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表叔的对话

志男表叔是妈妈所结识的一个干弟弟,年纪只比我大五岁,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风流潇洒,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与惠蓉刚结婚时,因为换工作独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后再偕老婆上来。就在一次返乡时,巧遇同样回家探视妈妈的表叔,回程时妈妈要我顺便开车载表叔,我想沿途塞车有人聊天也不错!
志男叔依旧是皮肤黝黑,胡渣不整,穿着一件花衬衫的风流模样,坐在前座看着塞车,便拿起酒来喝着,然后开始露出他风流的本色,开始大谈他把女人的高超技巧。
他说:“志仁,新婚生活幸福吗?”
我说:“还好啦!只是目前我一人在北部,把老婆一个人放在新家。”
志男叔喝了口酒才说:“你老婆一个人住南部,你会放心吗?”
我一时不解他话中涵意,便说:“为什么不放心?”
志男叔再用狡狯的眼神追问我:“你把一个漂亮的老婆一个人放在南部,你真的放心?”
我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吧!”
志男叔用试探性口吻说:“你老婆长得又年轻、又漂亮,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长久下去她也会空虚寂寞的……”
我终于了解他话中有话,半晌才说:“这样也对,她可能会空虚一点……”
志男叔在喝酒助胆下,又问我:“你们一个月做几次爱?”
我支吾说着:“因为我在北部,只有回去时才干她,一个月才四、五次。”
他便大谈他的风流史:“不是我在吹牛,我一个礼拜干婶婶四次,最多一个晚上干了她三次。”
我笑着夸他:“想不到你这么勇猛有力喔,如果我老婆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可能会受不了……”
他接着说:“你干她多久才射出来?我看你这种身体,可能只有几分钟。”
我丧气的答着:“对啊!有时候两、三分钟就出来了,害她还要我再来一次呢!”
他说:“你可以用橡皮筋套在龟头上来干她,这样她的水鸡会更爽,鸡迈会流更多淫水。”
我说:“我知道了,这样可以摩擦她的水鸡肉,也能把她干得水鸡汤越流越多。”
他说:“水鸡汤越流越多才好啊!这样,男人的大支懒教干起来就越顺畅越快速,她的水鸡如果越紧,就会被干得越爽。那……你的老婆有没有含过你的懒教?”
我说:“婚前她就有帮我吹喇叭了,而且她的技术一流,又会吸、又会舔我的龟头,还含我的懒弗,害我很快就射出来。”
志男叔又眉飞色舞说下去:“不是我在吹牛,我的懒教绝不会让你老婆吸得射精。有个讨客兄的女人说要吸我烂鸟,如果我没被她吸出来的话,就让我干免费的。你老婆要不要试试看来含我的懒教?若吸不出我的精液,就让我带她去开房间,干她的水鸡干免钱的,哈……”
我对表叔的黄色笑话不知如何应对,才支吾说着:“表叔你真会开玩笑,怎么可以让惠蓉吸你的大懒鸟,还要干她的小水鸡,我怕她被你的大香蕉一干就上瘾,以后常常和你去开房间相干喔!”
志男叔继续问我老婆的事:“不过你老婆含鸡巴的技术好像很有经验一样,那你婚前有没有干她?洞房夜有没有干他?”
我说:“婚前她只有让我摸她全身,搓她的奶子,但不让我干进去,洞房夜因为太累,没有干她。”
他说:“女人脱光光让你摸,就是要你把她摸爽,等她水鸡流汤欠干,就要男人的懒教把她的鸡迈干得爽歪歪。你真是太老实了,换做是我,早就摸得她奶子酥爽,水鸡出汁,拜托我用大烂鸟干破她的水鸡了!要不然,就是她怕你知道她不是处女。”
我说:“她坚持婚后才让我干进去。”
他喝了口酒,又说道:“女人洞房夜没有被干会守空房,那你第一次干她有没有流血呢?”
我说:“没有啊,隔天还能上班啊,而且干了一次还想再来一次呢!”
他大胆下断语:“那你老婆可能婚前就不是处女了,可能以前有和男人搞过了。”
我说:“她对性好像很有经验,好像很需要男人来干她,屁股也很会扭腰摆臀,水鸡还会用力夹紧我的鸡巴。”
他色眼眯眯说:“那她以前有认识其他男人吗?”
我说:“只有一次她不小心说她认识一些杂交的男女朋友,有时候交换伴侣来相干,有时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三个男人做爱,可是她没参加……”
他说:“那一个女人就是她啦!这叫做轮流干,她可能一个人轮流让两、三个男人干她水鸡,才会这么内行啦!”
我为娇妻辩驳:“可是她没承认,只说是普通朋友……”
他说:“这种事除非自己做过,才会讲给别人听,否则没做过,不会讲这种事。那些男人你有看过吗?”
我说:“我见过三个有点像流氓似的男人,身材又高又壮,常对我老婆开黄腔,问她‘今天三角裤穿什么颜色的?’、‘你的小水沟最近有没有通?如果你老公不够粗不够长,哥哥有支大香蕉可以帮你通得出水。’……”
他接着问:“那你老婆有没有暗爽在心里?”
我说:“她害羞得脸红地说:‘你们好坏喔!人家的水沟才不要你们的坏东西来通呢!’他们也常常夸我老婆的身材好,胸部够丰满,屁股又很会扭。”
他说:“那他们已经轮流干过你老婆了,她的水鸡有多紧都被他们干爽了,全身上下早被他们摸透了,当然知道你老婆有几根水鸡毛了。”

志男表叔是妈妈所结识的一个干弟弟,年纪只比我大五岁,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风流潇洒,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与惠蓉刚结婚时,因为换工作独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后再偕老婆上来。就在一次返乡时,巧遇同样回家探视妈妈的表叔,回程时妈妈要我顺便开车载表叔,我想沿途塞车有人聊天也不错!
志男叔依旧是皮肤黝黑,胡渣不整,穿着一件花衬衫的风流模样,坐在前座看着塞车,便拿起酒来喝着,然后开始露出他风流的本色,开始大谈他把女人的高超技巧。
他说:“志仁,新婚生活幸福吗?”
我说:“还好啦!只是目前我一人在北部,把老婆一个人放在新家。”
志男叔喝了口酒才说:“你老婆一个人住南部,你会放心吗?”
我一时不解他话中涵意,便说:“为什么不放心?”
志男叔再用狡狯的眼神追问我:“你把一个漂亮的老婆一个人放在南部,你真的放心?”
我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吧!”
志男叔用试探性口吻说:“你老婆长得又年轻、又漂亮,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长久下去她也会空虚寂寞的……”
我终于了解他话中有话,半晌才说:“这样也对,她可能会空虚一点……”
志男叔在喝酒助胆下,又问我:“你们一个月做几次爱?”
我支吾说着:“因为我在北部,只有回去时才干她,一个月才四、五次。”
他便大谈他的风流史:“不是我在吹牛,我一个礼拜干婶婶四次,最多一个晚上干了她三次。”
我笑着夸他:“想不到你这么勇猛有力喔,如果我老婆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可能会受不了……”
他接着说:“你干她多久才射出来?我看你这种身体,可能只有几分钟。”
我丧气的答着:“对啊!有时候两、三分钟就出来了,害她还要我再来一次呢!”
他说:“你可以用橡皮筋套在龟头上来干她,这样她的水鸡会更爽,鸡迈会流更多淫水。”
我说:“我知道了,这样可以摩擦她的水鸡肉,也能把她干得水鸡汤越流越多。”
他说:“水鸡汤越流越多才好啊!这样,男人的大支懒教干起来就越顺畅越快速,她的水鸡如果越紧,就会被干得越爽。那……你的老婆有没有含过你的懒教?”
我说:“婚前她就有帮我吹喇叭了,而且她的技术一流,又会吸、又会舔我的龟头,还含我的懒弗,害我很快就射出来。”
志男叔又眉飞色舞说下去:“不是我在吹牛,我的懒教绝不会让你老婆吸得射精。有个讨客兄的女人说要吸我烂鸟,如果我没被她吸出来的话,就让我干免费的。你老婆要不要试试看来含我的懒教?若吸不出我的精液,就让我带她去开房间,干她的水鸡干免钱的,哈……”
我对表叔的黄色笑话不知如何应对,才支吾说着:“表叔你真会开玩笑,怎么可以让惠蓉吸你的大懒鸟,还要干她的小水鸡,我怕她被你的大香蕉一干就上瘾,以后常常和你去开房间相干喔!”
志男叔继续问我老婆的事:“不过你老婆含鸡巴的技术好像很有经验一样,那你婚前有没有干她?洞房夜有没有干他?”
我说:“婚前她只有让我摸她全身,搓她的奶子,但不让我干进去,洞房夜因为太累,没有干她。”
他说:“女人脱光光让你摸,就是要你把她摸爽,等她水鸡流汤欠干,就要男人的懒教把她的鸡迈干得爽歪歪。你真是太老实了,换做是我,早就摸得她奶子酥爽,水鸡出汁,拜托我用大烂鸟干破她的水鸡了!要不然,就是她怕你知道她不是处女。”
我说:“她坚持婚后才让我干进去。”
他喝了口酒,又说道:“女人洞房夜没有被干会守空房,那你第一次干她有没有流血呢?”
我说:“没有啊,隔天还能上班啊,而且干了一次还想再来一次呢!”
他大胆下断语:“那你老婆可能婚前就不是处女了,可能以前有和男人搞过了。”
我说:“她对性好像很有经验,好像很需要男人来干她,屁股也很会扭腰摆臀,水鸡还会用力夹紧我的鸡巴。”
他色眼眯眯说:“那她以前有认识其他男人吗?”
我说:“只有一次她不小心说她认识一些杂交的男女朋友,有时候交换伴侣来相干,有时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三个男人做爱,可是她没参加……”
他说:“那一个女人就是她啦!这叫做轮流干,她可能一个人轮流让两、三个男人干她水鸡,才会这么内行啦!”
我为娇妻辩驳:“可是她没承认,只说是普通朋友……”
他说:“这种事除非自己做过,才会讲给别人听,否则没做过,不会讲这种事。那些男人你有看过吗?”
我说:“我见过三个有点像流氓似的男人,身材又高又壮,常对我老婆开黄腔,问她‘今天三角裤穿什么颜色的?’、‘你的小水沟最近有没有通?如果你老公不够粗不够长,哥哥有支大香蕉可以帮你通得出水。’……”
他接着问:“那你老婆有没有暗爽在心里?”
我说:“她害羞得脸红地说:‘你们好坏喔!人家的水沟才不要你们的坏东西来通呢!’他们也常常夸我老婆的身材好,胸部够丰满,屁股又很会扭。”
他说:“那他们已经轮流干过你老婆了,她的水鸡有多紧都被他们干爽了,全身上下早被他们摸透了,当然知道你老婆有几根水鸡毛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