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家庭

我叫做张凯文,17岁高二升高三,父亲早在12年前就因为心脏病死亡。我有两个姊姊,一个妹妹,分别相差2岁。在我的爸爸死了之后,我们就一直是由妈妈拉拔长大。
晚餐过后,妈妈说有事要出去一下,交代我们好好看家,就出去了。我一见机不可失,马上脱下我的裤子,而二姊也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阴茎。二姊一见我的鸡巴渐渐硬起,马上脱下全身衣服,手一抓就往穴里塞。
“等一下啦!你不先用嘴巴让我射一下,我怎么能进入状况呢?”我阻止她的行动。因为欲火焚身,她也不理我的要求:“等我……先爽……一爽吧!”
“好吧,等一下要帮我吹出来喔!”我要求她。
谁知我还没说完,她已一方面紧紧按着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向下一放,就这样,我的鸡巴全被她那个肉洞吞没了。
二姊的阴毛乌黑发亮,看起来有些潮湿,浓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山丘。
二姊上下的移动:“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鸡巴……好粗……哼……塞得姊姊的小穴……好充实……唔……哼……小穴被干得……发浪了……哼……嗯……”二姊摆动着头,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
这样过了30几分钟,姊姊已经不知道来了几次了。
“姊姊,我……不行了,可以……射吗?”
“好……射……进来吧……”
受到她的鼓励,我当然也噗嗤、噗嗤的将浓精射入姊姊颤抖的淫穴中。二姊受到刺激,高潮再度降临。
“姊,该帮我吹了吧!?”
二姊只顾“嗯”“嗯”的呻吟着,她已经没力气了。而我暴涨的欲望尚未消退,抓起二姊就打算肏她的小嘴。
此时背后响起:“我帮你吹吧!”我吓了一跳,往后一看,没想到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后面了,再一看,更没想到妈妈下身赤裸,而她乌黑的阴毛已经因为潮湿而闪闪发亮了,两片阴唇更因为性欲高涨而红肿着。妈妈二话不说,头已经埋到我的两腿间吸吮起来了。
我受到惊吓:“妈……你……”妈妈用她的舌头来回答。
“吹、含、吸、舔、抠”,妈妈伶俐的攻势让我几乎要射出来,但是因为才射过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妈妈温暖的小嘴,硬是忍了下来。
我开始抚摸妈妈的巨乳说:“妈,我可不可以玩乳交?”妈妈吐出我因为受到刺激而红肿的阴茎:“小色鬼,去哪里想这些有的没的!”妈妈娇嗔道。
我看妈妈没有反对,马上将妈妈推倒,一屁股坐上去,拉起妈妈的双乳,毫不迟疑的就往乳沟插入。随着我卖力的抽插,妈妈也开始浪叫连连了:
“喔……喔……好美……太舒服……快……喔……我……快泄了……喔……喔……”
(天啊,女儿舌头是性感带,妈妈的乳房是性感带……?)不及细想,高潮已经一波一波袭来。
“妈……妈……我要射了……”话一说完我已经射出来了,大部分都射进了妈的嘴里,而妈妈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
连续的射了两次,整个人累的躺在地板上。
这时候,妈妈又爬过来舔我的龟头:“你的肉棒爽到了,我的淫穴还在流水呢!”
我的肉棒因为妈妈的口舌技术,又硬了起来。这时我赶紧让妈妈趴在地上,开始做活塞运动。我低下头看到妈妈的阴唇随着这激烈的动作,开始内内外外的摩擦我的阴茎。
“啊……亲儿子……快点……用力……重一点……喔喔……你……插……插吧……用力一点……啊……啊……好大鸡巴……我……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妈妈已经高潮了,不过我因为刚才已经二连发,所以还没有感觉,我又继续卖力顶着妈妈的小穴。就这样妈妈连续来了3、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来,“嗤~嗤~”全部射进妈妈的阴道里,而我也累的睡着了。人物基本资料——妈妈姓名:李诗琪生日:9∕26年龄:37三围:36D.24.35性感带:阴蒂(乳房?)第三章 全部射在妈妈的嘴里
再次醒来,已经是隔天的中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妈妈的房间了,旁边躺着的是半裸的妈妈,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内衣。
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运动”,小弟弟又意气昂扬的站立起来了,它身上还留着前一晚做爱后残留下来的淫靡的白色痕迹。我迅速的翻身上马,骑到妈妈身上,脱下妈妈身上唯一的一丝束缚,又再度插入妈妈淫荡的乳沟里,开始前前后后的抽插。
因为妈妈并没有醒过来,所以我试着加快我抽插的速度。就这样努力了20分钟左右,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妈妈脸上,看着那浓稠洁白的精液,滑过妈妈微红的脸颊,甚至一部分滑入妈妈的鼻孔里。
这时妈妈悠悠转醒,看到眼前的情景:山谷中的巨蛇,不禁吓了一跳。但是一会意过来,便堆满笑脸说:“色鬼,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我睡着了怎么会有感觉!?”
“有啊,我就是用精液来叫你的啊。”我也淫淫的笑起来。
妈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精液,开玩笑说:“不错的方法,以后我都用口交叫你起床,你都用颜射叫我起床好了。”
“当然好啊,不过现在我先帮你服务吧!”说完我就转过身,趴下开始要舔弄妈妈的小穴。
映入眼廉的是妈妈高高隆起的阴户和整齐的阴毛,小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张开,透过窗外明亮的光线,我将妈妈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妈妈柔顺的阴毛,我伸出舌头顶向妈妈的那条玉缝,开始一进一出的抽弄。
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并不时的用嘴含住,调皮的上下拉扯。此刻,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诱人的气息。
此时我整根阴茎又再度充满了我的欲望,妈妈似乎发现了这一点,两手不停的抚弄我的阳具:“快,快插进来!”她也忍不住了。
我移动身体,将妈妈的下体正对着我,架起妈妈秾纤合度的双腿,将鸡巴往阴道一推,顺利插入。妈妈的阴道经过了足够的刺激,淫水不断的流出,我开始“噗嗤、噗嗤”的抽送了起来。
“啊……啊……啊……好棒啊……嗯……”妈妈不断的淫叫。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阴茎受到一阵一阵的挤压,妈妈也噤声并发出特殊的表情,大概是妈妈高潮了。
我更加卖力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妈妈足足达到了4次高潮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觉。
“妈……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快抽出来,今天很危险。”
我赶紧抽出鸡巴,插入妈妈的嘴里大力的喷射。看到妈妈津津有味的吞掉那些本来应该在她子宫里精液,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啊……啊……”妈妈不住的喘息着:“儿子呀……你……好厉害啊!”
“嘿嘿……是你的女儿训练的好啊!”
“你跟欣纯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爱的啊?”
我歪头想了一想:“嗯……半年前吧……”
“可以告诉我经过吗?”
我开始回忆:“在寒假的时候……”**********************************************************************  作者的话(1):
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月夜的禁恋》(虽然我不喜欢它的结局),因此我开始有点模仿式的作了这篇文章,希望大家能喜欢。
作者的话(2):
我不太擅长去描写性器官的状态(譬如说: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和叫床声(事实上,我不太喜欢去描写……),所以,往后的文章将尽量去简化这些描述,以剧情和性交过程为重。将来如果不喜欢的话,请E-Mail给我,我会再做些修正。第四章 初体验
(~回忆部分开始~)
一天下午,我带小因(我的女朋友)回家,因为小因的要求而在客厅做起爱来。这是我的第一次,而她也是,所以搞起来颇耗费心力,会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我乱冲乱撞的将龟头强往小因屄里头塞,但却因为不够湿而将小因弄得乱哭乱叫的,(大概她是处女也是原因之一吧!)我那时候因为性欲薰心,早就不顾她的死活了,硬是将鸡巴尽根插入。
小因因为疼痛昏死了过去,我并没有注意到,于是放马过去,努力抽送,不到三分钟就已早早泄出。
我将萎缩的鸡巴放在小因身体里,趴下想跟她来个法国式长吻,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昏倒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抱到我房间里,拿了湿毛巾擦拭她稍带稚气的脸。
小因慢慢醒了过来。
“小因,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她。
“嗯……”她点点头:“不过你好狠啊,很痛耶!”
“对不起嘛,我保证下次不会了。”我继续说:“改天再做,还是继续?”
“痛死了,怎么继续?”她娇嗔道。
“嗯……不然口交好了,A片里不是都会口交吗?”
小因并没有表示出太大的厌恶,我赶紧将她拉起来,饥渴的阳具“怒视”着她,她尝试着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接着便将龟头含入嘴里,舌头并不断的摩擦着马眼。
这是我第一次口交,鸡巴受到温暖潮湿的淫嘴包围,似乎又涨的更粗了。
舔着舔着,小因似乎舔出兴趣了,她放开龟头,开始在阴茎上不断的来回舔着(就像舔冰棒一样)。受到这样的刺激,我不断的抖动我沾满口水的阴茎。小因再度将鸡巴含住,我也配合着扭动屁股,希望更深的插入小因的嘴里。
“哼……嗯……我……要……射了……小因……”我一说完就马上射出股股浓精,小因来不及放开,喝了不小口的精液,呛的咳嗽起来。
小因抽了几张卫生纸,将嘴里残余的精液吐出。
“好舒服啊……没想到口交那么舒服……”我意犹未尽的说。
(现在回想起来,我大概是这时候爱上口交的吧……)
“可是我又没感觉……”小因觉得吃亏了。
“要不然等你不痛了,我再帮你服务吧!”
小因红着脸说:“好……我过几天再来找你……”就回家了。
我穿好衣服想到厨房找吃的,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二姊在看电视,我去拿了面包和矿泉水,就坐到电视前陪二姊一起看电视。
“阿文……”二姊突然出声:“长大了喔!”“嗯?”我一时没有会意过来,转头看着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
二姊笑着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我瑟缩的阳具,兀自舔了起来。
“姊,你看到了?”我有点惊讶。
二姊放开肉棒,“当然!射的人家摔的,真是坏心”说完,又一家伙将我的阴茎含进去。
“你也想吃吗?”我笨笨的问道。
这次姊姊不再说话,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答案显然是“Yes!”我也乐得接受她的服务。
我过不了多久,就在她嘴里射了一炮,再来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然后再度以口交结束这次的情感交流……  (~回忆部分结束~)
“之后,我们一有时间就做爱,一个礼拜大概十次左右。”
“那小因呢?”妈妈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一开始的两个月还有在做爱,再来她就不来找我了……反正我还有二姊,所以也没有去管她。”
妈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们有没有在避孕啊?”
“二姊说她有吃避孕药,况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里,怀孕机会应该不大吧!?”
“妈妈不喜欢吃避孕药,以后危险期我们就口交,还有乳交就好了。”妈妈说道。
(妈妈这样说表示我以后有的玩了……!?)
“好啊,反正我比较喜欢口交和乳交……”
“那我们现在再玩一次吧!”我又不小心硬了。
妈妈看看我的阴茎:“我帮你吹吧……”说完就将它含了进去。
妈妈再度发挥高超的技巧,受到妈妈的凌厉攻势,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将精液全部贡献给妈妈。
在这几天之内我虽然和妈妈关系发展密切,但是因为天性喜新厌旧吧……!我一直想多找一些女孩子。
过了几天之后大姊终于要回来了,自从她进入大学,四年来从来没回来过,所以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经过大学四年的洗礼,大概也已经是一个床事专家了吧……我怀着这样的幻想去车站接大姊。
到了车站,发现一个穿着紧身短T-Shirt和加一件只到大腿根部短牛仔裤的辣妹,本来想上前去搭讪,但是想到大姊大概还在等我,只好加快脚步从她身旁走过。没想到那个辣妹叫住我:“阿文!你要去哪啊?我在这儿。”
我停住脚步,疑惑的望着那个辣妹。
“不认得大姊了啊?真是的!”她笑道。
我吓了一跳:“哇靠!真的是大姊吗?”不禁这样想。
我接着叫了出来:“大姊!?你是大姊?”
“对啦!要不然我是谁?”
“你……你变好多喔!你现在好漂亮!”
“小鬼,油腔滑调!”她娇嗔道,双颊却泛出两抹红晕。
我感觉到下体渐渐要有反应了,于是说“大……大姊,我们回去再说吧!”说完赶紧往车站外面走去。
“大姊,快点上来。”我已经坐在我的50cc速克达上了,“好了吗?”我转头问大姊,却看到大姐的乳头明显的在T-Shirt上突出来。
“大姊没……没穿胸罩……”我吓了一跳,赶紧别过头,但是这时候小弟弟已经完全站立了。
“好了,阿文,走吧。”她说完就将两手环绕在我的腰上,我还感觉到大姐的丰满乳房紧紧的贴在我坚实的背上,我加了油门,赶紧出发。
大姐的手就在我勃起的阴茎上不到十公分处,而且随着机车的跳动,她的手还会上下摇动。我实在很怕她不小心碰到这头暴怒的猛兽,可是我愈这样想,鸡巴就愈是坚硬涨大,我只好加快速度,希望快点到家。偏偏事与愿违,让我们遇到路检。
“遭了,我没驾照!”
“没关系,我来骑,停车吧。”
我们换了位置。
因为是小车,所以位置也很小,以致我的鸡巴会顶到大姐的屁股,我虽然有点尴尬,但是大姊没有说话,我也不敢先说话。通过了路检,大姊并没有换回来的意思,而且仍然不发一语。
在尴尬的气氛中,我们到家了,在进门之前,大姊对我说了一句话:“今晚10点到我房里来一下。”从语气中听不出是喜还是怒,我愣了一下,讪讪的跟着大姊走进大门。
吃过了晚餐,好不容易熬到了十点,该来的总是要来,我往大姊房间走去,敲了敲门,“进来。”大姊马上应门。
这时候大姊已经将T-Shirt换成了小可爱,裤子仍然没变。
“大姊,有什么事吗?”我心虚的说。
“阿文,你是不是想和我做爱?”
我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两眼盯着她看。
她见我不说话,便迳自走过来脱下我的裤子,始用手帮我拨弄鸡巴。因为极度的震惊,我的小弟弟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大姊似乎开始急了起来,于是就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面轻点,受到大姊舌头湿润的唾液刺激,我的鸡巴终于开始涨大了。
大姊受到鼓励,于是一边用手继续在鸡巴的根部套弄,一边舔弄着龟头和阴茎连接的沟缝,而另一只手则在玩弄着我的睾丸。在这样三重的刺激之下,我的鸡巴涨到了极限。
这时,大姊脱掉上衣,露出丰满的乳房,我将她推倒在地上,开始粗鲁的吸吮着姊姊处女般的乳头,姊姊无力的呻吟了起来。
这时我脱掉全身的衣服,并且将大姐的裤子脱掉,正准备要插入的时候,大姊惊呼一声:“阿文,不行,危险期!”
“可是现在又找不到套子……”我有一点遗憾。
“阿文……你喜欢肛交吗?”
“肛交?不是很喜欢耶……我觉得有点……脏。”
“那今天只能口交了……”
我眼睛一亮,不发一语的就倒转过身,趴在大姊身上,开始舔弄大姊湿润的阴道口,并且尽量将鸡巴靠近大姐的嘴巴。我用舌头舔遍姊姊的整个阴部,舌头深深地插进姊的阴户,用力地在阴壁上刮,将阴壁上源源不断流出的液体吞到肚里。
大姊这时张嘴含住我的肉棒,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的整个身体,我不由地放弃进攻呻吟起来。她的头上下起伏,嘴唇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用力吮吸,舌头则圈住棒身,来回地蠕动,牙齿轻轻地咬住肉棒的根部,挤压之间令我有一种要射之而后快的感觉。
“大姊慢一点,我快要射了!”大姐的技术实在太好了。
大姊还是继续“嗯、嗯”的吞吐着肉棒,我一下子忍不住,就狼狈的将温热的精液喷进大姐的嘴里。
“大姊你好厉害喔!是不是常跟你的男朋友练习?”
“嗯,不过你比我的男朋友就厉害多了,他每次让我口交都两三分钟就不行了。”
当我回复坚梃,便说:“再试一次,这次不让你吹上30分钟,就再也不让你口交了。”接着便将肉棒插入大姐的嘴里。
大姊重施故技,让我大概十分钟就快泄了。这时我记起刚才大姊吮吸我的肉棒时,害得我狼狈地射出来的情景,决心让大姊也狼狈那么一次,于是硬是忍了下来,将注意力转移到大姐的淫屄上。那里已经湿成一片,散发出的湿气温暖而带有一丝甜香,这比什么刺激都要强烈百倍。
我接着将舌尖在她的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她的身体已随着我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从阴道里也流出了淫水,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这次换大姊不由地放弃进攻呻吟起来,大姐的攻势稍缓,我便有余裕加快我的攻势。慢慢的,大姊不再呻吟,只是抖动她的身体,淫水不断的流出,让我应接不暇。
这时,大姊突然僵硬了几秒,我知道是她的高潮来了,于是更加快了我的动作,希望让她的高潮延续得更久,也才会对我更死心塌地。
“姊,怎么样?舒服吗?”
“阿文啊,你真的好厉害啊!”
“大姊,这次我们都放慢速度,一起达到高潮好吗?”
大姊羞怯的应了一声,便开始舔起我的肉棒,我当然也伸出舌头,往她的肉穴攻去……  我们一起达到了两三次的高潮,已经是半夜2点了,虽然我已经累得半死,不过还是撑着和大姊聊天。因为我曾经看过报导说,女性最讨厌做完爱就倒头大睡的男人,我已经决定要让大姊需要我了。
于是我在大姊房里睡着时已经是4、5点的事了。

我叫做张凯文,17岁高二升高三,父亲早在12年前就因为心脏病死亡。我有两个姊姊,一个妹妹,分别相差2岁。在我的爸爸死了之后,我们就一直是由妈妈拉拔长大。
晚餐过后,妈妈说有事要出去一下,交代我们好好看家,就出去了。我一见机不可失,马上脱下我的裤子,而二姊也马上吞下我尚未勃起的阴茎。二姊一见我的鸡巴渐渐硬起,马上脱下全身衣服,手一抓就往穴里塞。
“等一下啦!你不先用嘴巴让我射一下,我怎么能进入状况呢?”我阻止她的行动。因为欲火焚身,她也不理我的要求:“等我……先爽……一爽吧!”
“好吧,等一下要帮我吹出来喔!”我要求她。
谁知我还没说完,她已一方面紧紧按着我的屁股,一方面把她的肚子向下一放,就这样,我的鸡巴全被她那个肉洞吞没了。
二姊的阴毛乌黑发亮,看起来有些潮湿,浓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山丘。
二姊上下的移动:“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鸡巴……好粗……哼……塞得姊姊的小穴……好充实……唔……哼……小穴被干得……发浪了……哼……嗯……”二姊摆动着头,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
这样过了30几分钟,姊姊已经不知道来了几次了。
“姊姊,我……不行了,可以……射吗?”
“好……射……进来吧……”
受到她的鼓励,我当然也噗嗤、噗嗤的将浓精射入姊姊颤抖的淫穴中。二姊受到刺激,高潮再度降临。
“姊,该帮我吹了吧!?”
二姊只顾“嗯”“嗯”的呻吟着,她已经没力气了。而我暴涨的欲望尚未消退,抓起二姊就打算肏她的小嘴。
此时背后响起:“我帮你吹吧!”我吓了一跳,往后一看,没想到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后面了,再一看,更没想到妈妈下身赤裸,而她乌黑的阴毛已经因为潮湿而闪闪发亮了,两片阴唇更因为性欲高涨而红肿着。妈妈二话不说,头已经埋到我的两腿间吸吮起来了。
我受到惊吓:“妈……你……”妈妈用她的舌头来回答。
“吹、含、吸、舔、抠”,妈妈伶俐的攻势让我几乎要射出来,但是因为才射过一次,再加上我要多享受一下妈妈温暖的小嘴,硬是忍了下来。
我开始抚摸妈妈的巨乳说:“妈,我可不可以玩乳交?”妈妈吐出我因为受到刺激而红肿的阴茎:“小色鬼,去哪里想这些有的没的!”妈妈娇嗔道。
我看妈妈没有反对,马上将妈妈推倒,一屁股坐上去,拉起妈妈的双乳,毫不迟疑的就往乳沟插入。随着我卖力的抽插,妈妈也开始浪叫连连了:
“喔……喔……好美……太舒服……快……喔……我……快泄了……喔……喔……”
(天啊,女儿舌头是性感带,妈妈的乳房是性感带……?)不及细想,高潮已经一波一波袭来。
“妈……妈……我要射了……”话一说完我已经射出来了,大部分都射进了妈的嘴里,而妈妈也大口大口的吞掉我的精液。
连续的射了两次,整个人累的躺在地板上。
这时候,妈妈又爬过来舔我的龟头:“你的肉棒爽到了,我的淫穴还在流水呢!”
我的肉棒因为妈妈的口舌技术,又硬了起来。这时我赶紧让妈妈趴在地上,开始做活塞运动。我低下头看到妈妈的阴唇随着这激烈的动作,开始内内外外的摩擦我的阴茎。
“啊……亲儿子……快点……用力……重一点……喔喔……你……插……插吧……用力一点……啊……啊……好大鸡巴……我……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妈妈已经高潮了,不过我因为刚才已经二连发,所以还没有感觉,我又继续卖力顶着妈妈的小穴。就这样妈妈连续来了3、4次我才忍不住射出来,“嗤~嗤~”全部射进妈妈的阴道里,而我也累的睡着了。人物基本资料——妈妈姓名:李诗琪生日:9∕26年龄:37三围:36D.24.35性感带:阴蒂(乳房?)第三章 全部射在妈妈的嘴里
再次醒来,已经是隔天的中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在妈妈的房间了,旁边躺着的是半裸的妈妈,只剩下一件半罩杯式的内衣。
想起了前一天的“激烈运动”,小弟弟又意气昂扬的站立起来了,它身上还留着前一晚做爱后残留下来的淫靡的白色痕迹。我迅速的翻身上马,骑到妈妈身上,脱下妈妈身上唯一的一丝束缚,又再度插入妈妈淫荡的乳沟里,开始前前后后的抽插。
因为妈妈并没有醒过来,所以我试着加快我抽插的速度。就这样努力了20分钟左右,我便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在妈妈脸上,看着那浓稠洁白的精液,滑过妈妈微红的脸颊,甚至一部分滑入妈妈的鼻孔里。
这时妈妈悠悠转醒,看到眼前的情景:山谷中的巨蛇,不禁吓了一跳。但是一会意过来,便堆满笑脸说:“色鬼,要玩也不把我叫醒再玩,我睡着了怎么会有感觉!?”
“有啊,我就是用精液来叫你的啊。”我也淫淫的笑起来。
妈妈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精液,开玩笑说:“不错的方法,以后我都用口交叫你起床,你都用颜射叫我起床好了。”
“当然好啊,不过现在我先帮你服务吧!”说完我就转过身,趴下开始要舔弄妈妈的小穴。
映入眼廉的是妈妈高高隆起的阴户和整齐的阴毛,小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张开,透过窗外明亮的光线,我将妈妈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妈妈柔顺的阴毛,我伸出舌头顶向妈妈的那条玉缝,开始一进一出的抽弄。
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妈妈的阴蒂,并不时的用嘴含住,调皮的上下拉扯。此刻,我口中满是妈妈滑嫩香甜的淫液,鼻腔充塞着妈妈隐秘禁地里最诱人的气息。
此时我整根阴茎又再度充满了我的欲望,妈妈似乎发现了这一点,两手不停的抚弄我的阳具:“快,快插进来!”她也忍不住了。
我移动身体,将妈妈的下体正对着我,架起妈妈秾纤合度的双腿,将鸡巴往阴道一推,顺利插入。妈妈的阴道经过了足够的刺激,淫水不断的流出,我开始“噗嗤、噗嗤”的抽送了起来。
“啊……啊……啊……好棒啊……嗯……”妈妈不断的淫叫。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阴茎受到一阵一阵的挤压,妈妈也噤声并发出特殊的表情,大概是妈妈高潮了。
我更加卖力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插入……妈妈足足达到了4次高潮我才有想要痛快射出的感觉。
“妈……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快抽出来,今天很危险。”
我赶紧抽出鸡巴,插入妈妈的嘴里大力的喷射。看到妈妈津津有味的吞掉那些本来应该在她子宫里精液,真是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啊……啊……”妈妈不住的喘息着:“儿子呀……你……好厉害啊!”
“嘿嘿……是你的女儿训练的好啊!”
“你跟欣纯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爱的啊?”
我歪头想了一想:“嗯……半年前吧……”
“可以告诉我经过吗?”
我开始回忆:“在寒假的时候……”**********************************************************************  作者的话(1):
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月夜的禁恋》(虽然我不喜欢它的结局),因此我开始有点模仿式的作了这篇文章,希望大家能喜欢。
作者的话(2):
我不太擅长去描写性器官的状态(譬如说:妈妈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和叫床声(事实上,我不太喜欢去描写……),所以,往后的文章将尽量去简化这些描述,以剧情和性交过程为重。将来如果不喜欢的话,请E-Mail给我,我会再做些修正。第四章 初体验
(~回忆部分开始~)
一天下午,我带小因(我的女朋友)回家,因为小因的要求而在客厅做起爱来。这是我的第一次,而她也是,所以搞起来颇耗费心力,会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我乱冲乱撞的将龟头强往小因屄里头塞,但却因为不够湿而将小因弄得乱哭乱叫的,(大概她是处女也是原因之一吧!)我那时候因为性欲薰心,早就不顾她的死活了,硬是将鸡巴尽根插入。
小因因为疼痛昏死了过去,我并没有注意到,于是放马过去,努力抽送,不到三分钟就已早早泄出。
我将萎缩的鸡巴放在小因身体里,趴下想跟她来个法国式长吻,这时我才发现她已经昏倒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抱到我房间里,拿了湿毛巾擦拭她稍带稚气的脸。
小因慢慢醒了过来。
“小因,你没事吧?”我紧张的问她。
“嗯……”她点点头:“不过你好狠啊,很痛耶!”
“对不起嘛,我保证下次不会了。”我继续说:“改天再做,还是继续?”
“痛死了,怎么继续?”她娇嗔道。
“嗯……不然口交好了,A片里不是都会口交吗?”
小因并没有表示出太大的厌恶,我赶紧将她拉起来,饥渴的阳具“怒视”着她,她尝试着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接着便将龟头含入嘴里,舌头并不断的摩擦着马眼。
这是我第一次口交,鸡巴受到温暖潮湿的淫嘴包围,似乎又涨的更粗了。
舔着舔着,小因似乎舔出兴趣了,她放开龟头,开始在阴茎上不断的来回舔着(就像舔冰棒一样)。受到这样的刺激,我不断的抖动我沾满口水的阴茎。小因再度将鸡巴含住,我也配合着扭动屁股,希望更深的插入小因的嘴里。
“哼……嗯……我……要……射了……小因……”我一说完就马上射出股股浓精,小因来不及放开,喝了不小口的精液,呛的咳嗽起来。
小因抽了几张卫生纸,将嘴里残余的精液吐出。
“好舒服啊……没想到口交那么舒服……”我意犹未尽的说。
(现在回想起来,我大概是这时候爱上口交的吧……)
“可是我又没感觉……”小因觉得吃亏了。
“要不然等你不痛了,我再帮你服务吧!”
小因红着脸说:“好……我过几天再来找你……”就回家了。
我穿好衣服想到厨房找吃的,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二姊在看电视,我去拿了面包和矿泉水,就坐到电视前陪二姊一起看电视。
“阿文……”二姊突然出声:“长大了喔!”“嗯?”我一时没有会意过来,转头看着二姊露出疑惑的表情。
二姊笑着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我瑟缩的阳具,兀自舔了起来。
“姊,你看到了?”我有点惊讶。
二姊放开肉棒,“当然!射的人家摔的,真是坏心”说完,又一家伙将我的阴茎含进去。
“你也想吃吗?”我笨笨的问道。
这次姊姊不再说话,只是加快她吞吐的速度,答案显然是“Yes!”我也乐得接受她的服务。
我过不了多久,就在她嘴里射了一炮,再来又在她的小穴了射了一次,然后再度以口交结束这次的情感交流……  (~回忆部分结束~)
“之后,我们一有时间就做爱,一个礼拜大概十次左右。”
“那小因呢?”妈妈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一开始的两个月还有在做爱,再来她就不来找我了……反正我还有二姊,所以也没有去管她。”
妈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们有没有在避孕啊?”
“二姊说她有吃避孕药,况且,我大部分都射在她嘴里,怀孕机会应该不大吧!?”
“妈妈不喜欢吃避孕药,以后危险期我们就口交,还有乳交就好了。”妈妈说道。
(妈妈这样说表示我以后有的玩了……!?)
“好啊,反正我比较喜欢口交和乳交……”
“那我们现在再玩一次吧!”我又不小心硬了。
妈妈看看我的阴茎:“我帮你吹吧……”说完就将它含了进去。
妈妈再度发挥高超的技巧,受到妈妈的凌厉攻势,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将精液全部贡献给妈妈。
在这几天之内我虽然和妈妈关系发展密切,但是因为天性喜新厌旧吧……!我一直想多找一些女孩子。
过了几天之后大姊终于要回来了,自从她进入大学,四年来从来没回来过,所以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经过大学四年的洗礼,大概也已经是一个床事专家了吧……我怀着这样的幻想去车站接大姊。
到了车站,发现一个穿着紧身短T-Shirt和加一件只到大腿根部短牛仔裤的辣妹,本来想上前去搭讪,但是想到大姊大概还在等我,只好加快脚步从她身旁走过。没想到那个辣妹叫住我:“阿文!你要去哪啊?我在这儿。”
我停住脚步,疑惑的望着那个辣妹。
“不认得大姊了啊?真是的!”她笑道。
我吓了一跳:“哇靠!真的是大姊吗?”不禁这样想。
我接着叫了出来:“大姊!?你是大姊?”
“对啦!要不然我是谁?”
“你……你变好多喔!你现在好漂亮!”
“小鬼,油腔滑调!”她娇嗔道,双颊却泛出两抹红晕。
我感觉到下体渐渐要有反应了,于是说“大……大姊,我们回去再说吧!”说完赶紧往车站外面走去。
“大姊,快点上来。”我已经坐在我的50cc速克达上了,“好了吗?”我转头问大姊,却看到大姐的乳头明显的在T-Shirt上突出来。
“大姊没……没穿胸罩……”我吓了一跳,赶紧别过头,但是这时候小弟弟已经完全站立了。
“好了,阿文,走吧。”她说完就将两手环绕在我的腰上,我还感觉到大姐的丰满乳房紧紧的贴在我坚实的背上,我加了油门,赶紧出发。
大姐的手就在我勃起的阴茎上不到十公分处,而且随着机车的跳动,她的手还会上下摇动。我实在很怕她不小心碰到这头暴怒的猛兽,可是我愈这样想,鸡巴就愈是坚硬涨大,我只好加快速度,希望快点到家。偏偏事与愿违,让我们遇到路检。
“遭了,我没驾照!”
“没关系,我来骑,停车吧。”
我们换了位置。
因为是小车,所以位置也很小,以致我的鸡巴会顶到大姐的屁股,我虽然有点尴尬,但是大姊没有说话,我也不敢先说话。通过了路检,大姊并没有换回来的意思,而且仍然不发一语。
在尴尬的气氛中,我们到家了,在进门之前,大姊对我说了一句话:“今晚10点到我房里来一下。”从语气中听不出是喜还是怒,我愣了一下,讪讪的跟着大姊走进大门。
吃过了晚餐,好不容易熬到了十点,该来的总是要来,我往大姊房间走去,敲了敲门,“进来。”大姊马上应门。
这时候大姊已经将T-Shirt换成了小可爱,裤子仍然没变。
“大姊,有什么事吗?”我心虚的说。
“阿文,你是不是想和我做爱?”
我没有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两眼盯着她看。
她见我不说话,便迳自走过来脱下我的裤子,始用手帮我拨弄鸡巴。因为极度的震惊,我的小弟弟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大姊似乎开始急了起来,于是就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面轻点,受到大姊舌头湿润的唾液刺激,我的鸡巴终于开始涨大了。
大姊受到鼓励,于是一边用手继续在鸡巴的根部套弄,一边舔弄着龟头和阴茎连接的沟缝,而另一只手则在玩弄着我的睾丸。在这样三重的刺激之下,我的鸡巴涨到了极限。
这时,大姊脱掉上衣,露出丰满的乳房,我将她推倒在地上,开始粗鲁的吸吮着姊姊处女般的乳头,姊姊无力的呻吟了起来。
这时我脱掉全身的衣服,并且将大姐的裤子脱掉,正准备要插入的时候,大姊惊呼一声:“阿文,不行,危险期!”
“可是现在又找不到套子……”我有一点遗憾。
“阿文……你喜欢肛交吗?”
“肛交?不是很喜欢耶……我觉得有点……脏。”
“那今天只能口交了……”
我眼睛一亮,不发一语的就倒转过身,趴在大姊身上,开始舔弄大姊湿润的阴道口,并且尽量将鸡巴靠近大姐的嘴巴。我用舌头舔遍姊姊的整个阴部,舌头深深地插进姊的阴户,用力地在阴壁上刮,将阴壁上源源不断流出的液体吞到肚里。
大姊这时张嘴含住我的肉棒,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的整个身体,我不由地放弃进攻呻吟起来。她的头上下起伏,嘴唇紧紧地吸住我的肉棒,用力吮吸,舌头则圈住棒身,来回地蠕动,牙齿轻轻地咬住肉棒的根部,挤压之间令我有一种要射之而后快的感觉。
“大姊慢一点,我快要射了!”大姐的技术实在太好了。
大姊还是继续“嗯、嗯”的吞吐着肉棒,我一下子忍不住,就狼狈的将温热的精液喷进大姐的嘴里。
“大姊你好厉害喔!是不是常跟你的男朋友练习?”
“嗯,不过你比我的男朋友就厉害多了,他每次让我口交都两三分钟就不行了。”
当我回复坚梃,便说:“再试一次,这次不让你吹上30分钟,就再也不让你口交了。”接着便将肉棒插入大姐的嘴里。
大姊重施故技,让我大概十分钟就快泄了。这时我记起刚才大姊吮吸我的肉棒时,害得我狼狈地射出来的情景,决心让大姊也狼狈那么一次,于是硬是忍了下来,将注意力转移到大姐的淫屄上。那里已经湿成一片,散发出的湿气温暖而带有一丝甜香,这比什么刺激都要强烈百倍。
我接着将舌尖在她的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她的身体已随着我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从阴道里也流出了淫水,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这次换大姊不由地放弃进攻呻吟起来,大姐的攻势稍缓,我便有余裕加快我的攻势。慢慢的,大姊不再呻吟,只是抖动她的身体,淫水不断的流出,让我应接不暇。
这时,大姊突然僵硬了几秒,我知道是她的高潮来了,于是更加快了我的动作,希望让她的高潮延续得更久,也才会对我更死心塌地。
“姊,怎么样?舒服吗?”
“阿文啊,你真的好厉害啊!”
“大姊,这次我们都放慢速度,一起达到高潮好吗?”
大姊羞怯的应了一声,便开始舔起我的肉棒,我当然也伸出舌头,往她的肉穴攻去……  我们一起达到了两三次的高潮,已经是半夜2点了,虽然我已经累得半死,不过还是撑着和大姊聊天。因为我曾经看过报导说,女性最讨厌做完爱就倒头大睡的男人,我已经决定要让大姊需要我了。
于是我在大姊房里睡着时已经是4、5点的事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