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淫欲

一晚上五个美熟女嘴里奶子上屄毛上和屄里被狗子,大牛,勾驴,雕毛,歪子射的都是精液,头发上也都是精斑。狗子他们操完后,又给美熟女们喂了“挺屄求鸡巴”。让她们第二天还想被操。

第二天一早五个美熟女就被吵醒了,就听见她们的儿子在和狗子他们说:“狗爷,怎么样,我妈的屄操的还好吧。”

“别说还真不错,你们几个小子干完老师,又想操自己妈了吗。”

几个小子嘿嘿的直笑,都盯着各自妈那都是精斑的屄毛和流出精液的屄。

雕毛示意几个小子可以上他们妈了,让他们从后面抱着各自骚妈,躺在垫子上,用鸡巴操她们的屁眼,而狗子他们在趴在美熟女的身上操她们骚屄。

“柳警官,怎么样,这样操的爽吗,在儿子身上被奸夫操屄,是不是特别爽啊。”

“舒服………………太舒服了………………啊啊啊啊………………”

“妈,雕爷操的你爽吗,雕爷鸡巴可会操屄了。妈你这样的警官被黑道的爷干是不是特别过瘾”

“啊啊啊啊………………是啊,我这样的女警官………………啊啊啊啊………………被黑道大哥操的太爽了………………雕爷………………你们太会玩了………………啊啊”

雕毛一边插著柳丝丝的骚屄,一边羞辱柳警官和她儿子。

“柳警官,我是你爷,那你儿子该叫我啥啊。”

雕毛让柳丝丝坐到儿子身上,让她儿子插她屄。然后抓住柳丝丝的头发,把鸡巴塞到柳丝丝嘴里,让柳丝丝给他舔鸡巴,“贱狗儿子,好好看你妈是怎么给我舔鸡巴的。”

雕毛说著,还把鸡巴从柳丝丝的嘴里拔出来,甩著鸡巴抽打柳丝丝的脸。

“贱货柳警官,慢慢舔,让你儿子看清楚他的警官贱货妈是怎么给男人舔鸡巴的。”

柳丝丝拿着雕毛的鸡巴在嘴唇上蹭了一下,然后含住,再伸出舌头仔细的舔了雕毛的龟头。“儿子………………啊啊……………看着妈是……………怎么给男人舔鸡巴的……………”

柳丝丝拿着雕毛的鸡巴,整根的含到嘴里,然后吐出来,再含住雕毛的卵蛋,用舌头不断的颠著,吃完卵蛋,柳丝丝又把雕毛的鸡巴放到奶子上揉几下。

大牛在和陈艳的儿子一起操这个骚女护士。大牛对陈艳儿子说“操你妈这样的骚浪熟女比你操你女朋友过瘾吧。”

陈艳儿子说“哦哦哦哦……………是啊……………真不知道妈你这么骚……………操你屁眼比干我那个女朋友……………爽多了……………哦哦哦哦……………早知道你这么浪……………这么容易被男人上……………早就操你了。”

大牛说:“哈哈,听你这话,你是早就想操你妈了啊”

陈艳儿子说:“哦哦哦哦……………爽……………是啊……………以前上学的时候……………好多同学都说……………想干我妈……………”

陈艳浪叫着:“啊啊啊啊啊……………好儿子……………你同学想操妈……………那你怎么不让他们来……………操……………啊啊……………插……………我啊……………”

大牛扇了陈艳几下奶光。

“贱货,以后老子让你给人操,你他妈的才能给谁操,还主动要找人操,你个贱货,看来老子还没操服你。”

大牛说著加快速度,像打桩机一样,猛插陈艳的骚屄。

陈艳“啊啊啊啊啊……………牛爹……………牛爷……………骚货……………以……………后……………全听……………您的……………您让我……………给谁操……………我就给谁……………操……………您不发话……………我就不给男人……………操……………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啊……………儿子……………你以后要操……………妈……………不行了……………以后……………牛爹……………不发话……………你不能操妈……………了……………儿子……………以后要和……………牛爹……………搞好关系……………要不然你……………就操不到妈了……………啊啊啊啊……………牛爹……………你鸡巴太……………厉害了……………操的……………贱货……………太爽了……………牛爹……………鸡巴太会……………干女人骚屄了……………啊啊啊啊……………牛爹……………你太会玩女人了……………啊啊啊。”

陈艳儿子一边插他妈的屁眼一边求大牛:“牛爷,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操我妈啊。”

大牛说:“乖儿子,以后表现好,让你带着你同学一起操你骚妈。”

听着大牛这边这么说话,插著李秀媚的勾驴也开始羞辱他们母子了。

勾驴是插一下李秀媚骚屄拔出来,用鸡巴敲几下李秀媚阴唇,每次敲到李秀媚阴唇,李秀媚的一震屄水流的都更多。

勾驴说:“贱货,什么高管,被老子操的还不是像婊子一样,贱狗儿子,你妈被你驴爷操成婊子了,哈哈哈。”

李秀媚是从来没听过这样羞辱她的话,在这个淫靡的环境里,屁眼被儿子操著,自己被按在儿子身上被猥琐的混混干着,听见这样的话反而让她更加兴奋。李秀媚这个从来不说粗话的美女,也开始骚浪的说起来了。

李秀媚用手搂着勾驴的脖子:“驴爷……………你让我去当……………妓女……………当婊子都行……………谁让驴爷这么会操屄呢……………啊啊啊啊啊……………驴爷……………太厉害了。”

李秀媚的儿子一边操著李秀媚的屁眼一边说:“妈……………你真的要当婊子吗?”

李秀媚说:“啊啊啊啊……………儿子……………是啊……………只要驴爷……………让我去卖……………我就去当婊子……………啊啊啊啊啊……………驴爷你……………太会操屄了……………啊啊啊……………爽死了……………儿子啊……………你不愿意……………妈去……………当婊子吗……………啊啊……………”

李秀媚的儿子说:“也……………也……………不是……………上高中的时候……………我……………我的同学……………说说说,你要是当婊子,肯定是红牌。我听了当时鸡巴就硬了,我还幻想你穿着大红的奶罩,大红的丁字裤,被我同学嫖的样子,后来他们每次说,我都想到,你被比你小的男人压在身下,被他们鸡巴猛插的样子。”

前面几句话,李秀媚儿子还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说,后面越说越兴奋,也不结巴了,李秀媚的儿子一口气说了出来。好像还出了一口气。

李秀媚的儿子被自己的话刺激的一下射了。

狗子在吕宝云儿子身上操著,“吕老师,真骚啊,被儿子操屁眼,被奸夫操屄,屄水都能流这么多,奶子也硬的这么厉害。”。吕宝云呜呜的,媚眼直看狗子,手搂着狗子的腰,不停的用奶子蹭狗子的胸,挺著屄迎合狗子的抽插。狗子对吕宝云儿子说,“小贱狗,怎样,现在操到亲妈了吧,又操了你们的美女老师,是不是在贡献贡献啊。”

“狗爷,爽,你说怎么贡献,都行。”

吕宝云说:“狗爷,以后我儿子在这里,你要多照顾啊,以后你想玩我了,我随叫随到。儿子,狗爷让你怎么贡献,你就怎么贡献……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

狗子一边像打桩机一样操著吕宝云,一边笑着说:“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玩,听说你们都干了你们女朋友了,今天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来操,以后给你们多叫点老师玩。”

吕宝云说:“儿子,还不谢谢狗爷,以后能玩到不少美女老师,快点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玩,看看是你们女朋友浪,还是你妈浪。”

几个儿子都说:“女朋友不够浪,群交肯定不会参加;女朋友虽然早就被开苞了,但是还不够骚;现在这个阶段叫女朋友来,万一不参加群交,就被动了。”

狗子说:“找你们雕爷去,他有办法叫你们女朋友来操屄。”

雕毛从柳丝丝的屄里拔出鸡巴,带着几个儿子到外屋,拿出五瓶水给他们,说:“你们待会把女朋友带到校西门,你们的殷老师会开车在哪里等你们,等上车了就给你们女友喝了,然后带来,她们就会一起参加操屄。”

水里是专门针对小女生的春药“揉屄当婊子”

一切很顺利,等到五个大学美女学生下车的时候已经把手都抓着她们男友的鸡巴上了。推开门就看见美熟女们都跪着在给狗子他们舔鸡巴,嘴里已经有精液了,精液不断的从嘴角流出来。

歪子说“来贱货们,给你们儿子和未来的媳妇表演一下怎么吃精液的。”

美熟女们转过身,把脸对着儿子和他们的女朋友们,张开嘴,让大家看到她们嘴里的精液,然后吞了下去,再张开嘴让大家看看嘴里已经没有大量精液了。

看到眼前淫乱的表演,美女学生们再也控制不住了,开始呻吟起来。

狗子他们安排,让婆媳两女面对面站着,儿子们从后面操妈,而狗子他们从后面操她们的未来媳妇。婆媳抱着,每次被大力的插进去的时候,奶子都撞在一起,奶子撞奶子的砰砰声和小腹撞到屁股的啪啪声此起彼伏。

美熟女一边抱着未来的媳妇,享受着大力的抽插,一边说“儿子,你女朋友不够骚啊,以后你们在一起操屄肯定不爽啊;闺女,你就这样站着不动啊,要扭起来,骚浪一点;媳妇啊,鸡巴从你屄里拔出来的时候,你要挺屁股去迎鸡巴的再次插入,这样才能被干到底。”

这样干了一轮后,都射到屄里了,雕毛指挥婆媳互互相舔屄,吃屄里的精液。

第二天一早美熟女们就被狗子他们叫醒了,按照狗子让她们先回去,下周来的时候要穿上各种的职业装。狗子他们知道,下周要是这些美熟女能再来,那就是肯定拿下了。

儿子们和他们的女朋友到中午才醒。

这样淫乱的周末,狗子他们玩了良家熟女,在她们儿子面前干了妈和女友,让狗子他们爽翻了,但是狗子他们不知道这次玩良家惹来祸了。

柳丝丝有2个好姐妹,一个是我老婆苗秀丽,她们既是同事也是好友,另一个是江湖人称“芙蓉仙子”的水钗丽。柳丝丝是三姐妹中的大姐,水钗丽是二姐,我老婆苗秀丽是三妹。

这3好姐妹原每隔几天就有聚在一起逛街吃饭,可是连着几个周末都不见柳丝丝,而且周末打电话柳丝丝也不接,这让水钗丽和苗秀丽觉得很反常。我老婆就查了柳丝丝的聊天记录,发现柳丝丝被胁迫了每周要去齐市被操,还被迫母子乱伦。

我老婆和水钗丽很气愤,要去给废了这几个小子,拿回视频和照片。

水钗丽说我老婆是警察去干这样废了混混的事不合适,而且就几个小混混,她和她老公“铁拳大侠”齐睨朝去就可以解决了。

一晚上五个美熟女嘴里奶子上屄毛上和屄里被狗子,大牛,勾驴,雕毛,歪子射的都是精液,头发上也都是精斑。狗子他们操完后,又给美熟女们喂了“挺屄求鸡巴”。让她们第二天还想被操。

第二天一早五个美熟女就被吵醒了,就听见她们的儿子在和狗子他们说:“狗爷,怎么样,我妈的屄操的还好吧。”

“别说还真不错,你们几个小子干完老师,又想操自己妈了吗。”

几个小子嘿嘿的直笑,都盯着各自妈那都是精斑的屄毛和流出精液的屄。

雕毛示意几个小子可以上他们妈了,让他们从后面抱着各自骚妈,躺在垫子上,用鸡巴操她们的屁眼,而狗子他们在趴在美熟女的身上操她们骚屄。

“柳警官,怎么样,这样操的爽吗,在儿子身上被奸夫操屄,是不是特别爽啊。”

“舒服………………太舒服了………………啊啊啊啊………………”

“妈,雕爷操的你爽吗,雕爷鸡巴可会操屄了。妈你这样的警官被黑道的爷干是不是特别过瘾”

“啊啊啊啊………………是啊,我这样的女警官………………啊啊啊啊………………被黑道大哥操的太爽了………………雕爷………………你们太会玩了………………啊啊”

雕毛一边插著柳丝丝的骚屄,一边羞辱柳警官和她儿子。

“柳警官,我是你爷,那你儿子该叫我啥啊。”

雕毛让柳丝丝坐到儿子身上,让她儿子插她屄。然后抓住柳丝丝的头发,把鸡巴塞到柳丝丝嘴里,让柳丝丝给他舔鸡巴,“贱狗儿子,好好看你妈是怎么给我舔鸡巴的。”

雕毛说著,还把鸡巴从柳丝丝的嘴里拔出来,甩著鸡巴抽打柳丝丝的脸。

“贱货柳警官,慢慢舔,让你儿子看清楚他的警官贱货妈是怎么给男人舔鸡巴的。”

柳丝丝拿着雕毛的鸡巴在嘴唇上蹭了一下,然后含住,再伸出舌头仔细的舔了雕毛的龟头。“儿子………………啊啊……………看着妈是……………怎么给男人舔鸡巴的……………”

柳丝丝拿着雕毛的鸡巴,整根的含到嘴里,然后吐出来,再含住雕毛的卵蛋,用舌头不断的颠著,吃完卵蛋,柳丝丝又把雕毛的鸡巴放到奶子上揉几下。

大牛在和陈艳的儿子一起操这个骚女护士。大牛对陈艳儿子说“操你妈这样的骚浪熟女比你操你女朋友过瘾吧。”

陈艳儿子说“哦哦哦哦……………是啊……………真不知道妈你这么骚……………操你屁眼比干我那个女朋友……………爽多了……………哦哦哦哦……………早知道你这么浪……………这么容易被男人上……………早就操你了。”

大牛说:“哈哈,听你这话,你是早就想操你妈了啊”

陈艳儿子说:“哦哦哦哦……………爽……………是啊……………以前上学的时候……………好多同学都说……………想干我妈……………”

陈艳浪叫着:“啊啊啊啊啊……………好儿子……………你同学想操妈……………那你怎么不让他们来……………操……………啊啊……………插……………我啊……………”

大牛扇了陈艳几下奶光。

“贱货,以后老子让你给人操,你他妈的才能给谁操,还主动要找人操,你个贱货,看来老子还没操服你。”

大牛说著加快速度,像打桩机一样,猛插陈艳的骚屄。

陈艳“啊啊啊啊啊……………牛爹……………牛爷……………骚货……………以……………后……………全听……………您的……………您让我……………给谁操……………我就给谁……………操……………您不发话……………我就不给男人……………操……………啊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啊……………儿子……………你以后要操……………妈……………不行了……………以后……………牛爹……………不发话……………你不能操妈……………了……………儿子……………以后要和……………牛爹……………搞好关系……………要不然你……………就操不到妈了……………啊啊啊啊……………牛爹……………你鸡巴太……………厉害了……………操的……………贱货……………太爽了……………牛爹……………鸡巴太会……………干女人骚屄了……………啊啊啊啊……………牛爹……………你太会玩女人了……………啊啊啊。”

陈艳儿子一边插他妈的屁眼一边求大牛:“牛爷,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操我妈啊。”

大牛说:“乖儿子,以后表现好,让你带着你同学一起操你骚妈。”

听着大牛这边这么说话,插著李秀媚的勾驴也开始羞辱他们母子了。

勾驴是插一下李秀媚骚屄拔出来,用鸡巴敲几下李秀媚阴唇,每次敲到李秀媚阴唇,李秀媚的一震屄水流的都更多。

勾驴说:“贱货,什么高管,被老子操的还不是像婊子一样,贱狗儿子,你妈被你驴爷操成婊子了,哈哈哈。”

李秀媚是从来没听过这样羞辱她的话,在这个淫靡的环境里,屁眼被儿子操著,自己被按在儿子身上被猥琐的混混干着,听见这样的话反而让她更加兴奋。李秀媚这个从来不说粗话的美女,也开始骚浪的说起来了。

李秀媚用手搂着勾驴的脖子:“驴爷……………你让我去当……………妓女……………当婊子都行……………谁让驴爷这么会操屄呢……………啊啊啊啊啊……………驴爷……………太厉害了。”

李秀媚的儿子一边操著李秀媚的屁眼一边说:“妈……………你真的要当婊子吗?”

李秀媚说:“啊啊啊啊……………儿子……………是啊……………只要驴爷……………让我去卖……………我就去当婊子……………啊啊啊啊啊……………驴爷你……………太会操屄了……………啊啊啊……………爽死了……………儿子啊……………你不愿意……………妈去……………当婊子吗……………啊啊……………”

李秀媚的儿子说:“也……………也……………不是……………上高中的时候……………我……………我的同学……………说说说,你要是当婊子,肯定是红牌。我听了当时鸡巴就硬了,我还幻想你穿着大红的奶罩,大红的丁字裤,被我同学嫖的样子,后来他们每次说,我都想到,你被比你小的男人压在身下,被他们鸡巴猛插的样子。”

前面几句话,李秀媚儿子还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说,后面越说越兴奋,也不结巴了,李秀媚的儿子一口气说了出来。好像还出了一口气。

李秀媚的儿子被自己的话刺激的一下射了。

狗子在吕宝云儿子身上操著,“吕老师,真骚啊,被儿子操屁眼,被奸夫操屄,屄水都能流这么多,奶子也硬的这么厉害。”。吕宝云呜呜的,媚眼直看狗子,手搂着狗子的腰,不停的用奶子蹭狗子的胸,挺著屄迎合狗子的抽插。狗子对吕宝云儿子说,“小贱狗,怎样,现在操到亲妈了吧,又操了你们的美女老师,是不是在贡献贡献啊。”

“狗爷,爽,你说怎么贡献,都行。”

吕宝云说:“狗爷,以后我儿子在这里,你要多照顾啊,以后你想玩我了,我随叫随到。儿子,狗爷让你怎么贡献,你就怎么贡献……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

狗子一边像打桩机一样操著吕宝云,一边笑着说:“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玩,听说你们都干了你们女朋友了,今天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来操,以后给你们多叫点老师玩。”

吕宝云说:“儿子,还不谢谢狗爷,以后能玩到不少美女老师,快点把你们女朋友叫来一起玩,看看是你们女朋友浪,还是你妈浪。”

几个儿子都说:“女朋友不够浪,群交肯定不会参加;女朋友虽然早就被开苞了,但是还不够骚;现在这个阶段叫女朋友来,万一不参加群交,就被动了。”

狗子说:“找你们雕爷去,他有办法叫你们女朋友来操屄。”

雕毛从柳丝丝的屄里拔出鸡巴,带着几个儿子到外屋,拿出五瓶水给他们,说:“你们待会把女朋友带到校西门,你们的殷老师会开车在哪里等你们,等上车了就给你们女友喝了,然后带来,她们就会一起参加操屄。”

水里是专门针对小女生的春药“揉屄当婊子”

一切很顺利,等到五个大学美女学生下车的时候已经把手都抓着她们男友的鸡巴上了。推开门就看见美熟女们都跪着在给狗子他们舔鸡巴,嘴里已经有精液了,精液不断的从嘴角流出来。

歪子说“来贱货们,给你们儿子和未来的媳妇表演一下怎么吃精液的。”

美熟女们转过身,把脸对着儿子和他们的女朋友们,张开嘴,让大家看到她们嘴里的精液,然后吞了下去,再张开嘴让大家看看嘴里已经没有大量精液了。

看到眼前淫乱的表演,美女学生们再也控制不住了,开始呻吟起来。

狗子他们安排,让婆媳两女面对面站着,儿子们从后面操妈,而狗子他们从后面操她们的未来媳妇。婆媳抱着,每次被大力的插进去的时候,奶子都撞在一起,奶子撞奶子的砰砰声和小腹撞到屁股的啪啪声此起彼伏。

美熟女一边抱着未来的媳妇,享受着大力的抽插,一边说“儿子,你女朋友不够骚啊,以后你们在一起操屄肯定不爽啊;闺女,你就这样站着不动啊,要扭起来,骚浪一点;媳妇啊,鸡巴从你屄里拔出来的时候,你要挺屁股去迎鸡巴的再次插入,这样才能被干到底。”

这样干了一轮后,都射到屄里了,雕毛指挥婆媳互互相舔屄,吃屄里的精液。

第二天一早美熟女们就被狗子他们叫醒了,按照狗子让她们先回去,下周来的时候要穿上各种的职业装。狗子他们知道,下周要是这些美熟女能再来,那就是肯定拿下了。

儿子们和他们的女朋友到中午才醒。

这样淫乱的周末,狗子他们玩了良家熟女,在她们儿子面前干了妈和女友,让狗子他们爽翻了,但是狗子他们不知道这次玩良家惹来祸了。

柳丝丝有2个好姐妹,一个是我老婆苗秀丽,她们既是同事也是好友,另一个是江湖人称“芙蓉仙子”的水钗丽。柳丝丝是三姐妹中的大姐,水钗丽是二姐,我老婆苗秀丽是三妹。

这3好姐妹原每隔几天就有聚在一起逛街吃饭,可是连着几个周末都不见柳丝丝,而且周末打电话柳丝丝也不接,这让水钗丽和苗秀丽觉得很反常。我老婆就查了柳丝丝的聊天记录,发现柳丝丝被胁迫了每周要去齐市被操,还被迫母子乱伦。

我老婆和水钗丽很气愤,要去给废了这几个小子,拿回视频和照片。

水钗丽说我老婆是警察去干这样废了混混的事不合适,而且就几个小混混,她和她老公“铁拳大侠”齐睨朝去就可以解决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