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是我妹妹

新闻快报:曾经绑架多名国中女生并加以性侵害的黄天财,似乎又出现了!日前警方接获民众报案,一名现年十四岁的国二女生失踪多日之后,家属接到了一封署名黄天财的勒索信,向家属勒索超过千万的赎金……详细情形警方正深入调查中!
林海在一条上山的小路上,气喘吁吁的行走着,已经长途跋涉了一天一夜,林海已经感觉自己疲累无比、手脚发软,快要就地倒下了……他的妹妹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一直到两天,妈妈收到黄天财的勒索信之后,大家才知道妹妹竟然被人绑架了,令他们全家顿时愁云惨雾一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而,就在全家人都苦无对策的时候,一通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打到了林海的手机里,他没有什么心情接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等到铃声响了超过二十秒之后,才万分疑惑的接了起来……
没想到,对方竟然自称是绑架妹妹林云的凶手!他要求林海不得告诉别人,并且说出了一个位于偏远山上的某个地方,说林云就被藏在那里,如果林海敢自己一个人过去,就立刻把林云给放了!
听到对方这样说,林云也没有考虑太多,挂掉电话之后,就随便、简单的收拾了些东西,告诉父母自己因为学校的事情,要去朋友家住几天之后,就自己背着包包出发往自称凶手的人所说的地方去。
照着那个人的指示,林海来到位于深山里一处相对于周遭较为平坦的空地,四周被许多高大粗壮的树木给围绕了起来;这里距离林海家,从地图上看起来不远,实际上所必须走的路程却起码超过一百公里!
林海刚走近空地,就看到相对于自己的另外一边,有一个巨大的铁笼摆放在那里;那个铁笼高度至少有一个正常男人的两倍高,而里面所能容纳的空间至少有三辆自用房车并排那么大!……而林海再仔细一看,现在在铁笼里,躺着一具纤瘦细小、穿着学生制服的女生背影。
林海心里惊呼了一声:那不是小云吗!?他立刻冲向前去,也没有想太多,就跑进了铁笼,抱住林云倒在地上的柔软身躯;只见林云身上穿着学校的白色学生制服,不知为何竟然全部湿透了,变成半透明的制服露出了里面所穿的黑色内衣;而在林海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林云身上的黑色学生裙被撩了起来,露出大半截雪白滑嫩的大腿……
林海心里十分讶异,妹妹怎么好像有点怪怪的?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林云随便的扭了扭她的身子,柔软的肌肤与林海偶尔碰撞在一起,那舒爽的让林海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而林海又发现了妹妹身上多出现了几个怪异之处……林云的肌肤漾着鲜红的颜色,上面缓缓的冒出细小的汗珠,而且她的双眼紧闭、脸颊通红,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低沉微弱的呻吟……
见到这些奇怪状况的林海,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刚刚他没有想太多,就冲进了里面躺着妹妹的这个铁笼,而没有去留心铁笼的周围有没有别人!因为说到底,林云是被绑架来的!……想到这里,林海开始警戒了起来!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个瘦小的黑影晃过铁笼外面,几下扳弄,就将铁笼的门快速的关起来然后锁上,将林海与妹妹林云关到了一起了……林海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谁?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和我妹妹关起来?”林海大声斥问着,但是从他发颤的语调,以及脸色发白、双腿发抖的情形看来,就可以知道他有多么的害怕了!
就看到一个身材瘦小、脸型尖细、长的好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一般的男子慢慢的走道了林海的面前;他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双眼微眯像是在观察林海似的看着他;林海仔细的看了一下男人,立刻吓的跌坐在了地上……对方竟然就是那个警方所公布的,专门绑架国中女生并性侵害的通缉犯:黄天财!
“你……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通缉犯……吗……?”虽然早就已经知道妹妹是被黄天财给绑架的,但是亲眼见到真人还是令林海吓了一跳;他害怕的推开林云的身体向后退,一直退到了铁笼的铁棍前才停了下来,不过双腿仍然不由自主的乱动着。
“嘿嘿~~没想到你也认识我啊~~?原来我这么有名喔~~?”黄天财邪邪的笑着,说话的嘴巴露出了两排的黄板牙,“那么事情就好办了~~小子,只要你听我的话作一件事,我保证不会对你和你妹妹怎么样!~~怎样?要不要考虑看看~~?嘿嘿~~”
“你你你……你想干麻……?”林海仍然害怕的背部抵着铁笼,脸上的肌肉因为紧张竟然开始微微的抽蓄起来;林海的心理甚至开始想着,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就算你要我亲手剥光妹妹身上的衣服都好,只要你赶快放了我……
虽然平常林海很照顾林云这个可爱的妹妹,在听妹妹被绑架了之后也发自内心的为他担心,接到黄天财打来的电话之后知道可能可以找到林云,他也立刻就出发了!但是真遇到了这种可能攸关性命的情况,林海还是自私的只为了自己着想,希望能够赶快让自己得救!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而且还是很多人很想做的事~~你做了一定会发自内心的爱上干这件事,搞不好还会求我不要放你们走勒~~”黄天财邪恶的笑着,看着一脸疑惑的林海,轻松的好像在说笑话似的,一边指着林云、一边对林海说:“把你妹妹干了!”
“什什什……什么…………!?”听到黄天财的话,林海顿时愣了起来,脑里也顿时出现了两种声音:有着洁白双翼的善良天使不断的提醒林海对方可是他的妹妹,而有着紫色邪恶面孔的恶魔则不断的述说着林云身材的姣好、脸蛋的可爱,诱惑着林海接受黄天财的条件。
林海的脸上出现了为难的神色,一下子是对于要干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情感到不能接受,一下子又是对于一个如此漂亮的美人就在眼前,真要放弃却又舍不得的贪婪面孔。
倒是黄天财在说完话之后,就没有继续说诱惑林海;他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自己走离开了林海的视线……不一会儿,他开着一辆老旧的箱型车重新出现在林海的面前,并且从车上搬下了桌子、椅子和一台接着车子电源的彩色电视;这台电视尺寸不大,只有刚好可以让林海看的清楚的大小。
黄天财打开了电视,出乎意料的竟然开始放起了DVD影片;那影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部很平常的、画质很普通的A片而已!不过,在现在的这个状况之下,片子里女优的丰乳翘臀、淫荡销魂的诱人呻吟,都一丝一丝的,慢慢的侵袭着林海那脆弱的神智。
林海深呼吸了一口,趁着黄天财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瞄了妹妹一眼;只见林云的肌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漾起了粉红色,而从身体里分出的汗水更是沾湿了她所躺着的地上;林云那甜美的脸蛋泛着潮红、双眼紧闭、樱桃小嘴所发出的呻吟声也比之前更加的大声了!
“对了,我忘了跟你讲了~~刚刚你来之前我就喂她吃了春药,如果你现在不干她,等到她醒了、药效发作了,她就会变成一个淫荡无比的白痴喔~~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像是要呼应着林云的异状似的,黄天财的声音传了过来,吓的林海赶紧装做看着别的地方的样子……只是黄天财好像根本没有要注意这里的意思。
黄天财的话对林海的心理照成了极大的冲击,也因为这句话令林海心里的恶魔渐渐击退了天使,一个邪恶想法渐渐的他的脑里浮现出来……就算我不干……妹妹最后也会变成白痴,那么干脆我现在干了她,既可以救我们两个出去,也可以免于让妹妹变成白痴,我又可以……
这样的想法不断的在林海的的头脑里围绕,终于,恶魔最后战胜了天使!林海吼叫一声,扑向了林云,他的双手覆上了林云那对柔软有弹性的双乳,用力的揉捏起来;手上的异常舒爽,让还是处男的林海不由得心里欲火大炽,情况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林海粗暴的撕开了林云身上的学生制服和黑色的学生裙,然后扯下了那只黑色的性感蕾丝内衣,又蛮横的将那件与内衣成对的蕾丝小内裤给脱了下来;顿时之间,林云的身上已是一丝不挂,雪白泛红、曲线优美的姣好身材完全的呈现在林海的眼前。
林海发了疯似的,扑上了妹妹的身体,就是这么一阵的乱摸乱抓,一张嘴巴乱啃乱舔着自己妹妹的身躯,很快的,林海就已经摸遍了林云的全身上下;而当他的大手拂过妹妹双腿之间,那块女人最为娇嫩私密的地方时,大把大把的黏稠湿滑液体就沾满了林海的手指,这个发现让林海顿时兴奋不已!
已经被欲火蒙蔽了理智的林海,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跟不知道什么时候挺立起来的肉棒,在妹妹的双腿之间磨磨蹭蹭;还是处男的他,对于如何进入女人的蜜道是一窍不通,只见他忙了个满头大汗之后,才勉强将龟头顶进了妹妹的蜜道。
尽管对方是自己的妹妹,但蜜道的紧窒程度与其他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同样的令人销魂,林海刚刚将棒身挺进了蜜道,就对那种软肉不停挤压的快感给刺激的呻吟出来,加上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妹妹,感觉又是更加的不同!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之下,林海竟然连林云的处女都还没有夺去,就已经先忍不住将精液给射了出来……***********************************
“干……”林海怨怒的叫了一声,愤恨不平的退出了肉棒,他瞪了一眼神智不清的林云,完全忘了是他在侵犯自己的亲生妹妹,将生平第一次的早泄给完全归咎在了林云的头上。
“哈哈~~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会早泄耶~~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天财已经走到了铁笼边,一脸得意的看着林海,眼神里写满了‘我就知道你会干她’的意思;林海见黄天财嘲笑自己,也忘了对方是个绑架强奸的通缉犯,哼了一声,迳自转过身去不理会黄天财的取笑,自个儿生着闷气。
(哼,等到老子回气了,看我怎么干死你?)林海用着黄天财看不到的角度瞪着自己的妹妹,脑里闪过无数恶毒的话语,他完全忘了对方是谁,只记得她是害自己早泄的元凶……一直到一罐塑胶瓶被黄天财从后面丢了过来,要他捡起来打开时,才停止了恶毒的咒骂。
“我特制的春药,吃一颗立刻就可以让你硬三个小时,信不信随你~~好累喔~~我要去睡觉了~~”黄天财对林海说完,也没管他的反应,就爬上了箱型车关上车门;而林海则是犹豫了一下,立刻打开瓶盖倒出两颗胶囊,一口就吞了下去。
“哇塞~~”果然如黄天财所说,林海刚吞下胶囊,肉棒就立刻重新硬了起来,而且比起之前更佳粗大、坚硬;林海挺着肉棒再度走到妹妹的旁边,分开了林云的双脚,将肉棒插进她的蜜道,直到顶到了那片脆弱的处女膜为止。
“我来啰~~”林海邪恶的笑了一声、看了林云那甜美的脸蛋一眼、手上毫不怜惜的再妹妹的乳头上一把,然后故作惋惜的,假意的为妹妹的处女闭眼祷告了三秒钟之后,一个大力挺腰,将肉棒用力的往蜜穴深处插去……
从第一次奸淫林云之后,林海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疯狂奸淫着自己的妹妹;不管在什么时候,白天还是晚上、在睡觉或是在吃饭,只要他的肉棒硬了起来,林海就会立刻将林云推倒,用力的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跨下那根丑陋的肉棒尽根插进妹妹的蜜穴里。
刚开始,林云还会做出抵抗,但是当她发现林海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那个爱护自己的好哥哥的时候,她就放弃了抵抗……林海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欲望支配的禽兽,而不是一个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好哥哥了!
每当林海挺着胯下那根肮脏的东西,向自己扑过来的时候,林云就知道自己又要被他奸淫了!她总是用着冷淡的眼神,看着林海爬在自己的身上满脸淫笑的在自己身上冲刺着;林云已经对肉棒的抽差没有了感觉,对那种照理说应该很舒爽的动作麻痹了!就连林海发泄完毕之后,要求她用嘴巴清理那根沾满污渍的肉棒时,林云也总是面无表情的默默动作着……
林云已经放弃了获救的希望、放弃了逃脱出林海及黄天财魔掌的可能、放弃了唤回哥哥正常神志的机会,甚至放弃了自己的身体,任由林海恣意的玩弄、奸淫自己美妙的娇躯。
黄天财总是在旁边,默默的观察着林海、林云两兄妹的变化,然后在心理偷偷的冷笑着!到现在为止,他们是黄天财所毁掉的第六对兄妹,为的就是,对那个仗着自己漂亮,从小就不断嘲笑、污辱自己的妹妹报复!
从小,那个长的的确是美若天仙的小贱人,总是对自己露出嫌恶的表情,甚至在她读国中时交了一个大学生男友之后,因为那个大学生的话,而开始对自己恶言恶语,还曾经向他的朋友乱说话,像是些他是一个喜欢偷拿妹妹内衣裤去自慰、喜欢偷看自己妹妹洗澡顺便打手枪的色胚,让黄天财渐渐失去了朋友……
到了后来,那个可恶的贱人,竟然还拿了把剪刀,狠心的将自己的肉棒剪去了一大截,导致自己现在不管有多少漂亮的女人在面前搔首弄姿,都只能看着悬吊着两颗肉丸的胯下哀声叹息……
所以黄天财开始决定对妹妹展开报复,不过,对于自己的妹妹没有任何办法的他,把报复的行动对象,转移到了其他妹妹很漂亮、可爱的兄妹身上,把他们绑架控制了之后,逼迫他们发生性关系之后释放他们!在绑架了三对兄妹之后,黄天财的名号响了起来,也令喜好追求八卦的新闻媒体查到,这个手法非常不人道的通缉犯,竟然有一个在演艺圈里非常有名气的妹妹!
(嘿嘿~~现在那个小贱人,应该正接受着警察和媒体非常严密的监视吧?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恐怖呢~~?~~哈哈~~)一直到现在,都会拉下裤子看着空荡荡的胯下咒骂着的黄天财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拿着摄影机拍摄着眼前正在交媾着的兄妹。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日子就是一天一天的过去,天气也渐渐的转凉了;黄天财开始准备转移阵地,将车子开离了那片被树木围绕的空地,来到了山中的公路上;反正林海已经几乎和他结为同党了,黄天财也不怕他会跑掉!甚至,在他开始筹划的下一次的绑架行动里,将林海也算进了一份!
一天,黄天财将车停在公路旁的一个休息区,休息区一边是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山谷,而另一边则是一片隔着公路的陡峭山坡;黄天财下车,搬出电子炉准备起锅煮饭,而林海则是将林云拉出了铁笼,拉着她到一旁去,用车上所储备的溪水帮她擦拭身体。
忽然,林云身体一个颤抖,挣脱了林海的手,跑到一边捂着肚子干呕起来;看着妹妹的动作,一种不可能的呐喊,和一道强烈的电击感瞬间充斥着林海的脑袋。
(不可能!不可能!小云绝对不是怀孕了!绝对不是怀孕……)林海在心里大喊着,走向林云的步伐却渐渐困难了起来;如果不是怀孕,身体状况一直都很正常的林云不可能突然偶呕吐,这点林海的心里非常清楚。
“小……小云,你……你……你怀孕了……?”林海吞吞吐吐的问着林云,希望能够从她的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但是当他看到妹妹的眼神的那一瞬间,林海就确定了他的猜测……
顿时间,林海醒了!他完全的醒了!在看到妹妹的眼神里,写满了哀怨、悲伤、仇恨之后,这段时间一直被自己的欲望之配着的林海,脑袋里除了愧疚和后悔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海低下头不再说话,他默默的帮林云擦拭完了身体、牵着她走回去、并且亲手锁上了铁笼之后,从身上拿出了一把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美工刀,接着静静的走到黄天财的身后,一刀就往黄天财的背后刺了下去……
“啊啊啊……………………”不理会黄天财的惨叫声,林海抱住了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的黄天财,然后将他拖到那个深不见底的山谷旁,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
“喂喂喂……你不要乱来喔……这边掉下去,会、会死人的喔……你不要开玩笑喔……喂……你有没有听到啊……”任凭黄天财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现在这个生死一瞬的场面,他仍旧是吓的双腿发软了起来;而林海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喊叫似的,没有什么反应。
“为……为什么……?你……你不是……你不是干、干你妹妹……干的很爽吗……?怎么突然…………?”这个时候的黄天财,知道林海将要做什么了;虽然认为没有什么可能,他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因为……她是我妹妹……”听到这句话,林海的身体微微一阵,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双眼落寞的、抱歉的回头看了看身后,待在铁笼里的林云一眼,等到他再转回来之后,两行清澈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黄天财突然发狠一踢,用膝盖重重的顶了林海的胯下一下;林海的要害受到重击,双腿开始发软,但是他的手上却没有如黄天财所期待的放松力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体往前一倾,让自己连同黄天财一起摔了下去……
新闻快报:失踪多月的十四岁国二少女日前被找到了!据警方的说法,发现少女的地方是在一条山路上,发现少女时她的身上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下体有被侵犯的痕迹,而且还有怀孕的迹象;同时,绑架少女的嫌犯黄天财,被发现陈尸在发现少女的地方旁边的山谷,跟着嫌犯一起被发现陈尸在一起的,还有同样失踪许久的,少女的哥哥;究竟两人死因为何、是否还有共犯在逃,相关的案情警方目前正深入调查中……

新闻快报:曾经绑架多名国中女生并加以性侵害的黄天财,似乎又出现了!日前警方接获民众报案,一名现年十四岁的国二女生失踪多日之后,家属接到了一封署名黄天财的勒索信,向家属勒索超过千万的赎金……详细情形警方正深入调查中!
林海在一条上山的小路上,气喘吁吁的行走着,已经长途跋涉了一天一夜,林海已经感觉自己疲累无比、手脚发软,快要就地倒下了……他的妹妹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一直到两天,妈妈收到黄天财的勒索信之后,大家才知道妹妹竟然被人绑架了,令他们全家顿时愁云惨雾一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而,就在全家人都苦无对策的时候,一通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打到了林海的手机里,他没有什么心情接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所以等到铃声响了超过二十秒之后,才万分疑惑的接了起来……
没想到,对方竟然自称是绑架妹妹林云的凶手!他要求林海不得告诉别人,并且说出了一个位于偏远山上的某个地方,说林云就被藏在那里,如果林海敢自己一个人过去,就立刻把林云给放了!
听到对方这样说,林云也没有考虑太多,挂掉电话之后,就随便、简单的收拾了些东西,告诉父母自己因为学校的事情,要去朋友家住几天之后,就自己背着包包出发往自称凶手的人所说的地方去。
照着那个人的指示,林海来到位于深山里一处相对于周遭较为平坦的空地,四周被许多高大粗壮的树木给围绕了起来;这里距离林海家,从地图上看起来不远,实际上所必须走的路程却起码超过一百公里!
林海刚走近空地,就看到相对于自己的另外一边,有一个巨大的铁笼摆放在那里;那个铁笼高度至少有一个正常男人的两倍高,而里面所能容纳的空间至少有三辆自用房车并排那么大!……而林海再仔细一看,现在在铁笼里,躺着一具纤瘦细小、穿着学生制服的女生背影。
林海心里惊呼了一声:那不是小云吗!?他立刻冲向前去,也没有想太多,就跑进了铁笼,抱住林云倒在地上的柔软身躯;只见林云身上穿着学校的白色学生制服,不知为何竟然全部湿透了,变成半透明的制服露出了里面所穿的黑色内衣;而在林海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林云身上的黑色学生裙被撩了起来,露出大半截雪白滑嫩的大腿……
林海心里十分讶异,妹妹怎么好像有点怪怪的?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林云随便的扭了扭她的身子,柔软的肌肤与林海偶尔碰撞在一起,那舒爽的让林海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而林海又发现了妹妹身上多出现了几个怪异之处……林云的肌肤漾着鲜红的颜色,上面缓缓的冒出细小的汗珠,而且她的双眼紧闭、脸颊通红,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低沉微弱的呻吟……
见到这些奇怪状况的林海,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刚刚他没有想太多,就冲进了里面躺着妹妹的这个铁笼,而没有去留心铁笼的周围有没有别人!因为说到底,林云是被绑架来的!……想到这里,林海开始警戒了起来!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个瘦小的黑影晃过铁笼外面,几下扳弄,就将铁笼的门快速的关起来然后锁上,将林海与妹妹林云关到了一起了……林海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谁?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和我妹妹关起来?”林海大声斥问着,但是从他发颤的语调,以及脸色发白、双腿发抖的情形看来,就可以知道他有多么的害怕了!
就看到一个身材瘦小、脸型尖细、长的好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一般的男子慢慢的走道了林海的面前;他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双眼微眯像是在观察林海似的看着他;林海仔细的看了一下男人,立刻吓的跌坐在了地上……对方竟然就是那个警方所公布的,专门绑架国中女生并性侵害的通缉犯:黄天财!
“你……你你……你不是那个……那个通缉犯……吗……?”虽然早就已经知道妹妹是被黄天财给绑架的,但是亲眼见到真人还是令林海吓了一跳;他害怕的推开林云的身体向后退,一直退到了铁笼的铁棍前才停了下来,不过双腿仍然不由自主的乱动着。
“嘿嘿~~没想到你也认识我啊~~?原来我这么有名喔~~?”黄天财邪邪的笑着,说话的嘴巴露出了两排的黄板牙,“那么事情就好办了~~小子,只要你听我的话作一件事,我保证不会对你和你妹妹怎么样!~~怎样?要不要考虑看看~~?嘿嘿~~”
“你你你……你想干麻……?”林海仍然害怕的背部抵着铁笼,脸上的肌肉因为紧张竟然开始微微的抽蓄起来;林海的心理甚至开始想着,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就算你要我亲手剥光妹妹身上的衣服都好,只要你赶快放了我……
虽然平常林海很照顾林云这个可爱的妹妹,在听妹妹被绑架了之后也发自内心的为他担心,接到黄天财打来的电话之后知道可能可以找到林云,他也立刻就出发了!但是真遇到了这种可能攸关性命的情况,林海还是自私的只为了自己着想,希望能够赶快让自己得救!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而且还是很多人很想做的事~~你做了一定会发自内心的爱上干这件事,搞不好还会求我不要放你们走勒~~”黄天财邪恶的笑着,看着一脸疑惑的林海,轻松的好像在说笑话似的,一边指着林云、一边对林海说:“把你妹妹干了!”
“什什什……什么…………!?”听到黄天财的话,林海顿时愣了起来,脑里也顿时出现了两种声音:有着洁白双翼的善良天使不断的提醒林海对方可是他的妹妹,而有着紫色邪恶面孔的恶魔则不断的述说着林云身材的姣好、脸蛋的可爱,诱惑着林海接受黄天财的条件。
林海的脸上出现了为难的神色,一下子是对于要干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情感到不能接受,一下子又是对于一个如此漂亮的美人就在眼前,真要放弃却又舍不得的贪婪面孔。
倒是黄天财在说完话之后,就没有继续说诱惑林海;他在心里冷笑了几声,自己走离开了林海的视线……不一会儿,他开着一辆老旧的箱型车重新出现在林海的面前,并且从车上搬下了桌子、椅子和一台接着车子电源的彩色电视;这台电视尺寸不大,只有刚好可以让林海看的清楚的大小。
黄天财打开了电视,出乎意料的竟然开始放起了DVD影片;那影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部很平常的、画质很普通的A片而已!不过,在现在的这个状况之下,片子里女优的丰乳翘臀、淫荡销魂的诱人呻吟,都一丝一丝的,慢慢的侵袭着林海那脆弱的神智。
林海深呼吸了一口,趁着黄天财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瞄了妹妹一眼;只见林云的肌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漾起了粉红色,而从身体里分出的汗水更是沾湿了她所躺着的地上;林云那甜美的脸蛋泛着潮红、双眼紧闭、樱桃小嘴所发出的呻吟声也比之前更加的大声了!
“对了,我忘了跟你讲了~~刚刚你来之前我就喂她吃了春药,如果你现在不干她,等到她醒了、药效发作了,她就会变成一个淫荡无比的白痴喔~~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像是要呼应着林云的异状似的,黄天财的声音传了过来,吓的林海赶紧装做看着别的地方的样子……只是黄天财好像根本没有要注意这里的意思。
黄天财的话对林海的心理照成了极大的冲击,也因为这句话令林海心里的恶魔渐渐击退了天使,一个邪恶想法渐渐的他的脑里浮现出来……就算我不干……妹妹最后也会变成白痴,那么干脆我现在干了她,既可以救我们两个出去,也可以免于让妹妹变成白痴,我又可以……
这样的想法不断的在林海的的头脑里围绕,终于,恶魔最后战胜了天使!林海吼叫一声,扑向了林云,他的双手覆上了林云那对柔软有弹性的双乳,用力的揉捏起来;手上的异常舒爽,让还是处男的林海不由得心里欲火大炽,情况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林海粗暴的撕开了林云身上的学生制服和黑色的学生裙,然后扯下了那只黑色的性感蕾丝内衣,又蛮横的将那件与内衣成对的蕾丝小内裤给脱了下来;顿时之间,林云的身上已是一丝不挂,雪白泛红、曲线优美的姣好身材完全的呈现在林海的眼前。
林海发了疯似的,扑上了妹妹的身体,就是这么一阵的乱摸乱抓,一张嘴巴乱啃乱舔着自己妹妹的身躯,很快的,林海就已经摸遍了林云的全身上下;而当他的大手拂过妹妹双腿之间,那块女人最为娇嫩私密的地方时,大把大把的黏稠湿滑液体就沾满了林海的手指,这个发现让林海顿时兴奋不已!
已经被欲火蒙蔽了理智的林海,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那跟不知道什么时候挺立起来的肉棒,在妹妹的双腿之间磨磨蹭蹭;还是处男的他,对于如何进入女人的蜜道是一窍不通,只见他忙了个满头大汗之后,才勉强将龟头顶进了妹妹的蜜道。
尽管对方是自己的妹妹,但蜜道的紧窒程度与其他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同样的令人销魂,林海刚刚将棒身挺进了蜜道,就对那种软肉不停挤压的快感给刺激的呻吟出来,加上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妹妹,感觉又是更加的不同!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之下,林海竟然连林云的处女都还没有夺去,就已经先忍不住将精液给射了出来……***********************************
“干……”林海怨怒的叫了一声,愤恨不平的退出了肉棒,他瞪了一眼神智不清的林云,完全忘了是他在侵犯自己的亲生妹妹,将生平第一次的早泄给完全归咎在了林云的头上。
“哈哈~~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会早泄耶~~哈哈~~”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天财已经走到了铁笼边,一脸得意的看着林海,眼神里写满了‘我就知道你会干她’的意思;林海见黄天财嘲笑自己,也忘了对方是个绑架强奸的通缉犯,哼了一声,迳自转过身去不理会黄天财的取笑,自个儿生着闷气。
(哼,等到老子回气了,看我怎么干死你?)林海用着黄天财看不到的角度瞪着自己的妹妹,脑里闪过无数恶毒的话语,他完全忘了对方是谁,只记得她是害自己早泄的元凶……一直到一罐塑胶瓶被黄天财从后面丢了过来,要他捡起来打开时,才停止了恶毒的咒骂。
“我特制的春药,吃一颗立刻就可以让你硬三个小时,信不信随你~~好累喔~~我要去睡觉了~~”黄天财对林海说完,也没管他的反应,就爬上了箱型车关上车门;而林海则是犹豫了一下,立刻打开瓶盖倒出两颗胶囊,一口就吞了下去。
“哇塞~~”果然如黄天财所说,林海刚吞下胶囊,肉棒就立刻重新硬了起来,而且比起之前更佳粗大、坚硬;林海挺着肉棒再度走到妹妹的旁边,分开了林云的双脚,将肉棒插进她的蜜道,直到顶到了那片脆弱的处女膜为止。
“我来啰~~”林海邪恶的笑了一声、看了林云那甜美的脸蛋一眼、手上毫不怜惜的再妹妹的乳头上一把,然后故作惋惜的,假意的为妹妹的处女闭眼祷告了三秒钟之后,一个大力挺腰,将肉棒用力的往蜜穴深处插去……
从第一次奸淫林云之后,林海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疯狂奸淫着自己的妹妹;不管在什么时候,白天还是晚上、在睡觉或是在吃饭,只要他的肉棒硬了起来,林海就会立刻将林云推倒,用力的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跨下那根丑陋的肉棒尽根插进妹妹的蜜穴里。
刚开始,林云还会做出抵抗,但是当她发现林海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那个爱护自己的好哥哥的时候,她就放弃了抵抗……林海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欲望支配的禽兽,而不是一个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好哥哥了!
每当林海挺着胯下那根肮脏的东西,向自己扑过来的时候,林云就知道自己又要被他奸淫了!她总是用着冷淡的眼神,看着林海爬在自己的身上满脸淫笑的在自己身上冲刺着;林云已经对肉棒的抽差没有了感觉,对那种照理说应该很舒爽的动作麻痹了!就连林海发泄完毕之后,要求她用嘴巴清理那根沾满污渍的肉棒时,林云也总是面无表情的默默动作着……
林云已经放弃了获救的希望、放弃了逃脱出林海及黄天财魔掌的可能、放弃了唤回哥哥正常神志的机会,甚至放弃了自己的身体,任由林海恣意的玩弄、奸淫自己美妙的娇躯。
黄天财总是在旁边,默默的观察着林海、林云两兄妹的变化,然后在心理偷偷的冷笑着!到现在为止,他们是黄天财所毁掉的第六对兄妹,为的就是,对那个仗着自己漂亮,从小就不断嘲笑、污辱自己的妹妹报复!
从小,那个长的的确是美若天仙的小贱人,总是对自己露出嫌恶的表情,甚至在她读国中时交了一个大学生男友之后,因为那个大学生的话,而开始对自己恶言恶语,还曾经向他的朋友乱说话,像是些他是一个喜欢偷拿妹妹内衣裤去自慰、喜欢偷看自己妹妹洗澡顺便打手枪的色胚,让黄天财渐渐失去了朋友……
到了后来,那个可恶的贱人,竟然还拿了把剪刀,狠心的将自己的肉棒剪去了一大截,导致自己现在不管有多少漂亮的女人在面前搔首弄姿,都只能看着悬吊着两颗肉丸的胯下哀声叹息……
所以黄天财开始决定对妹妹展开报复,不过,对于自己的妹妹没有任何办法的他,把报复的行动对象,转移到了其他妹妹很漂亮、可爱的兄妹身上,把他们绑架控制了之后,逼迫他们发生性关系之后释放他们!在绑架了三对兄妹之后,黄天财的名号响了起来,也令喜好追求八卦的新闻媒体查到,这个手法非常不人道的通缉犯,竟然有一个在演艺圈里非常有名气的妹妹!
(嘿嘿~~现在那个小贱人,应该正接受着警察和媒体非常严密的监视吧?不知道她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恐怖呢~~?~~哈哈~~)一直到现在,都会拉下裤子看着空荡荡的胯下咒骂着的黄天财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拿着摄影机拍摄着眼前正在交媾着的兄妹。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日子就是一天一天的过去,天气也渐渐的转凉了;黄天财开始准备转移阵地,将车子开离了那片被树木围绕的空地,来到了山中的公路上;反正林海已经几乎和他结为同党了,黄天财也不怕他会跑掉!甚至,在他开始筹划的下一次的绑架行动里,将林海也算进了一份!
一天,黄天财将车停在公路旁的一个休息区,休息区一边是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山谷,而另一边则是一片隔着公路的陡峭山坡;黄天财下车,搬出电子炉准备起锅煮饭,而林海则是将林云拉出了铁笼,拉着她到一旁去,用车上所储备的溪水帮她擦拭身体。
忽然,林云身体一个颤抖,挣脱了林海的手,跑到一边捂着肚子干呕起来;看着妹妹的动作,一种不可能的呐喊,和一道强烈的电击感瞬间充斥着林海的脑袋。
(不可能!不可能!小云绝对不是怀孕了!绝对不是怀孕……)林海在心里大喊着,走向林云的步伐却渐渐困难了起来;如果不是怀孕,身体状况一直都很正常的林云不可能突然偶呕吐,这点林海的心里非常清楚。
“小……小云,你……你……你怀孕了……?”林海吞吞吐吐的问着林云,希望能够从她的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但是当他看到妹妹的眼神的那一瞬间,林海就确定了他的猜测……
顿时间,林海醒了!他完全的醒了!在看到妹妹的眼神里,写满了哀怨、悲伤、仇恨之后,这段时间一直被自己的欲望之配着的林海,脑袋里除了愧疚和后悔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海低下头不再说话,他默默的帮林云擦拭完了身体、牵着她走回去、并且亲手锁上了铁笼之后,从身上拿出了一把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美工刀,接着静静的走到黄天财的身后,一刀就往黄天财的背后刺了下去……
“啊啊啊……………………”不理会黄天财的惨叫声,林海抱住了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的黄天财,然后将他拖到那个深不见底的山谷旁,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
“喂喂喂……你不要乱来喔……这边掉下去,会、会死人的喔……你不要开玩笑喔……喂……你有没有听到啊……”任凭黄天财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现在这个生死一瞬的场面,他仍旧是吓的双腿发软了起来;而林海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喊叫似的,没有什么反应。
“为……为什么……?你……你不是……你不是干、干你妹妹……干的很爽吗……?怎么突然…………?”这个时候的黄天财,知道林海将要做什么了;虽然认为没有什么可能,他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因为……她是我妹妹……”听到这句话,林海的身体微微一阵,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双眼落寞的、抱歉的回头看了看身后,待在铁笼里的林云一眼,等到他再转回来之后,两行清澈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黄天财突然发狠一踢,用膝盖重重的顶了林海的胯下一下;林海的要害受到重击,双腿开始发软,但是他的手上却没有如黄天财所期待的放松力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体往前一倾,让自己连同黄天财一起摔了下去……
新闻快报:失踪多月的十四岁国二少女日前被找到了!据警方的说法,发现少女的地方是在一条山路上,发现少女时她的身上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下体有被侵犯的痕迹,而且还有怀孕的迹象;同时,绑架少女的嫌犯黄天财,被发现陈尸在发现少女的地方旁边的山谷,跟着嫌犯一起被发现陈尸在一起的,还有同样失踪许久的,少女的哥哥;究竟两人死因为何、是否还有共犯在逃,相关的案情警方目前正深入调查中……

喜欢就顶一下!!!

0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