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偷吃禁果的那些事

在讲这段故事之前我想请问各位一个问题,试问表兄妹之间发生恋情的概率是多少呢,呵呵,风趣的你也许会说如果是韩剧里,这个概率几乎是70% ,那么我得告诉你,我的故事可没有韩剧那么狗血,不过我却偏偏遇上了这样的事。怎么说呢,我这样的事在日本其实也是不多见的,什么,你们认为日本人都是这样?呵呵,那很遗憾,你们已经被日本的这种所谓特殊的“文化”所腐蚀了,兄妹之间发生点什么故事这无可厚非,不过要是有那层关系,那可真是中大奖的概率呀。
好了,说了这么多,还没来得急介绍一下自己。我,浦田真一,出生于京都市的一个普通职员家庭,我有一个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我想应该算是表妹吧,说起我这个表妹,那简直是个美人胚子,漂亮的五官,诱人的身材,说得不好听一点,无数男人都想上她,虽然她是我的妹妹,但我绝不否认,我曾在梦中或是在我的脑海里肏了她千万遍。哎哟,差点忘了介绍她的名字,浦田由美。
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在我刚刚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妹妹。诶,各位别多想,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年少不经事的孩子,就算是坦诚相见也没有任何的复杂思想掺杂在里面,大人们也都没有管我们,任由我们在卧室里玩耍,当然了,两个赤条条的小不点能做什么我想各位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过了两年,表姨和姨夫就搬走了,妹妹也随他们去了遥远的仙台。又过了几年,可能是在仙台混得不好,他们又回来了,同时带回来了一个既可爱又性感的美少女,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和我光着屁股待在卧室里却什么也没做的妹妹。命运真的很会开玩笑,妹妹回来了,我却又要走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东京大学,这也让我很自然地成为了妹妹的榜样,家族的骄傲。很快,我和妹妹开始了各自崭新的生活做爱的场景,我知道这不道德,但是如此诱人的妹妹怎么能让我不心动呢。毫不夸张地说,甚至我连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也幻想着身下的人是妹妹那该多好啊。不过嘛,这也只能是幻想,之后我利用休学时间回去过几次,随着年龄的增长,妹妹也变得更加有女人味。但我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我知道她是我的妹妹。我原本以为我的信念真的可以如此坚定,后来我发现是我错了,我没有对妹妹轻举妄动不是因为顾忌我俩的关系,而是家人在身边的缘故。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那是因为当爸妈不在的时候,我竟然轻易地逾越了那条敏感的红线。
那是在我和妹妹都踏入社会后的一个暑假,妹妹毕业后在京都找了一份学校老师的工作,当然,是面对一群小孩子的那种学校。而我,为了前途选择了留在东京。长期以来的巨大工作压力使我不得不选择请假,然后回家休养几天,而故事也就在这期间发生了。
由于我毕业后决定留在东京打拼,原本属于我的家其实住的是我的妹妹,我了解到,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妹妹的父母由于工作原因再次离开了家,这次去了鹿儿岛,而妹妹因为要上学,所以一直留在了京都。我这次请假直接回家,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可能和妹妹抢位置吧,没办法,我只好委屈睡在隔间。
表面上看着我像是受了委屈,其实不然,因为对我来说,这反而给我提供了方便,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么诱人的水蜜桃放在我这只饥渴的狼身边,果然不是亲生的。妹妹睡在她的卧室,而我就在她卧室的隔间里。从我回来的第一天开始,我每晚上都会偷偷地爬到妹妹的卧室,然后垂涎她那美丽而稚嫩的身体,妹妹有个习惯,总爱真空装睡觉,这倒是便宜了我这匹饥渴万分的狼。
虽然这是我自己的家,但毕竟我已离家多年,这间卧室早已弥漫着妹妹的气息,在这样的空气中我怎能轻易入睡,在妹妹熟睡的情况下,我悄悄出现在她的身前,小心翼翼地撩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解开她那粉红色的睡衣,她没有戴胸罩睡觉这让我省去了不少麻烦。借着微弱的月光,欣赏着完美无瑕的酥胸,然后掏出自己的肉棒,沉浸在自己脑海中勾勒出的淫乱画面中,在要射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帮她系好睡衣,盖上被子,然后返回隔间睡觉,第二天早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地下楼和她一起享用美味的早餐。然后极其平常地过一天,到了晚上,又重复以上动作,虽然进展很慢,但我每晚的尺度都会晋升一格,故事发生的前一天晚上,我壮着胆子褪下了她的睡裤,手指轻轻地在她的粉嫩洞口游走,仅此而已,插进去的勇气我的确没有,但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和之前一样,在兴奋中急停,意犹未尽地爬回隔间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正看朦胧的双眼,刚刚起床,就听见有人上来了,没错,是妹妹,而且还给我带来了早餐。
“由美?你怎么上来了,你平常不是”,对于妹妹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我感到很奇怪,要知道她可是学校的老师,作为老师,这个时间段应该在学校才对。
“由美今天穿得很青春呢,哈哈”,由美今天没有穿职业制服,而是休闲的红白格子衫,黑色休闲裤搭配,虽说在搭配上有些奇怪,不过可能因为在家里,所以会随便一些吧。
“是吗,哥哥还真会说话呢”,任何一个女人听到男人夸自己青春都会很高兴,当然,由美也不例外。
“当然是了,由美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我这个当哥哥的都有些想法了呢”,我们兄妹之间偶尔开下这样的玩笑也不算过分。
“哥哥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呢”,由美的眼神带着怀疑,难道我晚上做的事被她知道了,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什么呀,我可是你哥哥呀,怎么可能想那些事呢”,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纯属不打自招啊。
“是吗”,由美看着我,怀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好啦,不说那些了,既然你都上来了,我想我们还是聊会儿天吧”,说实话,看着由美的眼神,我有点心虚。
“嗯,好的我们可以聊天”,不过,由美倒是表现得很自然。
“嗯”,我点了点头。
“东京什么样子的?”,由美的思维跳跃我有点跟不上,不明白她为何第一句就问这个。
“就这样吧”,我敷衍着,没错,虽说东京市国际大都市,但是呆久了肯定也会烦的,我可是在那儿待了六七年了,这个外地人羡慕的大城市在我心里自然也就那样了。
“这样?这样是哪样?”,由美好像对我的回答有些不满,进一步问我。
“对了,由美,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话锋一转,问了一个明摆着的问题。
“今天?我向学校请假了”,由美的回答很干脆、很直接。
“为什么?”,我承认,我从她的衣着就知道她今天肯定不上班,但是原因我还真想不到。
“这个嘛,因为哥哥你在啊”,由美有些含羞地回答。
“真的吗?你请假是因为我吗?”,我假装很吃惊,由美那点儿心思,我早就摸透了。
“啊呀,那真不好意思”,由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有些害羞。
“没有那回事啦”,由美有些紧张。
“是吗?”,我随口问道。
“嗯”,由美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吃早饭吧,喝牛奶吗?”,我也不想就这样下去,所以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嗯,等等吧,我要喝的”,看得出来由美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那么我开始吃了”,我忍不住一个人吃了起来。
“那个,哥哥,我先下去一下,你慢慢吃”,由美看我吃得很香,就起身出去了。
“嗯,好”,我嘴里包着食物,基本上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啊,对了,洗手间在旁边哦”,说完由美就下楼了。
“嗯,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等下我就上来”,此时视线里已经看不到由美了,不过声音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嗯”,我也敷衍地回应道。
确认由美下楼后,我开始翻她的箱子,翻出紫色、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然后在事先准备好的摄影机前面展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会有摄像机,呵呵,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偷拍由美而准备的。之后发生的事情我想也没什么必要说了,一切都很平常,直到父母11点左右出门。
早餐后,我一个人待在卧室里看了一会儿书,然后下楼找由美。当我走到一楼后,看到由美在厨房做饭。
“由美,在家都是你自己做饭吗?”,看到由美娴熟的刀工,我不禁问道。
“什么?怎么了,哥哥”,由美好像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呀,没什么”,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诶,无聊了吗?”,也许是由美看到我闲得蛋疼,就试探性地问道。
“由美,你在做什么?”,看着菜板上的食材,我的好奇心立刻涌上心头
“哈哈,是什么呢,猜猜看吧”,由美不打算直接告诉我,而是叫我猜。
“啊,这个,是马铃薯球?”,看着由美妹正在切土豆,我很有信心地说道。
“不是的哦”,由美带着一点坏笑,否定了我的猜测。
“诶,那是什么?”,我一直很自信我的判断,所以反问由美。
“不知道吗?”,由美还是那样的表情,依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难道是天妇罗?”,我没有放弃,继续猜道。
“不是的,唉哟,就是那个,那个”,由美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忍不住给了我提示,不过显然她这个提示对我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哪个?”,我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呀”,看来由美今天是故意耍我了,继续这个那个的,根本不说重点。
“什么啊,我不知道,我从不做菜的”,一连几次都这样对话,我有些不耐烦了。
“哎呀,就是哥哥喜欢吃的那个哦”,也许是察觉到了什么,由美这次的提示稍微有点参考价值,不,其实她这么一说,我也就猜到了。
“啊,莫非是汉堡?不会吧”,没错,我最喜欢的就是汉堡了,而且由美的汉堡做得很好。
“对了,就是汉堡哦”,由美给了我一个甜美的笑容。
“看来由美很会做菜嘛?”,这个时候,我当然不忘夸赞她几句。
“嘻嘻,不过还需要点时间哦,要等等哦”,果然小美女就是要夸的,这个时候由美心里肯定美滋滋的。
“嗯,这个我知道”,汉堡岂是几分钟就可以做好的,我当然知道这一点。
“由美,你一直都这么贤惠啊”,我继续换个角度夸赞她,每一个女生都希望得到男生的称赞,不管在哪方面,只要你称赞,她们都会很高兴。
“嘻嘻,没有啦”,虽然嘴上说没有,其实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看那害羞的表情就一目了然。
“男朋友一定喜欢你这点吧?”,我也不傻,不会一味地称赞她,我适时地把话题转移到男女关系上。
“诶,嗯,我也给他做菜呢。”,由美对我这个哥哥一直很放心,所以基本啥事都会给我说。
“哥哥的女朋友要给哥哥做菜吗?”,我问了她的事,她自然会问我,其实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诶,我,我没有女朋友。”,一般在外面勾搭妹纸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句,不过我目前的状况也的确如此。
“骗人”,由美想都没有想地说道。
“真的,我真没有女朋友。”,我说得倒是很肯定,只是由美肯定不会相信。
“诶,没有女朋友吗?怎么会没有呢”,可能是我的眼神太真诚了吧,由美变化了说话的语气,不过她并没有很惊讶地停下手上的活看着我。
“这个嘛,前段时间谈了一个,不过现在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我的这个前女友是个十足的骚货,分手的原因嘛,说出来有点可笑,嫌我喂不饱她,不过既然这样,我也无所谓,反正也玩了几个月了。
“是吗?”,感觉由美还是不太相信。
“嗯,是呀。”,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再去找一个吧”,由美的建议很现实。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我一直盯着由美的胸部,而且看得很入神。
“什么?”,由美好像察觉了什么,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有点结巴,没办法,谁让我心虚呢,此时的我正专心致志地打量着由美,因为在做菜的缘故,她穿的是格子裙外加花纹小围裙。
“由美,你这衣服好奇怪啊,我可以看下吗?”,我故意装作好奇,想以此去接触由美的身体。
“什么,什么,你在干什么”,我直接伸手去掀开由美的裙摆,我突然的动作吓到了由美。
“真的好奇怪”,我继续进攻,这次我的目标很清楚,没错,就是由美那诱人的屁股。
“没有什么奇怪,而且我也没有认真看过”,由美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尽力阻止我的魔掌。
“给我看看呀”,我知道机会失去了就很难再有,来不及多想,直接伸手去摸她的屁股。
“不要啦”,显然,任何一个女人被男人突袭都会反抗,就像条件反射一样。
“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察觉到形势不对,立刻转移话题。
“哎呀,不好意思啦”,摸了由美的屁股,这事实是抹不掉了,我感觉到由美有些生气了。
“真是过分呢”,由美有些生气,同时也感觉得到她的害羞。
“不过,这的确有点奇怪啊”,虽然我知道时机还未成熟,但还是忍不住再次伸出手。
“不要这样啦,哥哥”,由美反应很快,一把抓住我的手,阻止了我这次突袭。
“哎呀,你就让我看看嘛”,这次我可不是指的衣服,而是由美的屁股。
“哥哥,你难道还想做那个事吗?”,我是个成年人,由美口中的那个事,我自然知道是什么,只是我很诧异她怎么突然说这个。
“诶,什么呀,只是真的很有兴趣嘛”,我被说中了要害,我只能掩饰。
“哼,我可是知道的哦”,由美突然说出这样一句,我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我做的那些事她都知道了。
“诶,什么?”,我心知肚明,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昨天你都已经摸过我了吧?”,由美很快就给我的心中所想给出了答案,她果然知道了。
“诶,没有,怎么可能。”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装傻了。
“别装糊涂,摸过了吧。”,从由美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股可怕的自信。
“什么时候?”,我知道此时唯有装傻才是最好的办法。
“晚上”,由美说得很肯定。
“我没有啊,我一直在那边睡觉啊”,无论如何,这个时候承认就完了。
“装傻”,由美有一种奇怪的语气问我。
“诶,等等,你在说什么呀”,我继续装傻,心想由美很可能是在故意套我的话。
“摸过了吧”,由美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感觉我快绷不住了。
“好吧,是的,我摸了,对不起”,经过刚才的对话,我已经确定我做的事已经被由美知道了,而且再装傻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的,索性还是承认了。
“诶,哥哥老是做这种事情”,由美说出了一句震惊我的话,老是的意思就是不止一次,那么难道之前我在晚上对她做的事她都知道,我不敢多想。
“嘿嘿,这个,没有啦”,我不知道除了装傻我还能做什么。
“什么没有”,由美紧追不舍,好像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才肯罢休。
“这个,因为我喜欢你呀”,我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但这时候还是得派上用场。
“什么呀”,由美觉得我是在敷衍,为了掩盖我做的那些事。
“我说真的,我对你是真心的”,我的眼神里充满着真诚。
“不行,我们可是兄妹诶”,由美没有停下手里的活,一边做菜一边问我。
“可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呀”,我其实真的有些喜欢由美,但我也考虑到我们的关系,就一直没有对她提起。
“但是,哎呀,总之这样不行啦”,女生基本都这样,在自己没有话可以辩驳的时候就会耍赖,当然了,由美也不例外。
“什么?不要过来,不要”,我的头脑此时被欲望占据,我慢慢地逼近由美,她一步一步往后退,然后被我逼进墙角。对视了一会儿,由美严肃地看着我,示意我不要胡来,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灶台前继续做汉堡。我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我从身后抓住由美的双手。
“什么,干什么?放开我,不要这样”,由美下意识地反抗。此时的我哪里可能去理会她,她的双手被我控制住,身体却想着挣脱,而我顺势将手移向她的胸部。
“不要这样,在这里很危险的,放开我,快放开我”,由美说的危险当然是指这里离玄关很近,要是被爸妈看到就糟了。我很听话地放开了手,她以为我放弃了,显然她想错了,我用左手搂住她的肩膀,让她侧对着我,然后右手迅速斜向抓向她的胸部。
“我说,等等,不要这样”,从由美的表情来看,她应该是真的生气了。我也感觉到有些别扭,于是放开了袭击她胸部的右手,绕到背后,用双手搂住她,调整了一下方位,这样她就正对着我了。
“别动”,我把食指竖在嘴唇,示意由美不要乱动。
“走开啦”,我感觉得到来着由美的推力,不过,她的推搡对我来说简直可以用软弱无力来形容。
“不行,这样不行的”,由于刚才站位的调整,现在我和由美完全面对面了,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无措地看着我,那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亲了下去。妹妹对于我这样无礼地侵犯是有些反抗的,我强行用舌头顶开她的香唇,不过她始终紧闭玉口,弄得我只好浅吻她。
“这样不行的”,或许是我的粗鲁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没过多久,她用力地推开了我。
“怎么了?”,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由美生气的样子,这令我既好奇又兴奋。
“我先洗下手,你等下”,说完由美便打开厨房的水龙头,认认真真地洗着水果等东西。
“哦”,我立即回应道。
“你明白我说的吧”,由美突然的这一句一般人肯定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唯独我知道她的意思。
“不明白”,我侧着身体用早已经鼓起的帐篷去顶由美的屁股。
“不要过来”,由美洗完手,擦干净,明显感觉到了我的肉棒,刚想转过来,却正好中了我的圈套,我迅速搂住她,然后让她转身背对着我。
“干什么”,这一次妹妹的口气变得不客气,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紧紧地抱住她。我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使劲揉搓起来,由美吃力地扭动着身体,想挣脱我的束缚。不过任凭她怎么动,我的手始终都抓住她胸前的两座玉峰,并且不停地揉弄着。
“哥哥,快住手,这样很危险的”,我当然明白她说的危险是指什么,兄妹之间如果做这样的事肯定最怕父母看见。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由美挣脱了半天无果,只好投降。而我也听了妹妹的话,放开了抓住她胸部的手。
“哥哥,真的不要这样”,妹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这一次我能够明显感觉到她态度的不同,我决定不再向刚才那么粗鲁。我搂着由美慢慢地蹲了下来,她也半推半就地坐在了地上,这次我用手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胸部,她也不再有过多地反抗。
我让由美靠在冰箱上,然后深情地看着她,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丝无奈,我很明白我和她的关系,但此时的我,脑海里早已被可怕的欲望所占据,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闭上眼睛吻了下去。
事情如我想像的一样,这一次由美没有再反抗,而是配合着我伸出嫩滑的香舌,和我缠绵在一起。在这种情形下,我怎么可能就此罢手,我的手在由美的胸前肆意游走,不经意地解开她那件红白相间的格子系衬衫的纽扣,露出粉红色的胸罩。
“啊,啊,嗯啊,啊”,由美的反抗逐渐变成呻吟,我一只手隔着胸罩抚摸着她的胸部,另一只手把她的衬衫脱下,她轻轻地呻吟着,那种声音在我听来简直太舒服了。
看到由美没有反抗的意思,我顺势扒下了她的粉红色胸罩,那柔嫩的美乳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妹妹的胸部,但不同于以前的是,这次我没有偷偷摸摸。我尽可能地做到温柔,轻轻地抚摸妹妹白皙稚嫩的酥胸,然后用指尖挑逗性地拨弄着她的乳尖,那感觉别提多爽了。
“啊,嗯啊,啊嗯,啊”,由美的奶子受到指尖挑弄的刺激,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由美,我们去那边吧”,我感觉到由美的身体已经开始兴奋,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于是提议去卧室,毕竟这种事情在厨房做虽然刺激,但要是爸妈突然回来那就糟了,要知道厨房可是正对着玄关啊。此时的由美已经被我激发起了性欲,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不是我要求,我想她也会主动让我肏她的吧。
我搂着几乎半裸的由美来到二楼卧室,当然,脱掉的格子衬衫和粉红色胸罩也一并带了上来,我让她坐在地上,指了指我的裆下,示意她和我做爱,本以为她会很开心地答应,结果不成想她却拒绝了。
“我不要,不要做那样的事,我们是兄妹”,由美拒绝地很干脆。
“我只想要找到回忆”,我说了一句看似很有意蕴的话,但似乎没什么用。
“这不是什么回忆”,由美蜷缩起来,把脱下来的格子衬衫抱在胸前,阻止着我的入侵。
“干什么,不要”,我还是想错了,由美没有打算和我做爱,她只是无奈之下让我玩弄她的胸部而已。不过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怎么可能放弃,我伸手去抓那件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虽然她的手抱得很紧,不过我还是轻而易举地从她的胸前里扯走了格子衬衫,紧接着伸手去抓她那稚嫩的胸部,由美也迅速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这样我就没办法抓到她的胸部。但由美终究是一个女人,在力气方面,根本不可能和我这样喜欢运动的男人相提并论,我稍稍用力一推,由美就向后仰去,抱在胸前的手也挪开,我迅速摊开手掌去抚摸她的胸部。由美往后仰的同时,我身体也相应前倾,很快她那两座玉峰又被我控制在魔掌之下。
“不要啦,好害羞”,由美的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我来不及思考,一下将她推倒,然后用手触摸她下面的私密地带。
“哥哥每次都这样”,由美的裤子被我很轻松地脱下,下身只剩下一条粉红内裤遮体。我动作很快,没有给由美一点反应时间,顺势扒掉她的内裤,然后用拇指在她那黑乎乎的洞口按揉。
“如果有人来了怎么办”,看来由美果然还是担心有人来,说得更直接一点,她担心爸妈回来。
“没事,这是我们自己的家,没有人会来的”,我知道她指的是谁,不过我还是故意装傻。
“爸妈回来了怎么办?”,由美也不给我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
“放心,不会的”,此时的我像一头发情的野兽,死死地压在由美身上,亲吻她的嘴唇,挑逗她的香舌,一只手使劲揉搓她那白皙饱满的奶子,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轮流伸进那片湿漉漉的黑森林,有节奏地抽送。
“不要”,我把头埋到由美的下身,舔舐着那片诱人的黑森林,品尝着里面溢出的淫水。
“啊,嗯啊,啊啊,嗯嗯啊,不,不要”,趴在由美的下身吮吸了一会儿,我抬头把她抱起来,在耳边轻轻地吹气,手指则继续在她的下身抽送。经过这一番挑逗,不仅仅是由美,我自己的肉棒也几乎撑到了极限。我让由美跪在地毯上,由美不是很高,我站起来正好把肉棒对着她的嘴,我二话不说脱掉裤子,坚硬的肉棒把黑色的内裤撑得老高。
“干什么,干什么”,虽然听上去由美是在反抗,但刚才手指的抽插已经彻底激发了由美的性欲,看到被肉棒顶出帐篷的内裤,由美主动把头靠过去,然后用嘴舔舐帐篷的顶端,虽然隔着内裤,但由美仍然能够感受到肉棒有些发烫的温度。
“怎么变得这么大了?”,由美隔着内裤搓着我的肉棒有些惊讶地说道。
“因为我喜欢你呀”,这真是我的心里话。
“什么,什么呀”,虽然是我的心里话,不过此时说出来女生是不可能相信的。
“舒服吗?”,由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肉棒,用一种极其诱惑的眼神望着我说道。
“啊,嗯啊,啊,爽死了”,我的肉棒在由美的轻抚下变得更大了,我也不自觉地呻吟起来。由美跪在地毯上,拉开我的内裤,掏出我那已经硬的不行的大肉棒,用嘴试着在龟头的周围舔舐了几下,接着慢慢地把肉棒塞进嘴里,有节奏地抽送起来,不时还发出吧嗒吧嗒的吮吸声,让我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把内裤脱下,放在一边,躺了下来,由美趴在我的身上,很认真地吮吸着我的肉棒,她的口活技术十分娴熟,几乎没有一丝齿感,看来他的男朋友经常让她做这样的事。不过不管怎么样,重点是她现在很认真地在吃我的肉棒。
“可以帮我舔吗,那里好痒的,嘻嘻”,由美让我转了一个方向躺下,然后趴在我的身上,卖力地吮吸着我的大肉棒,同时把屁股朝向我的脑袋,那片黑乎乎的茂密森林就在我的嘴边,我伸出舌头舔了几下,由美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我们俩保持着经典六九式的体位吮吸着彼此的私处,说实话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和由美做这种事是我梦寐以求的,从她连绵不断的呻吟声中可以看出她此刻也很享受。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坐起身来抱住一丝不挂的由美,让她躺在地毯上,而我则是握着滚烫的肉棒做好了插入的准备
“不行的,不能进去”,就在我准备插入的时候,唯一残留的一点理智让由美再次做出反抗。
“不行,不,啊,啊啊啊”,由美的反抗和之前一样,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压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小嘴,然后握着粗大的肉棒抵在她的桃源洞口,适时地用力向前一耸,坚硬的肉棒就插入了由美的小穴里。
“由美,在家吗?”,就在我和由美合为一体的瞬间,屋外响起了钥匙开门和妈妈的声音。有没有搞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回来,由美迅速地向后挪动了一下,刚刚插入的肉棒直接滑了出来,我赶紧把地上的衣服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并且留了字条。告诉她我和由美出去逛街了,然后把卧室的落地门拉上。
当我收拾好现场之后,我发现由美已经不见了踪影,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不可能下楼,最关键的是她现在可是一丝不挂呢。我迅速环视一周,很快就发现这间卧室里的立式衣柜有一扇门并没有严合,原来由美躲到衣柜里去了。此时我脑袋里突然闪现出一个idea,如果能和由美在衣柜里做爱,那感觉肯定棒极了。不过玄关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容不得我多想,我挺着肉棒径直向衣柜走去。
拉开衣柜,我看了看,似乎没有人,但是根据我的判断,这里是由美唯一能躲的地方,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也躲了进去。在这里有必要对由美家的这个大衣柜做一个简单地介绍,由美家的这个衣柜是去年搬家的时候买的,总共分两层,里面的空间大得足以躲进4个人。借助着外面的亮光,我看到由美蜷缩在最里面的位置。柔嫩的肌肤依稀可见,不出我所料,她果然是一丝不挂躲进来的。
“哥哥,妈妈回来了”,由美压低声音说道,生怕外面的妈妈听见,要是妈妈看到我和由美躲在衣柜里,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的话,估计会被气晕过去。
“嗯,是的”,我点了点头,声音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说话的同时,我把身体慢慢地往由美那边移动,伸手抓住她的奶子,很快她那稚嫩的奶子就落入我的魔掌中了。
“哥哥,这样不行的,要是被看到就惨了”,由美当然知道我想干什么,连忙制止。
“嘘,没事,只要不出声音,妈妈是不会知道的,我留了纸条在外面,她会以为我们出去了”,我向由美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用一种近乎于色狼的眼神看着她。
“啊,嗯啊,哥哥,还是,还是不行啊”,我轻轻地玩弄着由美饱满的乳房,本想尽快再次激发她的欲望,刚刚本来都成功了,结果妈妈这一回来,由美的性趣可以说是瞬间全失。如果要上她,就必须把她的欲望挑逗起来,我不经意间把手滑向她下面的那片黑森林。
“啊,嗯啊,不要,啊,嗯啊”,其实由美是一个性欲高涨的女人,所以在我的挑逗下,她渐渐有了感觉,开始很享受地呻吟起来。
“由美,我要来了”,我扶着硬邦邦的肉棒在由美的洞口徘徊,仿佛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然后完全地进入。
“哥,不行,哥,嗯啊,啊啊,嗯”,随着由美的呻吟声戛然而止,我顺利地进入她的体内,如此温暖的腔道,感觉简单太爽了。进去之后,我可以断定由美经常和男朋友做这种事,因为在进入的整个过程中,我并没有感到一丝地阻碍,她的小穴已经被男朋友开发得异常地通畅。
“啊,嗯啊,爽,别这样,太刺激了,我差点射了。”由美不仅口活好,同样还会自如控制阴道的紧缩,这让我大吃一惊,由美在我进入后,突然收紧阴道,霎时间,我感觉到一股电流穿过我的身体,差一点就直接缴枪了。
“哼,谁让你上我,这样貌似也太快了吧”,由美有些不在意地说。
“怎么,我是说差点,又没有真正射出来,你就等着吧,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没有什么事情比被自己的妹妹看不起还糟糕的事了,况且还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啊,嗯嗯啊,啊恩,嗯啊”,我稍稍调整了下姿势,然后有节奏地开始抽送作业,既然由美已经被开发成这样了,我当然不能在她里面瞎捅一通。要对付她,我必须讲究策略,比如九浅一深。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的鸡巴好硬啊,爽死了”,这招果然奏效,我用九浅一深的方法肏她,其实这个九浅一深并不是真正的九次浅入,一次深入,仅仅是一会儿浅,一会儿深而已。没过多久,我就明显感觉到下面的通道越来越润滑,不用多说,一定是她开始疯狂地分泌爱液了。
“啊恩,爽,太棒了,硬邦邦,啊啊啊,嗯啊”,虽然由美拚命压低嗓音,声音的确是得到了有效地控制,但是喘息声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啊啊,嗯啊,糟了,妈妈来了,被看到就惨了”,由美听到有人上楼来的脚步声,而这个时候,这个人只可能是妈妈,而她竟然鬼使神差地拉开了衣柜的拉门。正如她所说的,如果我们被发现,一定会很惨,确切地说,这个后果甚至可以用不堪设想来形容。
“嘘,快关上,别出声,没事,她走了”,我示意她立即拉上拉门,同时我也放慢了抽送的节奏,由美的喘息声也变得不再那么的急促。在她拉上拉门时,我从缝隙中看到妈妈看了一眼桌子,然后便转身下楼了。我想应该是她看到了我留下的字条吧,为了让她在最短时间内看到,我故意拿了张白纸,字也写得相对平时更大一些。
“啊,嗯啊,哦啊,啊嗯,哥哥,哥哥的鸡巴好大,不要停,肏我”,因为怕房间里的妈妈听到声响,我适时地停下了抽送的动作,肉棒一直停留在由美的小穴里,直到我亲眼看到妈妈离开房间,我才继续耸动。因为我停止了抽送,由美也屏住呼吸,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随着我的再次抽送,由美也继续呻吟起来。
“嗯啊,爽,继续,肏我,哥哥,你太棒了”,由美虽然压低声音,但我想那样的呻吟还是会被妈妈听见,幸亏她已经下楼了。
“由美,翻过来,我们换个姿势”,我轻声地对由美命令道,妈妈随时有再次上楼的可能,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用窃窃私语的音量在进行必要的沟通。
“啊,是狗爬式吗?”,由美不愧是我的妹妹,居然一猜就中,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秒,我立刻反应过来,一定是她男朋友也喜欢这个姿势。
“怎么,你男朋友也喜欢这样肏你?”,我有点明知故问。
“嗯,而且每次也都让我翻过来,所以你一叫我,我就知道你想干嘛了”,由美笑嘻嘻地向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那样子简直太可爱了。
“由美,有一个问题,我想了半天,觉得还是问你比较好”,我有点吞吞吐吐,毕竟要问那么敏感的话题,而且还是问自己的表妹,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什么呀,别卖关子了,快说”,由美反倒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到底是我的鸡巴大还是你男朋友的大?”,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我居然对我的表妹问出了这样的话,不过既然都已经肏了她了,问这样的话也不算过分吧。
“额,这个嘛,说实话我男朋友的鸡巴没有你的大,不过比你要硬一些,他的那话儿真的像钢铁一样呢”,由美倒是毫不客气地说我的肉棒不够硬。
“那,我肏你更舒服还是你男朋友肏你更舒服?”,我继续问出挨千刀的问题。
“啊,嗯啊,他肏舒服”,由美慢慢地转过身,把雪白的屁股对着我,问话的同时,我已经把硬邦邦的肉棒塞进她的肉穴了,不过她还是毅然决然地打击了我一下。
“小骚货,看来不让你知道厉害,你今天是要把我打击到底了,看我不肏烂你的逼”,也许是受到自己的表妹这样的打击吧,我开始爆粗,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毫不夸张地说,我是瞬间加速,这样的突变,我想由美应该会有反应。
“啊,啊啊啊,嗯啊,你怎么突然,啊啊,嗯啊”,由美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强压着嗓子呻吟起来,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已经不算是呻吟了,分明就是在叫床,只不过音量不是很大而已。
“啊,嗯,爽,好多水啊,小骚逼,看哥今天用大鸡巴肏你的骚屄,非得肏得你求饶不可”,我好歹也算是运动健将了,我再次提高了抽插的速度,如果是打点器的话,就我这个速度,估计早就起火了,为了平衡阴道里的温度,由美的下身不停地释放出大量的淫水,这样可以润滑腔道,减少我的肉棒对腔壁的摩擦,同时还可以降低阴道里的温度,所以说女人的身体是无比智能的。
“啊,嗯啊,好爽啊,我下面好多水,一直在流,啊,啊嗯”,由美不停地淫语着。
“好了,你上来,我有点累了”,我佯装累了,然后瘫坐在衣柜的第二层木板上,沾满爱液的肉棒翘得老高,由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乖乖地扶着我的肉棒,对准洞口坐了下去。
“啊,嗯啊,你,你不是说你累了吗,你,啊啊,嗯啊”,由美坐上来后,我就以这个标准的观音坐莲的姿势开始了耸动,并且慢慢地加快了速度,没想到由美如此轻易就相信了我的话,简直是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这么几下就累了,心想我今天不肏翻你,我就不是你哥。
“爽吧,小骚货,你现在说,是我肏你爽还是你那个破男朋友肏你爽,嗯?”,我故意问道,肉棒不间断地冲击着由美的花心。
“爽,爽死了,你肏我最爽,我那个破男朋友的鸡巴比你小,肏得也没你爽,啊,不行了,我感觉要飞起来了”,由美居然跟着我说她那个破男朋友,看来她已经没有正常的意识了,而这也代表她快高潮了。
“肏死你,肏死你,小骚货,还敢打击我,快给哥认错,不然我把你的骚逼肏出火”,我恨恨地说,原来人说话的时候,思维极有可能被潜移默化,我感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点失去理智了,我疯狂地抽送着,由美的叫床声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同时我感觉下身开始发烫,由美体内分泌的爱液沿着我俩的交合处流出来,我能感觉到那个温度已经变得不太正常了,我有些害怕,抽插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毕竟万一失手真的弄出点问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认错,哥,你怎么慢下来了,快肏我,使劲儿肏我啊”,由美向我这个哥哥认错了,不过她并不是怕骚穴被我的肉棒肏出火,而是因为我慢下来了,真特马是个欠肏的骚货啊。
“怎么,想被我肏啊,那就求我啊,求我肏你,快,快说,说你是骚货,你的骚逼欠肏,要我的大鸡巴肏”,我索性停了下来。
“嗯,我是骚货,我的骚逼欠肏,我要你的大鸡巴肏我,快,我难受”,能让由美这样说,可见她的性欲此时已经被我开发到了极致。
“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成全你吧”,我有点猥琐地淫笑着,开始加大下身抽送的速度和力度。
“啊,嗯啊,啊啊啊,嗯,嗯,啊”,随着我抽插速度和力道的变化,由美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声音也越来越大,以至于我都担心楼下的妈妈会听见。
“我说,小声一点,妈妈还在楼下呢”,我用力撑起身体,由美顺势斜向一边,这样她身体的重心就会往后,我也就不用承受她整个身体的重量,这样的姿势也让我更轻松自如地进出她的身体。
“啊,嗯啊,爽死了,爽死了,啊,好大的鸡巴啊,受不了啦”,由美虽然很享受,但在我的提醒之下,她还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叫床声,娇喘声连绵不断,这对于我来说,显然是无比地刺激。
“由美,我不行了,啊,嗯啊,嗯,嗯,啊”,我奋力地冲击着由美的小穴,她那稚嫩的肉穴在我粗大的肉棒的冲击下不停地流着淫水。我高速地进行着活塞运动,毕竟我不是神,不可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冲击,我不知道抽送了多少下,总之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往上涌,我知道要射了,说实话我是多么想把所有的精华都留在由美的体内,但毕竟我们是兄妹,做爱已经是违反道德了,如果再内射的话,万一有个不测,由美怀上了我的骨肉,到那个时候,那可是说什么都晚了。
我迅速抽出沾满淫水的肉棒,然后用手撸了几管,感觉有电流瞬间通过我的身体,接着便是精门一松,我体内的万千子孙从龟头的马眼出喷射而出,留在了由美白皙嫩滑的身体上。
“啊,爽,对,就这样,嗯啊”,由美很快缓过神来,起身坐在我的裆前,将我的肉棒慢慢地放入湿滑的口中,乖乖地吮吸着我裆下的坚硬,
真特马不可思议,我居然和我的表妹做了通常情侣在一起时才会做的事情,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由美那还在发育中的身体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白皙的奶子,带点粉红的峰尖,还有那片毛茸茸的桃源圣地。当然,由美发自内心的娇喘声和娴熟的给我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
不是我吹嘘,由美的口技还真是不赖,不一会儿,由美便舔舐干净了我的肉棒,当她的香舌触碰到我的龟头的那一瞬间,简直是棒极了,事后回味起来也会有极大的快感。
“比之前更性感了呢”,我仔细地端详着由美的身体,乳白色的精液还留在他的肚子上,她的头发也被弄得很凌乱,再加上迷离的眼神,看上去淫荡极了。
“绝对会被发现的啊”,由美都快哭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欺负她,而是她想着妈妈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我们。
“没事,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其实我也心虚,如果这时候妈妈再上来,那说什么都没用了,人证物证一应俱全。
鱼水交欢之后的我们都没有说太多的话,我想这一辈子可能再也进不去由美的身体了,我将今天看做是上苍给我的唯一机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激情,我已经很知足了,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上自己的表妹。
老天最终还是站在了我们这边,妈妈到最后也没有再上楼来,我和由美偷腥的事情总算没有暴露。之后的日子里,我和由美都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俗话说得好,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自从这一次疯狂之后,我和由美之间多了一层关系,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们既是兄妹也是所谓的炮友,我们经常抽空躲在家里疯狂地做爱,抛开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忘我地享受着彼此的身体。
【完】

在讲这段故事之前我想请问各位一个问题,试问表兄妹之间发生恋情的概率是多少呢,呵呵,风趣的你也许会说如果是韩剧里,这个概率几乎是70% ,那么我得告诉你,我的故事可没有韩剧那么狗血,不过我却偏偏遇上了这样的事。怎么说呢,我这样的事在日本其实也是不多见的,什么,你们认为日本人都是这样?呵呵,那很遗憾,你们已经被日本的这种所谓特殊的“文化”所腐蚀了,兄妹之间发生点什么故事这无可厚非,不过要是有那层关系,那可真是中大奖的概率呀。
好了,说了这么多,还没来得急介绍一下自己。我,浦田真一,出生于京都市的一个普通职员家庭,我有一个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我想应该算是表妹吧,说起我这个表妹,那简直是个美人胚子,漂亮的五官,诱人的身材,说得不好听一点,无数男人都想上她,虽然她是我的妹妹,但我绝不否认,我曾在梦中或是在我的脑海里肏了她千万遍。哎哟,差点忘了介绍她的名字,浦田由美。
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在我刚刚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妹妹。诶,各位别多想,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年少不经事的孩子,就算是坦诚相见也没有任何的复杂思想掺杂在里面,大人们也都没有管我们,任由我们在卧室里玩耍,当然了,两个赤条条的小不点能做什么我想各位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过了两年,表姨和姨夫就搬走了,妹妹也随他们去了遥远的仙台。又过了几年,可能是在仙台混得不好,他们又回来了,同时带回来了一个既可爱又性感的美少女,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和我光着屁股待在卧室里却什么也没做的妹妹。命运真的很会开玩笑,妹妹回来了,我却又要走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东京大学,这也让我很自然地成为了妹妹的榜样,家族的骄傲。很快,我和妹妹开始了各自崭新的生活做爱的场景,我知道这不道德,但是如此诱人的妹妹怎么能让我不心动呢。毫不夸张地说,甚至我连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也幻想着身下的人是妹妹那该多好啊。不过嘛,这也只能是幻想,之后我利用休学时间回去过几次,随着年龄的增长,妹妹也变得更加有女人味。但我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我知道她是我的妹妹。我原本以为我的信念真的可以如此坚定,后来我发现是我错了,我没有对妹妹轻举妄动不是因为顾忌我俩的关系,而是家人在身边的缘故。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那是因为当爸妈不在的时候,我竟然轻易地逾越了那条敏感的红线。
那是在我和妹妹都踏入社会后的一个暑假,妹妹毕业后在京都找了一份学校老师的工作,当然,是面对一群小孩子的那种学校。而我,为了前途选择了留在东京。长期以来的巨大工作压力使我不得不选择请假,然后回家休养几天,而故事也就在这期间发生了。
由于我毕业后决定留在东京打拼,原本属于我的家其实住的是我的妹妹,我了解到,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妹妹的父母由于工作原因再次离开了家,这次去了鹿儿岛,而妹妹因为要上学,所以一直留在了京都。我这次请假直接回家,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可能和妹妹抢位置吧,没办法,我只好委屈睡在隔间。
表面上看着我像是受了委屈,其实不然,因为对我来说,这反而给我提供了方便,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么诱人的水蜜桃放在我这只饥渴的狼身边,果然不是亲生的。妹妹睡在她的卧室,而我就在她卧室的隔间里。从我回来的第一天开始,我每晚上都会偷偷地爬到妹妹的卧室,然后垂涎她那美丽而稚嫩的身体,妹妹有个习惯,总爱真空装睡觉,这倒是便宜了我这匹饥渴万分的狼。
虽然这是我自己的家,但毕竟我已离家多年,这间卧室早已弥漫着妹妹的气息,在这样的空气中我怎能轻易入睡,在妹妹熟睡的情况下,我悄悄出现在她的身前,小心翼翼地撩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解开她那粉红色的睡衣,她没有戴胸罩睡觉这让我省去了不少麻烦。借着微弱的月光,欣赏着完美无瑕的酥胸,然后掏出自己的肉棒,沉浸在自己脑海中勾勒出的淫乱画面中,在要射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帮她系好睡衣,盖上被子,然后返回隔间睡觉,第二天早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地下楼和她一起享用美味的早餐。然后极其平常地过一天,到了晚上,又重复以上动作,虽然进展很慢,但我每晚的尺度都会晋升一格,故事发生的前一天晚上,我壮着胆子褪下了她的睡裤,手指轻轻地在她的粉嫩洞口游走,仅此而已,插进去的勇气我的确没有,但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和之前一样,在兴奋中急停,意犹未尽地爬回隔间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正看朦胧的双眼,刚刚起床,就听见有人上来了,没错,是妹妹,而且还给我带来了早餐。
“由美?你怎么上来了,你平常不是”,对于妹妹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我感到很奇怪,要知道她可是学校的老师,作为老师,这个时间段应该在学校才对。
“由美今天穿得很青春呢,哈哈”,由美今天没有穿职业制服,而是休闲的红白格子衫,黑色休闲裤搭配,虽说在搭配上有些奇怪,不过可能因为在家里,所以会随便一些吧。
“是吗,哥哥还真会说话呢”,任何一个女人听到男人夸自己青春都会很高兴,当然,由美也不例外。
“当然是了,由美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我这个当哥哥的都有些想法了呢”,我们兄妹之间偶尔开下这样的玩笑也不算过分。
“哥哥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呢”,由美的眼神带着怀疑,难道我晚上做的事被她知道了,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什么呀,我可是你哥哥呀,怎么可能想那些事呢”,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纯属不打自招啊。
“是吗”,由美看着我,怀疑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好啦,不说那些了,既然你都上来了,我想我们还是聊会儿天吧”,说实话,看着由美的眼神,我有点心虚。
“嗯,好的我们可以聊天”,不过,由美倒是表现得很自然。
“嗯”,我点了点头。
“东京什么样子的?”,由美的思维跳跃我有点跟不上,不明白她为何第一句就问这个。
“就这样吧”,我敷衍着,没错,虽说东京市国际大都市,但是呆久了肯定也会烦的,我可是在那儿待了六七年了,这个外地人羡慕的大城市在我心里自然也就那样了。
“这样?这样是哪样?”,由美好像对我的回答有些不满,进一步问我。
“对了,由美,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话锋一转,问了一个明摆着的问题。
“今天?我向学校请假了”,由美的回答很干脆、很直接。
“为什么?”,我承认,我从她的衣着就知道她今天肯定不上班,但是原因我还真想不到。
“这个嘛,因为哥哥你在啊”,由美有些含羞地回答。
“真的吗?你请假是因为我吗?”,我假装很吃惊,由美那点儿心思,我早就摸透了。
“啊呀,那真不好意思”,由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有些害羞。
“没有那回事啦”,由美有些紧张。
“是吗?”,我随口问道。
“嗯”,由美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吃早饭吧,喝牛奶吗?”,我也不想就这样下去,所以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嗯,等等吧,我要喝的”,看得出来由美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那么我开始吃了”,我忍不住一个人吃了起来。
“那个,哥哥,我先下去一下,你慢慢吃”,由美看我吃得很香,就起身出去了。
“嗯,好”,我嘴里包着食物,基本上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啊,对了,洗手间在旁边哦”,说完由美就下楼了。
“嗯,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等下我就上来”,此时视线里已经看不到由美了,不过声音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嗯”,我也敷衍地回应道。
确认由美下楼后,我开始翻她的箱子,翻出紫色、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然后在事先准备好的摄影机前面展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会有摄像机,呵呵,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偷拍由美而准备的。之后发生的事情我想也没什么必要说了,一切都很平常,直到父母11点左右出门。
早餐后,我一个人待在卧室里看了一会儿书,然后下楼找由美。当我走到一楼后,看到由美在厨房做饭。
“由美,在家都是你自己做饭吗?”,看到由美娴熟的刀工,我不禁问道。
“什么?怎么了,哥哥”,由美好像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呀,没什么”,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诶,无聊了吗?”,也许是由美看到我闲得蛋疼,就试探性地问道。
“由美,你在做什么?”,看着菜板上的食材,我的好奇心立刻涌上心头
“哈哈,是什么呢,猜猜看吧”,由美不打算直接告诉我,而是叫我猜。
“啊,这个,是马铃薯球?”,看着由美妹正在切土豆,我很有信心地说道。
“不是的哦”,由美带着一点坏笑,否定了我的猜测。
“诶,那是什么?”,我一直很自信我的判断,所以反问由美。
“不知道吗?”,由美还是那样的表情,依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难道是天妇罗?”,我没有放弃,继续猜道。
“不是的,唉哟,就是那个,那个”,由美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忍不住给了我提示,不过显然她这个提示对我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哪个?”,我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呀”,看来由美今天是故意耍我了,继续这个那个的,根本不说重点。
“什么啊,我不知道,我从不做菜的”,一连几次都这样对话,我有些不耐烦了。
“哎呀,就是哥哥喜欢吃的那个哦”,也许是察觉到了什么,由美这次的提示稍微有点参考价值,不,其实她这么一说,我也就猜到了。
“啊,莫非是汉堡?不会吧”,没错,我最喜欢的就是汉堡了,而且由美的汉堡做得很好。
“对了,就是汉堡哦”,由美给了我一个甜美的笑容。
“看来由美很会做菜嘛?”,这个时候,我当然不忘夸赞她几句。
“嘻嘻,不过还需要点时间哦,要等等哦”,果然小美女就是要夸的,这个时候由美心里肯定美滋滋的。
“嗯,这个我知道”,汉堡岂是几分钟就可以做好的,我当然知道这一点。
“由美,你一直都这么贤惠啊”,我继续换个角度夸赞她,每一个女生都希望得到男生的称赞,不管在哪方面,只要你称赞,她们都会很高兴。
“嘻嘻,没有啦”,虽然嘴上说没有,其实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看那害羞的表情就一目了然。
“男朋友一定喜欢你这点吧?”,我也不傻,不会一味地称赞她,我适时地把话题转移到男女关系上。
“诶,嗯,我也给他做菜呢。”,由美对我这个哥哥一直很放心,所以基本啥事都会给我说。
“哥哥的女朋友要给哥哥做菜吗?”,我问了她的事,她自然会问我,其实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诶,我,我没有女朋友。”,一般在外面勾搭妹纸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句,不过我目前的状况也的确如此。
“骗人”,由美想都没有想地说道。
“真的,我真没有女朋友。”,我说得倒是很肯定,只是由美肯定不会相信。
“诶,没有女朋友吗?怎么会没有呢”,可能是我的眼神太真诚了吧,由美变化了说话的语气,不过她并没有很惊讶地停下手上的活看着我。
“这个嘛,前段时间谈了一个,不过现在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我的这个前女友是个十足的骚货,分手的原因嘛,说出来有点可笑,嫌我喂不饱她,不过既然这样,我也无所谓,反正也玩了几个月了。
“是吗?”,感觉由美还是不太相信。
“嗯,是呀。”,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再去找一个吧”,由美的建议很现实。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我一直盯着由美的胸部,而且看得很入神。
“什么?”,由美好像察觉了什么,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没,没什么”,我有点结巴,没办法,谁让我心虚呢,此时的我正专心致志地打量着由美,因为在做菜的缘故,她穿的是格子裙外加花纹小围裙。
“由美,你这衣服好奇怪啊,我可以看下吗?”,我故意装作好奇,想以此去接触由美的身体。
“什么,什么,你在干什么”,我直接伸手去掀开由美的裙摆,我突然的动作吓到了由美。
“真的好奇怪”,我继续进攻,这次我的目标很清楚,没错,就是由美那诱人的屁股。
“没有什么奇怪,而且我也没有认真看过”,由美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尽力阻止我的魔掌。
“给我看看呀”,我知道机会失去了就很难再有,来不及多想,直接伸手去摸她的屁股。
“不要啦”,显然,任何一个女人被男人突袭都会反抗,就像条件反射一样。
“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察觉到形势不对,立刻转移话题。
“哎呀,不好意思啦”,摸了由美的屁股,这事实是抹不掉了,我感觉到由美有些生气了。
“真是过分呢”,由美有些生气,同时也感觉得到她的害羞。
“不过,这的确有点奇怪啊”,虽然我知道时机还未成熟,但还是忍不住再次伸出手。
“不要这样啦,哥哥”,由美反应很快,一把抓住我的手,阻止了我这次突袭。
“哎呀,你就让我看看嘛”,这次我可不是指的衣服,而是由美的屁股。
“哥哥,你难道还想做那个事吗?”,我是个成年人,由美口中的那个事,我自然知道是什么,只是我很诧异她怎么突然说这个。
“诶,什么呀,只是真的很有兴趣嘛”,我被说中了要害,我只能掩饰。
“哼,我可是知道的哦”,由美突然说出这样一句,我第一反应就是难道我做的那些事她都知道了。
“诶,什么?”,我心知肚明,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昨天你都已经摸过我了吧?”,由美很快就给我的心中所想给出了答案,她果然知道了。
“诶,没有,怎么可能。”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装傻了。
“别装糊涂,摸过了吧。”,从由美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股可怕的自信。
“什么时候?”,我知道此时唯有装傻才是最好的办法。
“晚上”,由美说得很肯定。
“我没有啊,我一直在那边睡觉啊”,无论如何,这个时候承认就完了。
“装傻”,由美有一种奇怪的语气问我。
“诶,等等,你在说什么呀”,我继续装傻,心想由美很可能是在故意套我的话。
“摸过了吧”,由美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感觉我快绷不住了。
“好吧,是的,我摸了,对不起”,经过刚才的对话,我已经确定我做的事已经被由美知道了,而且再装傻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的,索性还是承认了。
“诶,哥哥老是做这种事情”,由美说出了一句震惊我的话,老是的意思就是不止一次,那么难道之前我在晚上对她做的事她都知道,我不敢多想。
“嘿嘿,这个,没有啦”,我不知道除了装傻我还能做什么。
“什么没有”,由美紧追不舍,好像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才肯罢休。
“这个,因为我喜欢你呀”,我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但这时候还是得派上用场。
“什么呀”,由美觉得我是在敷衍,为了掩盖我做的那些事。
“我说真的,我对你是真心的”,我的眼神里充满着真诚。
“不行,我们可是兄妹诶”,由美没有停下手里的活,一边做菜一边问我。
“可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呀”,我其实真的有些喜欢由美,但我也考虑到我们的关系,就一直没有对她提起。
“但是,哎呀,总之这样不行啦”,女生基本都这样,在自己没有话可以辩驳的时候就会耍赖,当然了,由美也不例外。
“什么?不要过来,不要”,我的头脑此时被欲望占据,我慢慢地逼近由美,她一步一步往后退,然后被我逼进墙角。对视了一会儿,由美严肃地看着我,示意我不要胡来,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灶台前继续做汉堡。我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我从身后抓住由美的双手。
“什么,干什么?放开我,不要这样”,由美下意识地反抗。此时的我哪里可能去理会她,她的双手被我控制住,身体却想着挣脱,而我顺势将手移向她的胸部。
“不要这样,在这里很危险的,放开我,快放开我”,由美说的危险当然是指这里离玄关很近,要是被爸妈看到就糟了。我很听话地放开了手,她以为我放弃了,显然她想错了,我用左手搂住她的肩膀,让她侧对着我,然后右手迅速斜向抓向她的胸部。
“我说,等等,不要这样”,从由美的表情来看,她应该是真的生气了。我也感觉到有些别扭,于是放开了袭击她胸部的右手,绕到背后,用双手搂住她,调整了一下方位,这样她就正对着我了。
“别动”,我把食指竖在嘴唇,示意由美不要乱动。
“走开啦”,我感觉得到来着由美的推力,不过,她的推搡对我来说简直可以用软弱无力来形容。
“不行,这样不行的”,由于刚才站位的调整,现在我和由美完全面对面了,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无措地看着我,那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亲了下去。妹妹对于我这样无礼地侵犯是有些反抗的,我强行用舌头顶开她的香唇,不过她始终紧闭玉口,弄得我只好浅吻她。
“这样不行的”,或许是我的粗鲁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没过多久,她用力地推开了我。
“怎么了?”,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由美生气的样子,这令我既好奇又兴奋。
“我先洗下手,你等下”,说完由美便打开厨房的水龙头,认认真真地洗着水果等东西。
“哦”,我立即回应道。
“你明白我说的吧”,由美突然的这一句一般人肯定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唯独我知道她的意思。
“不明白”,我侧着身体用早已经鼓起的帐篷去顶由美的屁股。
“不要过来”,由美洗完手,擦干净,明显感觉到了我的肉棒,刚想转过来,却正好中了我的圈套,我迅速搂住她,然后让她转身背对着我。
“干什么”,这一次妹妹的口气变得不客气,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紧紧地抱住她。我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使劲揉搓起来,由美吃力地扭动着身体,想挣脱我的束缚。不过任凭她怎么动,我的手始终都抓住她胸前的两座玉峰,并且不停地揉弄着。
“哥哥,快住手,这样很危险的”,我当然明白她说的危险是指什么,兄妹之间如果做这样的事肯定最怕父母看见。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由美挣脱了半天无果,只好投降。而我也听了妹妹的话,放开了抓住她胸部的手。
“哥哥,真的不要这样”,妹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这一次我能够明显感觉到她态度的不同,我决定不再向刚才那么粗鲁。我搂着由美慢慢地蹲了下来,她也半推半就地坐在了地上,这次我用手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胸部,她也不再有过多地反抗。
我让由美靠在冰箱上,然后深情地看着她,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丝无奈,我很明白我和她的关系,但此时的我,脑海里早已被可怕的欲望所占据,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闭上眼睛吻了下去。
事情如我想像的一样,这一次由美没有再反抗,而是配合着我伸出嫩滑的香舌,和我缠绵在一起。在这种情形下,我怎么可能就此罢手,我的手在由美的胸前肆意游走,不经意地解开她那件红白相间的格子系衬衫的纽扣,露出粉红色的胸罩。
“啊,啊,嗯啊,啊”,由美的反抗逐渐变成呻吟,我一只手隔着胸罩抚摸着她的胸部,另一只手把她的衬衫脱下,她轻轻地呻吟着,那种声音在我听来简直太舒服了。
看到由美没有反抗的意思,我顺势扒下了她的粉红色胸罩,那柔嫩的美乳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妹妹的胸部,但不同于以前的是,这次我没有偷偷摸摸。我尽可能地做到温柔,轻轻地抚摸妹妹白皙稚嫩的酥胸,然后用指尖挑逗性地拨弄着她的乳尖,那感觉别提多爽了。
“啊,嗯啊,啊嗯,啊”,由美的奶子受到指尖挑弄的刺激,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由美,我们去那边吧”,我感觉到由美的身体已经开始兴奋,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于是提议去卧室,毕竟这种事情在厨房做虽然刺激,但要是爸妈突然回来那就糟了,要知道厨房可是正对着玄关啊。此时的由美已经被我激发起了性欲,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不是我要求,我想她也会主动让我肏她的吧。
我搂着几乎半裸的由美来到二楼卧室,当然,脱掉的格子衬衫和粉红色胸罩也一并带了上来,我让她坐在地上,指了指我的裆下,示意她和我做爱,本以为她会很开心地答应,结果不成想她却拒绝了。
“我不要,不要做那样的事,我们是兄妹”,由美拒绝地很干脆。
“我只想要找到回忆”,我说了一句看似很有意蕴的话,但似乎没什么用。
“这不是什么回忆”,由美蜷缩起来,把脱下来的格子衬衫抱在胸前,阻止着我的入侵。
“干什么,不要”,我还是想错了,由美没有打算和我做爱,她只是无奈之下让我玩弄她的胸部而已。不过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怎么可能放弃,我伸手去抓那件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虽然她的手抱得很紧,不过我还是轻而易举地从她的胸前里扯走了格子衬衫,紧接着伸手去抓她那稚嫩的胸部,由美也迅速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这样我就没办法抓到她的胸部。但由美终究是一个女人,在力气方面,根本不可能和我这样喜欢运动的男人相提并论,我稍稍用力一推,由美就向后仰去,抱在胸前的手也挪开,我迅速摊开手掌去抚摸她的胸部。由美往后仰的同时,我身体也相应前倾,很快她那两座玉峰又被我控制在魔掌之下。
“不要啦,好害羞”,由美的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我来不及思考,一下将她推倒,然后用手触摸她下面的私密地带。
“哥哥每次都这样”,由美的裤子被我很轻松地脱下,下身只剩下一条粉红内裤遮体。我动作很快,没有给由美一点反应时间,顺势扒掉她的内裤,然后用拇指在她那黑乎乎的洞口按揉。
“如果有人来了怎么办”,看来由美果然还是担心有人来,说得更直接一点,她担心爸妈回来。
“没事,这是我们自己的家,没有人会来的”,我知道她指的是谁,不过我还是故意装傻。
“爸妈回来了怎么办?”,由美也不给我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
“放心,不会的”,此时的我像一头发情的野兽,死死地压在由美身上,亲吻她的嘴唇,挑逗她的香舌,一只手使劲揉搓她那白皙饱满的奶子,另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轮流伸进那片湿漉漉的黑森林,有节奏地抽送。
“不要”,我把头埋到由美的下身,舔舐着那片诱人的黑森林,品尝着里面溢出的淫水。
“啊,嗯啊,啊啊,嗯嗯啊,不,不要”,趴在由美的下身吮吸了一会儿,我抬头把她抱起来,在耳边轻轻地吹气,手指则继续在她的下身抽送。经过这一番挑逗,不仅仅是由美,我自己的肉棒也几乎撑到了极限。我让由美跪在地毯上,由美不是很高,我站起来正好把肉棒对着她的嘴,我二话不说脱掉裤子,坚硬的肉棒把黑色的内裤撑得老高。
“干什么,干什么”,虽然听上去由美是在反抗,但刚才手指的抽插已经彻底激发了由美的性欲,看到被肉棒顶出帐篷的内裤,由美主动把头靠过去,然后用嘴舔舐帐篷的顶端,虽然隔着内裤,但由美仍然能够感受到肉棒有些发烫的温度。
“怎么变得这么大了?”,由美隔着内裤搓着我的肉棒有些惊讶地说道。
“因为我喜欢你呀”,这真是我的心里话。
“什么,什么呀”,虽然是我的心里话,不过此时说出来女生是不可能相信的。
“舒服吗?”,由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肉棒,用一种极其诱惑的眼神望着我说道。
“啊,嗯啊,啊,爽死了”,我的肉棒在由美的轻抚下变得更大了,我也不自觉地呻吟起来。由美跪在地毯上,拉开我的内裤,掏出我那已经硬的不行的大肉棒,用嘴试着在龟头的周围舔舐了几下,接着慢慢地把肉棒塞进嘴里,有节奏地抽送起来,不时还发出吧嗒吧嗒的吮吸声,让我顿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我把内裤脱下,放在一边,躺了下来,由美趴在我的身上,很认真地吮吸着我的肉棒,她的口活技术十分娴熟,几乎没有一丝齿感,看来他的男朋友经常让她做这样的事。不过不管怎么样,重点是她现在很认真地在吃我的肉棒。
“可以帮我舔吗,那里好痒的,嘻嘻”,由美让我转了一个方向躺下,然后趴在我的身上,卖力地吮吸着我的大肉棒,同时把屁股朝向我的脑袋,那片黑乎乎的茂密森林就在我的嘴边,我伸出舌头舔了几下,由美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我们俩保持着经典六九式的体位吮吸着彼此的私处,说实话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和由美做这种事是我梦寐以求的,从她连绵不断的呻吟声中可以看出她此刻也很享受。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坐起身来抱住一丝不挂的由美,让她躺在地毯上,而我则是握着滚烫的肉棒做好了插入的准备
“不行的,不能进去”,就在我准备插入的时候,唯一残留的一点理智让由美再次做出反抗。
“不行,不,啊,啊啊啊”,由美的反抗和之前一样,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压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小嘴,然后握着粗大的肉棒抵在她的桃源洞口,适时地用力向前一耸,坚硬的肉棒就插入了由美的小穴里。
“由美,在家吗?”,就在我和由美合为一体的瞬间,屋外响起了钥匙开门和妈妈的声音。有没有搞错,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回来,由美迅速地向后挪动了一下,刚刚插入的肉棒直接滑了出来,我赶紧把地上的衣服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并且留了字条。告诉她我和由美出去逛街了,然后把卧室的落地门拉上。
当我收拾好现场之后,我发现由美已经不见了踪影,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不可能下楼,最关键的是她现在可是一丝不挂呢。我迅速环视一周,很快就发现这间卧室里的立式衣柜有一扇门并没有严合,原来由美躲到衣柜里去了。此时我脑袋里突然闪现出一个idea,如果能和由美在衣柜里做爱,那感觉肯定棒极了。不过玄关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容不得我多想,我挺着肉棒径直向衣柜走去。
拉开衣柜,我看了看,似乎没有人,但是根据我的判断,这里是由美唯一能躲的地方,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也躲了进去。在这里有必要对由美家的这个大衣柜做一个简单地介绍,由美家的这个衣柜是去年搬家的时候买的,总共分两层,里面的空间大得足以躲进4个人。借助着外面的亮光,我看到由美蜷缩在最里面的位置。柔嫩的肌肤依稀可见,不出我所料,她果然是一丝不挂躲进来的。
“哥哥,妈妈回来了”,由美压低声音说道,生怕外面的妈妈听见,要是妈妈看到我和由美躲在衣柜里,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的话,估计会被气晕过去。
“嗯,是的”,我点了点头,声音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说话的同时,我把身体慢慢地往由美那边移动,伸手抓住她的奶子,很快她那稚嫩的奶子就落入我的魔掌中了。
“哥哥,这样不行的,要是被看到就惨了”,由美当然知道我想干什么,连忙制止。
“嘘,没事,只要不出声音,妈妈是不会知道的,我留了纸条在外面,她会以为我们出去了”,我向由美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用一种近乎于色狼的眼神看着她。
“啊,嗯啊,哥哥,还是,还是不行啊”,我轻轻地玩弄着由美饱满的乳房,本想尽快再次激发她的欲望,刚刚本来都成功了,结果妈妈这一回来,由美的性趣可以说是瞬间全失。如果要上她,就必须把她的欲望挑逗起来,我不经意间把手滑向她下面的那片黑森林。
“啊,嗯啊,不要,啊,嗯啊”,其实由美是一个性欲高涨的女人,所以在我的挑逗下,她渐渐有了感觉,开始很享受地呻吟起来。
“由美,我要来了”,我扶着硬邦邦的肉棒在由美的洞口徘徊,仿佛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然后完全地进入。
“哥,不行,哥,嗯啊,啊啊,嗯”,随着由美的呻吟声戛然而止,我顺利地进入她的体内,如此温暖的腔道,感觉简单太爽了。进去之后,我可以断定由美经常和男朋友做这种事,因为在进入的整个过程中,我并没有感到一丝地阻碍,她的小穴已经被男朋友开发得异常地通畅。
“啊,嗯啊,爽,别这样,太刺激了,我差点射了。”由美不仅口活好,同样还会自如控制阴道的紧缩,这让我大吃一惊,由美在我进入后,突然收紧阴道,霎时间,我感觉到一股电流穿过我的身体,差一点就直接缴枪了。
“哼,谁让你上我,这样貌似也太快了吧”,由美有些不在意地说。
“怎么,我是说差点,又没有真正射出来,你就等着吧,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没有什么事情比被自己的妹妹看不起还糟糕的事了,况且还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啊,嗯嗯啊,啊恩,嗯啊”,我稍稍调整了下姿势,然后有节奏地开始抽送作业,既然由美已经被开发成这样了,我当然不能在她里面瞎捅一通。要对付她,我必须讲究策略,比如九浅一深。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的鸡巴好硬啊,爽死了”,这招果然奏效,我用九浅一深的方法肏她,其实这个九浅一深并不是真正的九次浅入,一次深入,仅仅是一会儿浅,一会儿深而已。没过多久,我就明显感觉到下面的通道越来越润滑,不用多说,一定是她开始疯狂地分泌爱液了。
“啊恩,爽,太棒了,硬邦邦,啊啊啊,嗯啊”,虽然由美拚命压低嗓音,声音的确是得到了有效地控制,但是喘息声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啊啊,嗯啊,糟了,妈妈来了,被看到就惨了”,由美听到有人上楼来的脚步声,而这个时候,这个人只可能是妈妈,而她竟然鬼使神差地拉开了衣柜的拉门。正如她所说的,如果我们被发现,一定会很惨,确切地说,这个后果甚至可以用不堪设想来形容。
“嘘,快关上,别出声,没事,她走了”,我示意她立即拉上拉门,同时我也放慢了抽送的节奏,由美的喘息声也变得不再那么的急促。在她拉上拉门时,我从缝隙中看到妈妈看了一眼桌子,然后便转身下楼了。我想应该是她看到了我留下的字条吧,为了让她在最短时间内看到,我故意拿了张白纸,字也写得相对平时更大一些。
“啊,嗯啊,哦啊,啊嗯,哥哥,哥哥的鸡巴好大,不要停,肏我”,因为怕房间里的妈妈听到声响,我适时地停下了抽送的动作,肉棒一直停留在由美的小穴里,直到我亲眼看到妈妈离开房间,我才继续耸动。因为我停止了抽送,由美也屏住呼吸,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随着我的再次抽送,由美也继续呻吟起来。
“嗯啊,爽,继续,肏我,哥哥,你太棒了”,由美虽然压低声音,但我想那样的呻吟还是会被妈妈听见,幸亏她已经下楼了。
“由美,翻过来,我们换个姿势”,我轻声地对由美命令道,妈妈随时有再次上楼的可能,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用窃窃私语的音量在进行必要的沟通。
“啊,是狗爬式吗?”,由美不愧是我的妹妹,居然一猜就中,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秒,我立刻反应过来,一定是她男朋友也喜欢这个姿势。
“怎么,你男朋友也喜欢这样肏你?”,我有点明知故问。
“嗯,而且每次也都让我翻过来,所以你一叫我,我就知道你想干嘛了”,由美笑嘻嘻地向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那样子简直太可爱了。
“由美,有一个问题,我想了半天,觉得还是问你比较好”,我有点吞吞吐吐,毕竟要问那么敏感的话题,而且还是问自己的表妹,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什么呀,别卖关子了,快说”,由美反倒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到底是我的鸡巴大还是你男朋友的大?”,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我居然对我的表妹问出了这样的话,不过既然都已经肏了她了,问这样的话也不算过分吧。
“额,这个嘛,说实话我男朋友的鸡巴没有你的大,不过比你要硬一些,他的那话儿真的像钢铁一样呢”,由美倒是毫不客气地说我的肉棒不够硬。
“那,我肏你更舒服还是你男朋友肏你更舒服?”,我继续问出挨千刀的问题。
“啊,嗯啊,他肏舒服”,由美慢慢地转过身,把雪白的屁股对着我,问话的同时,我已经把硬邦邦的肉棒塞进她的肉穴了,不过她还是毅然决然地打击了我一下。
“小骚货,看来不让你知道厉害,你今天是要把我打击到底了,看我不肏烂你的逼”,也许是受到自己的表妹这样的打击吧,我开始爆粗,同时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毫不夸张地说,我是瞬间加速,这样的突变,我想由美应该会有反应。
“啊,啊啊啊,嗯啊,你怎么突然,啊啊,嗯啊”,由美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强压着嗓子呻吟起来,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已经不算是呻吟了,分明就是在叫床,只不过音量不是很大而已。
“啊,嗯,爽,好多水啊,小骚逼,看哥今天用大鸡巴肏你的骚屄,非得肏得你求饶不可”,我好歹也算是运动健将了,我再次提高了抽插的速度,如果是打点器的话,就我这个速度,估计早就起火了,为了平衡阴道里的温度,由美的下身不停地释放出大量的淫水,这样可以润滑腔道,减少我的肉棒对腔壁的摩擦,同时还可以降低阴道里的温度,所以说女人的身体是无比智能的。
“啊,嗯啊,好爽啊,我下面好多水,一直在流,啊,啊嗯”,由美不停地淫语着。
“好了,你上来,我有点累了”,我佯装累了,然后瘫坐在衣柜的第二层木板上,沾满爱液的肉棒翘得老高,由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乖乖地扶着我的肉棒,对准洞口坐了下去。
“啊,嗯啊,你,你不是说你累了吗,你,啊啊,嗯啊”,由美坐上来后,我就以这个标准的观音坐莲的姿势开始了耸动,并且慢慢地加快了速度,没想到由美如此轻易就相信了我的话,简直是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这么几下就累了,心想我今天不肏翻你,我就不是你哥。
“爽吧,小骚货,你现在说,是我肏你爽还是你那个破男朋友肏你爽,嗯?”,我故意问道,肉棒不间断地冲击着由美的花心。
“爽,爽死了,你肏我最爽,我那个破男朋友的鸡巴比你小,肏得也没你爽,啊,不行了,我感觉要飞起来了”,由美居然跟着我说她那个破男朋友,看来她已经没有正常的意识了,而这也代表她快高潮了。
“肏死你,肏死你,小骚货,还敢打击我,快给哥认错,不然我把你的骚逼肏出火”,我恨恨地说,原来人说话的时候,思维极有可能被潜移默化,我感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点失去理智了,我疯狂地抽送着,由美的叫床声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同时我感觉下身开始发烫,由美体内分泌的爱液沿着我俩的交合处流出来,我能感觉到那个温度已经变得不太正常了,我有些害怕,抽插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毕竟万一失手真的弄出点问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认错,哥,你怎么慢下来了,快肏我,使劲儿肏我啊”,由美向我这个哥哥认错了,不过她并不是怕骚穴被我的肉棒肏出火,而是因为我慢下来了,真特马是个欠肏的骚货啊。
“怎么,想被我肏啊,那就求我啊,求我肏你,快,快说,说你是骚货,你的骚逼欠肏,要我的大鸡巴肏”,我索性停了下来。
“嗯,我是骚货,我的骚逼欠肏,我要你的大鸡巴肏我,快,我难受”,能让由美这样说,可见她的性欲此时已经被我开发到了极致。
“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成全你吧”,我有点猥琐地淫笑着,开始加大下身抽送的速度和力度。
“啊,嗯啊,啊啊啊,嗯,嗯,啊”,随着我抽插速度和力道的变化,由美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声音也越来越大,以至于我都担心楼下的妈妈会听见。
“我说,小声一点,妈妈还在楼下呢”,我用力撑起身体,由美顺势斜向一边,这样她身体的重心就会往后,我也就不用承受她整个身体的重量,这样的姿势也让我更轻松自如地进出她的身体。
“啊,嗯啊,爽死了,爽死了,啊,好大的鸡巴啊,受不了啦”,由美虽然很享受,但在我的提醒之下,她还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叫床声,娇喘声连绵不断,这对于我来说,显然是无比地刺激。
“由美,我不行了,啊,嗯啊,嗯,嗯,啊”,我奋力地冲击着由美的小穴,她那稚嫩的肉穴在我粗大的肉棒的冲击下不停地流着淫水。我高速地进行着活塞运动,毕竟我不是神,不可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冲击,我不知道抽送了多少下,总之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往上涌,我知道要射了,说实话我是多么想把所有的精华都留在由美的体内,但毕竟我们是兄妹,做爱已经是违反道德了,如果再内射的话,万一有个不测,由美怀上了我的骨肉,到那个时候,那可是说什么都晚了。
我迅速抽出沾满淫水的肉棒,然后用手撸了几管,感觉有电流瞬间通过我的身体,接着便是精门一松,我体内的万千子孙从龟头的马眼出喷射而出,留在了由美白皙嫩滑的身体上。
“啊,爽,对,就这样,嗯啊”,由美很快缓过神来,起身坐在我的裆前,将我的肉棒慢慢地放入湿滑的口中,乖乖地吮吸着我裆下的坚硬,
真特马不可思议,我居然和我的表妹做了通常情侣在一起时才会做的事情,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由美那还在发育中的身体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白皙的奶子,带点粉红的峰尖,还有那片毛茸茸的桃源圣地。当然,由美发自内心的娇喘声和娴熟的给我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
不是我吹嘘,由美的口技还真是不赖,不一会儿,由美便舔舐干净了我的肉棒,当她的香舌触碰到我的龟头的那一瞬间,简直是棒极了,事后回味起来也会有极大的快感。
“比之前更性感了呢”,我仔细地端详着由美的身体,乳白色的精液还留在他的肚子上,她的头发也被弄得很凌乱,再加上迷离的眼神,看上去淫荡极了。
“绝对会被发现的啊”,由美都快哭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欺负她,而是她想着妈妈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我们。
“没事,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其实我也心虚,如果这时候妈妈再上来,那说什么都没用了,人证物证一应俱全。
鱼水交欢之后的我们都没有说太多的话,我想这一辈子可能再也进不去由美的身体了,我将今天看做是上苍给我的唯一机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激情,我已经很知足了,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上自己的表妹。
老天最终还是站在了我们这边,妈妈到最后也没有再上楼来,我和由美偷腥的事情总算没有暴露。之后的日子里,我和由美都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俗话说得好,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自从这一次疯狂之后,我和由美之间多了一层关系,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们既是兄妹也是所谓的炮友,我们经常抽空躲在家里疯狂地做爱,抛开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忘我地享受着彼此的身体。
【完】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