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妈妈献给局长

清晨,一辆小轿车行驶在去往XXX局的途中。车中有一老一少两个人,坐在后排的是中年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显得很正式,前边给他开车的年轻小伙的穿着相对可要随便的多。
“小张,你小子给我开车有半年多了吧”坐在后排的中年人突然发言问道。
“托杨局您的福,已经都快一年了”年轻人回答道。
“这么快,居然都快一年了!你小子好好干,回来我提拔提拔你”中年人不禁感慨道。
“谢谢领导,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厚爱”年轻人显得很激动。
小轿车继续在道路上奔驰着,车中的中年人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
“杨局,您似乎有什么心事啊,不知能不能对我说说”年轻人问道
“小张,你跟了我这么久了,还不了解我么。还能有什么事,女人呗”
“女人?杨局您身边那么多女人,怎么还会为女人的事发愁呢?”
“最近外边形式这么紧,总在外边玩野鸡也不安全,不是什么长久之计。要是我能找一个趁我心意娘们放在家里天天玩,岂不是人生一大美事。”
这位说话的杨局长可以说是阅女无数,对于玩女人可以说是行家里手,而且只喜好熟女。给他开车的我,怎能不知领导的喜好,心想到:机会来了,要是能让我妈妈成为杨局长的枕边人,那我飞黄腾达岂不是指日可待了。
心想到这里便回答道“听您这话的意思是,想找一个良家妇女开始过日子了”
“差不多,差不多。怎么你小子有合适的人选那”杨局长乐呵呵的问到。
“人选倒是有,但是您满意不满意我可不敢保证,我这有照片您可以看看”说着话我把手机调出图片回手伸向局长。
局长接过手机拿在手中,对着图片仔细地打量,表情甚是满意,连说了几声“好,好,好”。
忙问我“这女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妈。自从10年前我爸和一个小狐狸精跑了以后,就一直是孤伶伶的一个人带着我。”我回答到
“你妈长得这么有韵味,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再找一个,现在我能行么,这么漂亮的美人品尝不到实在是暴残天物啊”看得局长是心花怒放。
“您怕什么,这不有我了么,我这不得报您的知遇之恩嘛”
“好小子,这事要是成了,咱俩可就结亲了,到时候你可就一步登天了啦”
下边后回到家,妈妈已经把饭做好等着我了。说起我妈妈,虽然年近50可谓是容彩依旧有着一种特殊的靓丽,皮肤依旧光滑水嫩,而且胸部像两个大苹果说不尽的万种风情,走在街上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晚饭时闲聊我便和妈妈提起这件事,起初是坚决反对,后来我编个瞎话一吓唬,最后才同意先见一面,成不成再说。我心想:先这样,到时候再说。吃完饭便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局长。
转过天来下了班,我和局长来到了事先约定好的饭馆,看见妈妈早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我把俩人互相介绍认识了一下。我偷眼观看局长的双眼在不住的打量着妈妈的身材。席间局长是谈天说地,又一个劲的关心我们的家庭情况,还说给要给我调工作,分房。妈妈也是盛情难却,只好陪着局长一杯一杯得喝。局长的酒量是局里出了名的千杯不醉,而妈妈却已处于半醉半醒之间。我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结了饭钱。
冲着杨局使了个眼神说道“我妈醉成这样我一个人可没法把她弄楼上去”
杨局也心领神会“那我帮你把你妈送上去”
开门进屋,杨局架着我妈直奔里屋,把我妈放在大床上后,又出来对我说“小子,今天你可立了大功了,今天就是我和你妈的洞房花烛夜”。
“那明天我可得对您改称呼了,我就不多打扰了”说罢俩人哈哈一笑,转身各回各的屋。
我回屋赶紧打开电脑。自从某次起夜,发现了妈妈有自慰的习惯后,我就买了一套全方位的微型摄像头和监听器,妈妈的里屋对我来说可以完全无死角的监视。
把程序打开,杨局长和我妈妈的行为已经出现在眼前。之间杨局长飞快得脱掉上衣,趴在我妈的身上,用亲吻着我妈的脖颈和嘴唇,一只手三下五除二解开了我妈的上衣,我妈两颗被胸罩所包裹着的奶子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我妈想反抗,可以是酒喝得太多,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杨局长摆布。杨局长使我妈坐起来,他从后面抱着我妈,这样他的双手可以任意揉捏我妈的奶子。杨局长的右手揉着奶子,左手捏着我妈下巴强行转动我妈的头部然后来了个长达3分钟深吻。看到这里,我的下体也变得十分坚挺,感慨道:不愧是玩女人的老手。
接下来,杨局长伸手到我妈敞怀的上衣里掐住奶头直接从胸罩里把两个奶子直接拉了出来,不断揉搓与挤压奶头。我妈的身体已经十年没有碰过男人了,哪禁得住如此折磨,发出了一阵阵的骚叫,两个奶头也变得像两粒葡萄一样坚挺。杨局长见已经差不多了,便把我妈按在床上对两个乳头不停地吸允,手也不闲着伸向了我妈的内裤,手指不断地在内裤上来回游走。我妈的骚叫声越来越大,杨局长麻利的把我妈的身一翻,裙子一掀,双手拉住内裤的两端,熟练地就把我妈的内裤扒了下来,摸了摸,趴在我妈的耳边说“小骚货,已经这么湿了,今天你老公要好好地爱爱你了”。
我妈听完此话,两晕微微泛红,乳头也更加的坚挺了。“果然是骚货”杨局长笑道。杨局长趴下身去,双指一分我妈的大阴唇,只见我妈的逼就像海蚌一样,鲜红的蚌肉上顶着一颗“明珠”,“这骚逼居然还是红的,老子真是拣个大便宜”上去就是一通狂舔,舔得我妈淫水直流。“阿~ 啊~ 不要,脏”我妈央求道。杨局长也不回答,反而加快了速度,只见我妈双手抓紧床单“啊~ 啊~ 丢了,丢了”居然让一个陌生男人给舔高潮了。杨局长仍不甘心,又把两根手指放进我妈的逼里不停地扣动,拇指顶在阴蒂上不停地挑逗,随着我妈逐渐提高的叫床声,我知道我妈有高潮了,这次居然还喷出了水,阴精喷了杨局长一手。“骚货,你爽这么半天了也该让我爽爽了”边说着边把裤子连同内裤也都一同脱掉了。
经过这么折腾我妈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此时占据她头脑的只有作为女人的欲望。面对着杨局长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鸡巴,居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开口一口就吞了进去。
“宝贝儿真乖,来用嘴唇把哥哥大鸡吧的包皮拉开,让哥哥的大龟头露出来,你把它伺候好了,一会有你舒服的。”
“真听话,啊~ 好舒服,舌尖在龟头上打转,对,就这样。来舔舔阴茎,啊~ 太棒了”
我妈跪在他鸡巴前面用嘴吸允着,就像小女孩得到了一个无比美味的棒棒糖一样。我看得也是梦如醉,我的鸡巴在这种刺激下已经有点按耐不住兴奋要喷涌而出了。
就在这时,杨局长突然从我妈嘴里拔出了大鸡吧,“小美人还想要的话,就说点什么好听的”,此时的我妈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处在发情期母狗,完全不顾及什么礼义廉耻了“快把大鸡吧给我,我已经忍不了了。”杨局长一把就把我妈推倒在床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吧在我妈的阴唇上来回蹭可就是不进去。
我妈更加受不了了央求道“老杨快给我吧,老公快把大鸡吧给我吧”,“说你要老公大鸡吧怎么给你”,“快给我,快给我,操我的小穴”,“我这大鸡吧可是从来不会操小穴,只会操骚逼”杨局长边调侃着边继续用大鸡吧挑逗着床上的这个已经淫欲大发的母亲。“我就是骚逼,我就是骚逼,快给~ 啊”还没等我妈说完,杨局长就扶正一挺身,整根婴儿手臂般粗细黝黑的大鸡吧已经没于我妈体内。
我妈对这下突如其来的插入丝毫没有防备,大叫一生,差点没爽晕过去。我透过摄像头看清了这一全过程,杨局长大鸡吧插入的瞬间,我妈的淫液就像浴缸满溢出来水一样,从包裹着大鸡吧的阴道口喷涌而出,流过屁眼浸湿了床单。我心中不免暗骂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没错,就连平时端庄典雅的妈妈,此刻也变成了一只沉迷于交欢的淫兽。
此时杨局长已经抽插了几十下了,可我妈的水势仍未衰减,床单已经湿了大半,“骚货,下次我带几个瓶子把你的淫水都装瓶子里,拿到外边去卖,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你说好不好我的‘供货商’”,意乱情迷的妈妈已经只是在享受眼前的这个男人所带给自己的快感根本不关心说的是什么就顺口搭音地回答“好,好,我是供货商”,听到这里杨局长性欲大发,把妈妈的身一翻,抱起屁股转为老汉推车,“宝贝儿,今天就让你尝尝我最拿手的”说着加快抽插的速度,枪枪插入我妈的花心,我妈已经爽得不行了“去了,去了”,杨局长只觉得龟头一热,知道这骚娘们又一次高潮了。
我妈高潮过后浑身无力已近趴在床上,只撅着屁股任由杨局长玩弄,杨局长觉得自己也差不多,狠狠得插了两三下,妈妈也感觉杨局长要射了大喊道“不要射里边,不要射里边”,杨局长才不管那一套了,心想:你要是怀上了那才好了,那玩你就更方便了。想到这里头也不抬,只觉胯下一紧双手抱住我妈的屁股也不动了,只见阴囊蠕动,我知道这是射精了。
这个姿势足足保持了30多秒,才把鸡巴从我妈的逼里抽出来。杨局长看了看从我妈逼里抽出来后软趴趴的鸡巴,上面尽是精液与淫水的混合之物,表情甚是满意。我妈已经瘫软成一顿烂泥,“宝贝儿,看你的骚逼居然把我的大鸡吧弄得这么脏,你要负责把它清理干净”说着也不管我妈的反对,一屁股坐在我妈的脸上就势把沾满粘稠之物的鸡巴插入了我妈的口中,然后顺势往前一趴玩起了男上女下的69式,我妈口中含着鸡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杨局长则玩弄着我妈的阴蒂边看自己的精液从阴道中缓缓流出,其中还夹杂着我妈的淫水。杨局长伸手从我妈逼里抠出点精液来,伸到我妈的嘴边“宝贝儿刚才累坏了吧,来吃点东西,今天晚上还长着了”嘴角流露出一丝淫笑。
看到这里,我已经射了好几次,已经头脑昏胀四肢乏力,便开启自动录像功能关上显示器,上床睡觉去了。睡梦之中觉得隔壁的啪啪啪啪之声就未曾间断过。早晨起来上班差点起晚了,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出屋,正好碰上杨局长从我妈里屋出来,俩人赶紧开车够奔局里。在道上杨局长对我说,他这一晚上基本就没睡,和我妈玩了一晚上,射了足足有8、9次,该能射的地方已经都被射过了,并且嘱咐我给我妈买点消炎药,说完便在车上沉沉睡去。我一个人开着车,边想着:幻想着我妈到底被玩成什么样了,怎么还需要消炎药,看来这一切的答案只能等我回去看电脑记录了。
全文完

清晨,一辆小轿车行驶在去往XXX局的途中。车中有一老一少两个人,坐在后排的是中年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显得很正式,前边给他开车的年轻小伙的穿着相对可要随便的多。
“小张,你小子给我开车有半年多了吧”坐在后排的中年人突然发言问道。
“托杨局您的福,已经都快一年了”年轻人回答道。
“这么快,居然都快一年了!你小子好好干,回来我提拔提拔你”中年人不禁感慨道。
“谢谢领导,一定不辜负您对我的厚爱”年轻人显得很激动。
小轿车继续在道路上奔驰着,车中的中年人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
“杨局,您似乎有什么心事啊,不知能不能对我说说”年轻人问道
“小张,你跟了我这么久了,还不了解我么。还能有什么事,女人呗”
“女人?杨局您身边那么多女人,怎么还会为女人的事发愁呢?”
“最近外边形式这么紧,总在外边玩野鸡也不安全,不是什么长久之计。要是我能找一个趁我心意娘们放在家里天天玩,岂不是人生一大美事。”
这位说话的杨局长可以说是阅女无数,对于玩女人可以说是行家里手,而且只喜好熟女。给他开车的我,怎能不知领导的喜好,心想到:机会来了,要是能让我妈妈成为杨局长的枕边人,那我飞黄腾达岂不是指日可待了。
心想到这里便回答道“听您这话的意思是,想找一个良家妇女开始过日子了”
“差不多,差不多。怎么你小子有合适的人选那”杨局长乐呵呵的问到。
“人选倒是有,但是您满意不满意我可不敢保证,我这有照片您可以看看”说着话我把手机调出图片回手伸向局长。
局长接过手机拿在手中,对着图片仔细地打量,表情甚是满意,连说了几声“好,好,好”。
忙问我“这女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妈。自从10年前我爸和一个小狐狸精跑了以后,就一直是孤伶伶的一个人带着我。”我回答到
“你妈长得这么有韵味,居然这么多年都没再找一个,现在我能行么,这么漂亮的美人品尝不到实在是暴残天物啊”看得局长是心花怒放。
“您怕什么,这不有我了么,我这不得报您的知遇之恩嘛”
“好小子,这事要是成了,咱俩可就结亲了,到时候你可就一步登天了啦”
下边后回到家,妈妈已经把饭做好等着我了。说起我妈妈,虽然年近50可谓是容彩依旧有着一种特殊的靓丽,皮肤依旧光滑水嫩,而且胸部像两个大苹果说不尽的万种风情,走在街上不知道迷死多少男人。晚饭时闲聊我便和妈妈提起这件事,起初是坚决反对,后来我编个瞎话一吓唬,最后才同意先见一面,成不成再说。我心想:先这样,到时候再说。吃完饭便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局长。
转过天来下了班,我和局长来到了事先约定好的饭馆,看见妈妈早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我把俩人互相介绍认识了一下。我偷眼观看局长的双眼在不住的打量着妈妈的身材。席间局长是谈天说地,又一个劲的关心我们的家庭情况,还说给要给我调工作,分房。妈妈也是盛情难却,只好陪着局长一杯一杯得喝。局长的酒量是局里出了名的千杯不醉,而妈妈却已处于半醉半醒之间。我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结了饭钱。
冲着杨局使了个眼神说道“我妈醉成这样我一个人可没法把她弄楼上去”
杨局也心领神会“那我帮你把你妈送上去”
开门进屋,杨局架着我妈直奔里屋,把我妈放在大床上后,又出来对我说“小子,今天你可立了大功了,今天就是我和你妈的洞房花烛夜”。
“那明天我可得对您改称呼了,我就不多打扰了”说罢俩人哈哈一笑,转身各回各的屋。
我回屋赶紧打开电脑。自从某次起夜,发现了妈妈有自慰的习惯后,我就买了一套全方位的微型摄像头和监听器,妈妈的里屋对我来说可以完全无死角的监视。
把程序打开,杨局长和我妈妈的行为已经出现在眼前。之间杨局长飞快得脱掉上衣,趴在我妈的身上,用亲吻着我妈的脖颈和嘴唇,一只手三下五除二解开了我妈的上衣,我妈两颗被胸罩所包裹着的奶子已经出现在了眼前。我妈想反抗,可以是酒喝得太多,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杨局长摆布。杨局长使我妈坐起来,他从后面抱着我妈,这样他的双手可以任意揉捏我妈的奶子。杨局长的右手揉着奶子,左手捏着我妈下巴强行转动我妈的头部然后来了个长达3分钟深吻。看到这里,我的下体也变得十分坚挺,感慨道:不愧是玩女人的老手。
接下来,杨局长伸手到我妈敞怀的上衣里掐住奶头直接从胸罩里把两个奶子直接拉了出来,不断揉搓与挤压奶头。我妈的身体已经十年没有碰过男人了,哪禁得住如此折磨,发出了一阵阵的骚叫,两个奶头也变得像两粒葡萄一样坚挺。杨局长见已经差不多了,便把我妈按在床上对两个乳头不停地吸允,手也不闲着伸向了我妈的内裤,手指不断地在内裤上来回游走。我妈的骚叫声越来越大,杨局长麻利的把我妈的身一翻,裙子一掀,双手拉住内裤的两端,熟练地就把我妈的内裤扒了下来,摸了摸,趴在我妈的耳边说“小骚货,已经这么湿了,今天你老公要好好地爱爱你了”。
我妈听完此话,两晕微微泛红,乳头也更加的坚挺了。“果然是骚货”杨局长笑道。杨局长趴下身去,双指一分我妈的大阴唇,只见我妈的逼就像海蚌一样,鲜红的蚌肉上顶着一颗“明珠”,“这骚逼居然还是红的,老子真是拣个大便宜”上去就是一通狂舔,舔得我妈淫水直流。“阿~ 啊~ 不要,脏”我妈央求道。杨局长也不回答,反而加快了速度,只见我妈双手抓紧床单“啊~ 啊~ 丢了,丢了”居然让一个陌生男人给舔高潮了。杨局长仍不甘心,又把两根手指放进我妈的逼里不停地扣动,拇指顶在阴蒂上不停地挑逗,随着我妈逐渐提高的叫床声,我知道我妈有高潮了,这次居然还喷出了水,阴精喷了杨局长一手。“骚货,你爽这么半天了也该让我爽爽了”边说着边把裤子连同内裤也都一同脱掉了。
经过这么折腾我妈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此时占据她头脑的只有作为女人的欲望。面对着杨局长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鸡巴,居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开口一口就吞了进去。
“宝贝儿真乖,来用嘴唇把哥哥大鸡吧的包皮拉开,让哥哥的大龟头露出来,你把它伺候好了,一会有你舒服的。”
“真听话,啊~ 好舒服,舌尖在龟头上打转,对,就这样。来舔舔阴茎,啊~ 太棒了”
我妈跪在他鸡巴前面用嘴吸允着,就像小女孩得到了一个无比美味的棒棒糖一样。我看得也是梦如醉,我的鸡巴在这种刺激下已经有点按耐不住兴奋要喷涌而出了。
就在这时,杨局长突然从我妈嘴里拔出了大鸡吧,“小美人还想要的话,就说点什么好听的”,此时的我妈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处在发情期母狗,完全不顾及什么礼义廉耻了“快把大鸡吧给我,我已经忍不了了。”杨局长一把就把我妈推倒在床上,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吧在我妈的阴唇上来回蹭可就是不进去。
我妈更加受不了了央求道“老杨快给我吧,老公快把大鸡吧给我吧”,“说你要老公大鸡吧怎么给你”,“快给我,快给我,操我的小穴”,“我这大鸡吧可是从来不会操小穴,只会操骚逼”杨局长边调侃着边继续用大鸡吧挑逗着床上的这个已经淫欲大发的母亲。“我就是骚逼,我就是骚逼,快给~ 啊”还没等我妈说完,杨局长就扶正一挺身,整根婴儿手臂般粗细黝黑的大鸡吧已经没于我妈体内。
我妈对这下突如其来的插入丝毫没有防备,大叫一生,差点没爽晕过去。我透过摄像头看清了这一全过程,杨局长大鸡吧插入的瞬间,我妈的淫液就像浴缸满溢出来水一样,从包裹着大鸡吧的阴道口喷涌而出,流过屁眼浸湿了床单。我心中不免暗骂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没错,就连平时端庄典雅的妈妈,此刻也变成了一只沉迷于交欢的淫兽。
此时杨局长已经抽插了几十下了,可我妈的水势仍未衰减,床单已经湿了大半,“骚货,下次我带几个瓶子把你的淫水都装瓶子里,拿到外边去卖,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你说好不好我的‘供货商’”,意乱情迷的妈妈已经只是在享受眼前的这个男人所带给自己的快感根本不关心说的是什么就顺口搭音地回答“好,好,我是供货商”,听到这里杨局长性欲大发,把妈妈的身一翻,抱起屁股转为老汉推车,“宝贝儿,今天就让你尝尝我最拿手的”说着加快抽插的速度,枪枪插入我妈的花心,我妈已经爽得不行了“去了,去了”,杨局长只觉得龟头一热,知道这骚娘们又一次高潮了。
我妈高潮过后浑身无力已近趴在床上,只撅着屁股任由杨局长玩弄,杨局长觉得自己也差不多,狠狠得插了两三下,妈妈也感觉杨局长要射了大喊道“不要射里边,不要射里边”,杨局长才不管那一套了,心想:你要是怀上了那才好了,那玩你就更方便了。想到这里头也不抬,只觉胯下一紧双手抱住我妈的屁股也不动了,只见阴囊蠕动,我知道这是射精了。
这个姿势足足保持了30多秒,才把鸡巴从我妈的逼里抽出来。杨局长看了看从我妈逼里抽出来后软趴趴的鸡巴,上面尽是精液与淫水的混合之物,表情甚是满意。我妈已经瘫软成一顿烂泥,“宝贝儿,看你的骚逼居然把我的大鸡吧弄得这么脏,你要负责把它清理干净”说着也不管我妈的反对,一屁股坐在我妈的脸上就势把沾满粘稠之物的鸡巴插入了我妈的口中,然后顺势往前一趴玩起了男上女下的69式,我妈口中含着鸡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杨局长则玩弄着我妈的阴蒂边看自己的精液从阴道中缓缓流出,其中还夹杂着我妈的淫水。杨局长伸手从我妈逼里抠出点精液来,伸到我妈的嘴边“宝贝儿刚才累坏了吧,来吃点东西,今天晚上还长着了”嘴角流露出一丝淫笑。
看到这里,我已经射了好几次,已经头脑昏胀四肢乏力,便开启自动录像功能关上显示器,上床睡觉去了。睡梦之中觉得隔壁的啪啪啪啪之声就未曾间断过。早晨起来上班差点起晚了,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出屋,正好碰上杨局长从我妈里屋出来,俩人赶紧开车够奔局里。在道上杨局长对我说,他这一晚上基本就没睡,和我妈玩了一晚上,射了足足有8、9次,该能射的地方已经都被射过了,并且嘱咐我给我妈买点消炎药,说完便在车上沉沉睡去。我一个人开着车,边想着:幻想着我妈到底被玩成什么样了,怎么还需要消炎药,看来这一切的答案只能等我回去看电脑记录了。
全文完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