我送货,也顺便熟悉各店家,当送完最后一家后,老鸟上车后问了我一句∶“刚刚那个老板娘怎样,辣吧,以后有机会喔。”这时才想起,那个叫张姐的老板娘确

和母亲同学的一段往事

记得这还是我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由于我们村位置很偏僻、村里的初中部只到二年级、教学水平很差、都只能读初二后就回家务农了、、没有学生能考入镇中学读初三的、于是、我母亲就想想办法把我转学到一个教学质量好的

姊妹 与 夫

我这天提早下班回家,当我开门之后,突然发现有人影从我的房间闪出,我走回房间,看到我的衣橱有被打开过的迹象,而且里面的内衣裤都有被挪动的样子,这时候我的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来到弟弟的房间,敲敲他

夜袭大姐

雯雯(我大姊的小名),这衣服穿到你身上真不错啊。”啊!是妹妹的声音。
我顺着声音向卧室看去,卧室打开了一条缝,我偷偷把眼睛从缝隙中看进去,只见大姊穿着一件浅白的连衣裙,正在穿衣镜面前转动着身子,妹

隔壁保姆偷偷尝

看过太多有过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对保姆有一种特别的偏爱,可遗憾的是自家从不雇用保姆,也不认识谁家有保姆,对保姆的偏爱也只能像单恋一样的深藏心底,不得发泄,可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得偿所愿。
那是

成都的记忆碎片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学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期间,我一个人住在成都西门蜀汉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远在美国工作,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单身、百无聊赖,每天浑浑噩噩。

性感小魔妇

在我们的乡间,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就叫做“勾佬”,这样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就是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也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叫陈玉清,今年已经33岁了,十年前和丈夫陈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