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醉后上错床

星期六是我太太月儿的生日,表妹盈盈约她未婚夫男朋友Paul,我和月儿,到她新居里一起晚饭,一起帮她表姊月儿庆祝庆生日。那夜非常炎热,月儿纤细的小腿穿着6吋黑色高跟鞋和超短的旗袍。我盯着漂亮性感的月儿,玲珑浮凸(34F-23-35, 158cm)。高大同黑实的Paul 一直不停的偷窥到她胸脯。

当晚饭开始的时候,Paul拿出了各式名样的白酒红酒!当12点多我们不知喝了多少的酒之后,每个人看起来多像有点醉了,我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盈盈摇摇晃晃的要回房间。

两个小时后我醒来,看看碗表,已是零晨二时多了,我却听到盈盈家�传出老婆的声音。月儿醒了。虽然听出是她和一个男子在轻语的声音,但是不知在鬼鬼祟祟说什么。再仔细的一听,房里隐约有话声传出来,但却很小声,若非仔细的听否则听不出来的。我想:“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当我轻轻的打开门,月儿的声音便听得清楚了,我心里秤然的跳了起来。我见灯光微调到最有情调的光度,音响放出清柔淡雅的乐曲,我所见的景象让我看得目定口呆,大惊失色!

月儿她一身酒气,似醉似醒的躺在沙发上的喊:“哦…啊…Paul你这个人…你想干什么啊?快点放手啊。我可没有说我是你的宵夜啊…你摸够了看够了没啊?”月儿性感的小腿轻松的在空中踢著。

Paul答:“我…对不起,表姐妳太美了,请你不要怪我,我是情不自禁的。我忍不住就…妳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Paul一直轻轻的抚揉着月儿暴露的小腿。

月儿秀发凌乱,笑着轻声的说:“我有丈夫的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月儿好像很享受似的,眼睛半瞇著,嘴角挂著微笑。

Paul回答说:“月儿表姐,就这么一次嘛! 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妳,我每天早上都因妳一柱擎天。”

想做爱就说得月儿天上有地下无!

月儿用嗲嗲的声线就说:“你真是厚脸皮。既然这样惨情,为什么不向盈盈反映,既可以妥善解你燃眉之急,还可和盈盈开心。你不要惹我啊! 盈盈也是美人儿嘛! 她的身材也漂亮极了! 我叫她服侍你,给你预支蜜月。”

Paul说:“盈盈是守身如玉的正经女孩嘛! ”

月儿低声温柔的喝斥说:“你暗示我就是不正经的女人吗?”

Paul连忙解释说:“可是…我早就暗恋妳了。”

月儿低声笑道:“哈哈。你真是天真可爱。你平常如何解决你的一柱擎天?打飞机吗?””

“不要说我天真,我就是喜欢又美又甜又成熟的女人。”Paul一边说著,一边打开月儿旗袍胸口的钮,舌头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的舐著、啜著月儿旗袍衾领半开的胸部,已经整整让大半个乳房呼之欲出了。

“噢…妳老公真是有艳福,能够娶到妳这样的妻子。”

月儿的脸早就羞得通红了。她的胸口被Paul力压之下,一对丰满的乳房被挤得越露越多,几乎破茧弹跳而出。月儿有些高兴,她就笑着低声说:“你的嘴真肉麻…人家有丈夫的啊!你一心坏企图。”她就一边轻轻呻吟。

“噢…美人表姐,你丈夫一定喜欢妳的乳房得了不得,天天抚摸了?搞上妳,我精尽人亡也甘心。”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精尽人亡”!
我心爱的妻子被人搞,我看到此情况不禁怒火中烧,我竟然偷窥我的爱妻偷男人,正要冲上前时发现我下面不知何时己极速膨胀起来。硬了的我好像就没有怎么生气,甚至娇妻被人搞,我竟然有了一丝刺激感。

月儿有些犹豫,一边呻吟一边说:“真的?…你早存歪念,你们男人都是嘴巴在说谎。万一盈盈和我丈夫醒来你怎办? ”

Paul:“我们不要太大声,表姐夫和盈盈不会醒过来的,妳安心的吧。我没有骗妳,其实要不然妳是医生的太太…”

没想到平常端庄的太太听到Paul那挑逗的话不禁脸红,眼睛水汪汪的看着Paul。

月儿用手撑著半躺在沙发上抛著媚眼,淫荡的笑着说:“要不然怎么样?”她一边说著,一边擡起右腿,用美腿上的黑色高跟鞋磨著Paul 的颈和脸。月儿故意让Paul偷看她短旗袍下的春光,6寸长的鞋跟不断轻轻的撩著Paul的耳珠,她挑逗Paul 的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心想自己也觉得很兴奋,不如看看后续发展。

Paul:“要不是妳有丈夫我早就要上妳。”

月儿扭动纤腰脸颊泛红说:“你不要再提我的医生丈夫了,再提我不给你来玩了。色中饿鬼。”她的头脑还清醒。

Paul吃吃笑着道:“今晚我就要和妳花烛洞房。可以吧?”月儿妙目紧闭朱唇微启,内心却听得有几分得意。

月儿媚态尽现,淫荡的轻声的叹谓:“口甜舌滑,这个时候我说不愿意也行吗? 我今晚就今晚就是你的新娘,淫虫老公…”月儿一手搂住Paul的脖子性感的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

我真怀疑这是不是我的太太。漂亮的女人真麻烦,这色狼得手了。

月儿那种成熟女人性感又妖媚的微笑再配合了又甜美又娇腻的语调,Paul不等月儿把话说完,立刻冲上前去,就把她的双腿擡起,变成非常淫荡的姿势,再用力把小内裤往她的脚尖方向推去,顺利的把她的小内裤脱档到脚跟,再回身用手把它拿掉,月儿开始微开嘴唇而且性感的呻吟著。Paul把头移了下去,只见月儿无毛的“白虎”穴花瓣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淫水早己将下体搞得湿淋淋地,在大腿根部形成一滩水渍。

Paul 兴奋的在她的脸上轻吻说:“妳的白虎, 好美。你都湿透了。”其实月儿是在我鼓励之下找医生做激光的,之后她一直说她的光鲍总是很容易滴水,估不到她的白滑鲍鱼现在却益了其他男人。

Paul贪婪的亲吻月儿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接着Paul伸手胡乱抓着奶子。月儿撒娇的推开Paul,她的两颗豪乳在Paul的面前炫耀弹跳着。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线照射下美极了,Paul压在月儿身上,然后他伸手握住月儿胸前高耸丰满摇摇欲坠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著,他两手开始把玩月儿的大奶子,而月儿把眼睛紧闭着,任由Paul玩弄著啡红色的乳头。月儿光着身子,一脸得意,忍不住笑起来,身上只穿有一对6寸的高跟鞋,黑丝袜和我今年送她的生日礼物: 左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

Paul很高大,月儿很娇小,可是他很怜香惜玉,他慢慢去玩弄、慢慢去抚摸月儿,一步一步带领月儿进入佳境。月儿体会到令人销魂的境界主动献上香唇,就这样月儿与Paul便湿吻起来。Paul抓住她的右边奶子,低头含乳头,用舌尖舔著,用牙轻咬著,月儿忍不住酸软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抱着Paul的头。Paul又吸又舔的吻著月儿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月儿低声呻吟著。月儿的大阴唇微微地张开,Paul小心的分开它,看到了阴蒂,再往两边分开一些,Paul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

“让我尝尝你的蜜汁贵妃蚌吧!”不待月儿答复,Paul已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品尝着她的小嫩穴,Paul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儿的阴唇。

Paul淫笑道:“呼呼,你的爱液可真是甜美啊。”Paul将月儿下体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进了肚子里,好像月儿的爱液是什么琼浆蜜液一般。受到灵舌不断挑弄,敏感的月儿不住扭动娇躯,更渗出源源不绝的鲜蚌汁,令人甘之如饴的鲜味精华。愈来愈强的情欲,使她的身体大力地颤抖,双手用力抓住Paul的头发,从月儿的嘴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我妻子的嫩蚌竟然变成了Paul的午夜点心。她的嘴里开始发出“嗯…”的声音。

Paul道:“你喜欢为我吹箫吗?我看你的嘴唇是那样的美丽,你的整个嘴巴丰满性感,你愿意吗?”Paul快快的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

月儿主动用手握住挺立的肉棒,一脸惊喜说:“啊…你的东西怎么这样粗大?”她不断的去抚摸大肉棒,她和Paul形成69式。

月儿握住在丛草中挺立的肉棒,翻开包皮露出龟头,一下就将充血的龟头含在嘴里慢慢向嘴里送,由肉棒根部舔到顶端,再从顶端舔到根部,上下不停的翻滚著舌头,刺激著龟头;接着又把龟头含进嘴里,一边把头上下套动,一边用舌头在嘴里刺激著龟头。Paul开始前后摆动,把火热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前后滑动。

“月儿……啊…噢…你的舌技钻得我好舒服。”我的妻子竟然和别的男人口交。不过我也觉得很兴奋,我发现我下面己很硬了。

月儿随着阴茎的摆动而上下摇动着头,不停的呻吟;火热热的龟头不断撞击著月儿柔软的香舌,她湿润的口腔、温柔的舌头不断刺激著Paul的每一条神经… Paul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间的小穴,以舌尖舔著月儿的贵妃蚌。敏感的白滑贵妃蚌源源不绝的渗出鲜蚌汁。

“唔……”她口含着勃起的阴茎,语音不清地呻吟著。“啊……啊……噢……噢……好……舒服……好舒服……唷……对……对啦……继续……继续……再继续啦……啊……好棒……再来……再……来…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啊……噢……噢……噢……”

月儿一脸媚态说:“啊……干…我…吧…淫虫老公……哦…啊……”月儿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想她已经忘了我也在这屋子里了。

Paul擡起头来,拿来枕头垫高她的臀部。月儿躺在沙发上挺起腰, 双手顶着Paul的胸膛,她一头及背的漂亮长发往后,她的舌头舐著、啜著Paul的乳头。Paul便立即提着小弟弟插入去,Paul只插进了龟头她便已不停地呻吟著,双手紧抓着,牙齿紧咬著下唇,呼吸更加急促了。此时,月儿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蜜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月儿只让手按在Paul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扭动着身体,不时变换著角度,让阳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在阴道里进出,干到销魂处,不时摇头摆臀,秀发猛甩,胸前两个丰乳更是晃荡不已,乳波阵阵。只听到月儿的叫床声和Paul肉棒碰击月儿阴唇的啪啪声,房间不断传来啪、啪、的声音,月儿淡淡轻声的:“ 噢… 半小时还不射… Paul把你射吧……喔…Paul… 插我…”

“告诉老公!老公插的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啊?”Paul加快抽插的速度。

月儿咬唇不住的呻吟淫叫, 腰部以下前后驰骋,Paul的速度也逐渐加快,看到我的爱妻不停的把头前俯,后仰,她那秀丽的长发也因甩动而更加媚。
突然,月儿轻声叫:“淫虫老公…好舒服啊…噢…high…啊…插死人了…你好大…好硬…好厉害…哦…啊…淫虫老公…我已经不行…饶了我吧…射在里面…啊!!噢…插死人了…”她满足的呻吟著。

Paul:“你呀,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吗?”他享受着下体不断传来的舒爽感受,肉棒仿佛泡在热水中似的,连睾丸都湿淋淋的,月儿的水可真够多,他真是爽翻了。他的舌头卷住月儿的舌头,她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月儿就沈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月儿的舌尖,又轻轻舔月儿的牙床,还在月儿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月儿全身心地投入到热吻当中。

月儿也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下体也无意识的在他阴茎上轻轻的摩擦著,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了。良久良久,他的嘴离开了月儿的唇,月儿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我们换个花样,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说著,月儿就抓住了 Paul的鸡巴含进嘴里,吐出鸡巴, 就自己趴在地上,屁股拱得老高,“Paul,快D来舔我的小菊花吧。”

Paul扶着她蹶起的屁股,掰开月儿的两瓣美肉,开始疯狂的舔食我月儿的肛门,舌头卖力在月儿的肛门�伸缩。月儿双手撑著,屁股微微翘起,开始享受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月儿头慢慢后仰,眯着眼睛,鼻息也粗重起来,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唔…那�……那�好爽……我受不了…喔…的……”Paul 的舌头挑逗月儿的肛门, 在月儿的肛门里慢慢插, 慢慢舔。月儿不住的颤抖,嘴里同时发出模糊呻吟卖力地扭动着屁股。

“Paul,快D来吧。快……快……D入后面… hurry up”昏暗的灯光下,只看见月儿翘翘的屁股。

Paul明显地喜出望外, 用力往外搬开她的两片大屁股,自己用力往前顶。月儿让肉棒一寸一寸的没入肛门,月儿同时发出类似抽泣的呻吟。

“月儿我已经全部插进去了,你感觉到了吗?你痛不痛?”

“I am so full, 好像要被你撑破一样,不过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停止了几分钟,月儿的屁眼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的羞涩,越来越多的淫水和她越来越大的浪叫可以证明,她已经能够感受到一些快感了。

月儿性感的趴在地上翘起她那性感的臀部,回过头以淫荡的表情看着Paul,月儿轻轻温柔道:“你快D动啊,我里面习惯了…你可以插了… you fuck my ass”

Paul开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然后又全部插入,然后重复著这个动作。

“呀……唷…my goodness…唔…… …”没想到我漂亮的老婆月儿屁眼竟然快感连连。

月儿主动收缩著屁眼的肌肉,配合著前后摇动着,Paul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34F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疯狂的将肉棒直进直出地在屁眼中抽插。房间不断的传来啪、啪的声音…月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觉, 长发凌乱不堪, 忘情的摆动着屁股配合著抽插。

她在Paul的怀�…我怔在那�。想,我就这样看自己的老婆被男人玩走后门。干到穴儿的肉都翻了出来! 漂亮老婆月儿像只骚浪母狗般的让Paul插著,她很爽。

Paul轻声:“好舒服,你后面又紧又热…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Paul在用力地大幅度抽插月儿,Paul双手游移在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隔着丝袜的感觉比直接抚摸肌肤令他更兴奋。

“哈!哈!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男人轮流玩,你也会舒服的!求老公找其他男人来轮流玩你啊!”Paul鸡巴不停抽送。

“哦…Paul …啊, fuck me harder…哎呀…我要…男人…轮流玩我…找男人…来轮我…”月儿脸都不要了。由于后庭被强烈的碰撞,月儿进入前所未有的高潮,总算是说出自己内心的欲念,陷入那强烈性需求的望中无法自拔。

她一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我看了这幅淫秽的场面,迷人美少妇月儿被人干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

我心里生出了点酸溜溜的感觉,而且看她面上流露出满足的样子。我全看在眼里,我有种好难形容的感觉,我就开门扑上温柔的抱住月儿 ,然后双手握住她那诱人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她仰头看我,Paul停下抽插,我赶紧停下动作,仿佛这是我打扰了他们。我们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把大家伙从我妻子的肛门里抽出来…

月儿躺在沙发上先说话了:“老公…喔…噢…你…你偷看我。”她已经羞得满面通红。

月儿发现我下面己硬了,她也看到我觉得很兴奋,也并没有生气。

月儿一转身笑着轻轻说:“老公,你看得兴奋吗?这晚可不可纵容我一下?”。Paul没说么,他的阴茎仍然硬直,他偷看我的反应。

我笑着说:“要我怎么纵容你啊?”
月儿不断轻轻喘气说:“今日是我的生日, 我想有一种好受重视的感觉,左拥右抱,两王一后月儿就不会闷,仲会…你们一起来轮流上我…我会舒服D。喂饱我的贵妃蚌…老公我会更加爱你的。我的生日愿望 ok 吗?”

我笑说:“怎么喂饱啊?如果妳的爱穴是贵妃蚌,妳就一定是贵妃,如果妳是贵妃,妳就要服侍我才对。”

月儿羞红的脸扭向一边说:“老公乖,我一起好好的服侍你们两人吧。啊…老公,你的贵妃先服侍你啦!”

月儿咯咯地媚笑。这个时候这美淫妇只想要从大阳具中流出来的精液。

我躺在沙发上从月儿背后抱着她展开下半场赛事。我张开月儿双腿,她的贵妃蚌被最大限度的张开,我一边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甚至我用力地握著,让她的乳房从我的指间跑出,她一直都捉着我双手,那种感觉令我更加的冲动。Paul便立即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品尝着她的贵妃蚌,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儿的阴唇。

月儿仰起头来喊:“啊!呀…嗯…嗯…好呀…好爽……真的好爽……”

我笑着低头一望,实在叫人兴奋,我大叫:“Paul好好插这个淫荡贵妃。Lets fuck her brains out!”

Paul笑道:“难得表姐夫你的心胸广阔,思想开通。”

Paul便立即兴奋的提着小弟弟再次向月儿发动攻势,Paul握著月儿的纤腰进攻。

“啊!”两人叫一声,之后两人呻吟声充斥整个房间。月儿不停大叫之余,不断扭动蛇腰配合。月儿浑圆的屁股被 Paul撞得“啪啪”作响的声音… 我一边揉捏她的乳房,Paul一边插入她的贵妃蚌抽送,感觉实在太强烈。

月儿的纤纤细手紧握住我的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动刺激著龟头。她的头慢慢后仰,从后主动和我投入地热吻起来。这时候的Paul完全像野兽一般的奸淫着我的骚月儿,漂亮的月儿也浪荡地配合著动作任人奸淫她,动作很单纯。

月儿享受着从阴道里传来的麻痒的感觉,她一脸幸福的小声道:“…喔…你们弄的…哦…我…好舒服。I want my treasure…”月儿说的 treasure 就是精液。月儿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骚软蚀骨的叫声,尤其是来自一把成熟的女性声线,我感到下体不断膨胀,跟着她的吟声摇动。

Paul淫笑道:“表姐夫,你的太太真棒,我爽死了。”

我说:“喜欢插我的太太今晚你就慢慢享受啦…”我一边看月儿的表情,她的表情可爱极了。

我看着她的脸,她望着我,月儿脸颊泛红,我更加淫兴大发:“好个欠干的小淫妇,今晚我们一定要把妳奸的爽死!”

月儿实在说不出的快感:“好…好劲呀…再…来啊…啊…噢…好老公…啊…噢…噢…你喜欢看别的男人干我吗? 啊…啊…”月儿的胸前两个大奶子更是不停晃荡。

“我好喜欢。只要妳喜欢,我就体谅。”看着她的媚态,我希望满足月儿内心的欲望,我说:“月儿,我就是喜欢看妳被人家玩。”我很兴奋。情到浓时,我从后抱着她不停地吻她的颈和耳珠。

Paul 对她的桃花源展开强烈攻势,激烈地进出。我不断玩弄着她的乳房,她也放浪地呻吟起来,空气中尽是情欲的味道。动作变得愈来愈快,月儿的呼吸亦变得愈来愈急促。我抱着她不停地吻她的珠唇。Paul亦快将冲过终点了,更努力的抽送,正当Paul连环攻击时候,Paul说:“我射入去好吗?”

我知道月儿最喜爱内射在里面,伊人缓慢的停了和我热吻,反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应该是要求我的赞同,我心想既然月儿已经玩得这么兴高采烈,我今晚豁出去一定要给你们尽兴。
我点一点头表示同意,接着月儿便一面高兴地说:“这几天不是危险期… load your treasure in me (你可以射在里面呀),射进来…通通射给我,就快到顶喇!噢… Paul用力射在我�面吧… 射我”

月儿不断地享受大香肠的体内按摩,她的双眸半开半关,玉手摸着我的头发,面庞朝向我用唇语说:“老公 I love you, 我爱你。”我双手不断地玩弄著月儿奶子上啡红色的乳头,一边激情地和她热吻。月儿就像贵妃不断地享受两名热血男子汉的性爱服务。

月儿愈享受愈嗌得愈凄厉, Paul 愈发使劲地进攻,用尽全身气力,以极速向前冲刺,“啊…月儿…我要射…射了…”月儿感觉Paul的肉棒的一股热流要射出来。Paul看到月儿接纳自己精液的姣态,轰轰烈烈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月儿的身体上喘着气。我看他们双双达到高潮了。

月儿又再一次到达至高无上界境。月儿失神了,软绵绵的躺在我身上,Paul的阴茎仍然继续插著月儿。Paul恋恋不舍地擡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抽出月儿的阴道,而手却还在贪婪地搓捏着她的乳头。

月儿激情过后的余韵未消,乳房还在颤抖著,微微泛红。

精液也慢慢地从月儿的贵妃蚌里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些精液慢慢地沿着月儿的大腿流下她的黑色丝袜上。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但月儿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冲动,她居然用手去沾弄那些丝袜上的精液,然后放入她的口里,而且慢慢地吸啜她的手指,再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淫荡眼神看着我和Paul。

月儿满意的说:“Oh, I love the taste of my treasure !”

月儿起身转到我身后,蹲了下去慢慢的在我股沟和后门附近来回舔,柔和的在后门打圈,重复由阴囊和睾丸底舔到去股沟,最后用舌头慢慢开始三浅一深的钻后眼。屁股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刺激传递到肉棒上。我觉得自己要狠狠的插过这个淫妇。

突然我感到我的小弟弟被月儿的樱桃小口给紧紧地包住了。月儿施展出色的口技,一下突如其来的举动,加上月儿惊人的吞吐功夫,以及一条灵舌,不够两分钟,我已进入高度紧张状态。我感到我的小弟弟有着一种被向下吸的感觉。一阵颤抖,我终于忍受不住了…我终于把持不住,腰间一阵颤抖,在一阵强烈的抽搐中我的情欲全然喷射了出来,我送了一杯新鲜滚热辣的豆浆进她的嘴内,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冲上脑门,只觉天晕地眩…月儿的嘴巴都被灌满。

月儿一口气吞下了我的精液!我看着些许溢出的精液从月儿的嘴角不断滴下,我再一次攀上了快感的顶峰。月儿细心享受她美味的treasure,样子十分妩媚。刚射精的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月儿笑着撒娇道:“你们刚刚弄的我好舒服。你们都再来吧!我要你们一起服侍你们的王后。Come on guys.”她突然做了王后。

月儿张开双腿躺在沙发上主动献上香唇,就这样月儿与我们便一左一右的吻了起来。她一边轻揉住我们的肉棒。Paul立即低头又吸又啜已经发硬啡红色的奶子葡萄,月儿紧紧抱着Paul的头。Paul与我的阴茎禁不住再勃起,感觉中她又悄然转头看着我们挺立的大阳具。

她的双腿被我擡起扛在肩上,Paul双手游移在月儿的奶子上。月儿眯着眼睛,低声呻吟著。我看了那些精液慢慢地从月儿的贵妃蚌里流出来,我要好好的玩玩这个有点醉的淫欲美少妇!

我笑着说:“我要喂饱你的贵妃蚌。”

月儿羞媚的说:“老公,你马上来服侍我!你快上吧…”

我的肉棒一直在阴唇上摩擦著,月儿开始淫荡地摆动着屁股。我用力的屁股往前顶,就将龟头顶了进去满是烫精液的小淫穴。我感觉到她阴户发热,潺潺的淫水跟精液温热滑腻的,我的大阳具很舒服。月儿鼻息也粗重起来,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

月儿叫:“医生的粗东西怎么这样插进……唷…your meat is so thick and hard …美死…嗯…”月儿被干到说不出话来,淫荡的叫声却突然放慢,月儿转头说:“啊……不要停… fuck me 用力干我……插我……Paul,你舔得奶子很舒服。我受不了…”月儿边说边摇动淫穴吸动着我的肉棒。

“喔…Paul …求求你…我想…含…”月儿说著就抓住了Paul的大肉棒,那张诱人犯罪的樱桃小口又被Paul的大肉棒堵住了。“唔…”她口含Paul的阴茎。月儿不住的呻吟,我的腰部前后驰骋,Paul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干着月儿的口。

“对……对啦…老公啊…好…好劲呀…再来……再……来啊……啊…舒服啊……啊……噢……噢……噢……”我大幅度重复抽插著这个淫妇,月儿屁股摆动幅度很大。月儿的反应这么厉害,我差点就射出来了。她张口大喘呻吟,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我的大阳具插得更深,一股热流由花心中喷出,我与她的阴道融为一体。

月儿的奶子前后摇动着,我伸手紧握丰满的乳房,疯狂的将肉棒抽插。 我用尽气力冲刺,“啊… 月儿…我要射了…”我看到月儿含住Paul的大肉棒的淫态,我兴奋地连喷了。我如山洪爆发般,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射入她的淫穴,她四肢交缠着我的身子,她的贵妃蚌将我射出的吞食的一滴不剩。

星期六是我太太月儿的生日,表妹盈盈约她未婚夫男朋友Paul,我和月儿,到她新居里一起晚饭,一起帮她表姊月儿庆祝庆生日。那夜非常炎热,月儿纤细的小腿穿着6吋黑色高跟鞋和超短的旗袍。我盯着漂亮性感的月儿,玲珑浮凸(34F-23-35, 158cm)。高大同黑实的Paul 一直不停的偷窥到她胸脯。

当晚饭开始的时候,Paul拿出了各式名样的白酒红酒!当12点多我们不知喝了多少的酒之后,每个人看起来多像有点醉了,我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盈盈摇摇晃晃的要回房间。

两个小时后我醒来,看看碗表,已是零晨二时多了,我却听到盈盈家�传出老婆的声音。月儿醒了。虽然听出是她和一个男子在轻语的声音,但是不知在鬼鬼祟祟说什么。再仔细的一听,房里隐约有话声传出来,但却很小声,若非仔细的听否则听不出来的。我想:“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当我轻轻的打开门,月儿的声音便听得清楚了,我心里秤然的跳了起来。我见灯光微调到最有情调的光度,音响放出清柔淡雅的乐曲,我所见的景象让我看得目定口呆,大惊失色!

月儿她一身酒气,似醉似醒的躺在沙发上的喊:“哦…啊…Paul你这个人…你想干什么啊?快点放手啊。我可没有说我是你的宵夜啊…你摸够了看够了没啊?”月儿性感的小腿轻松的在空中踢著。

Paul答:“我…对不起,表姐妳太美了,请你不要怪我,我是情不自禁的。我忍不住就…妳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Paul一直轻轻的抚揉着月儿暴露的小腿。

月儿秀发凌乱,笑着轻声的说:“我有丈夫的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月儿好像很享受似的,眼睛半瞇著,嘴角挂著微笑。

Paul回答说:“月儿表姐,就这么一次嘛! 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妳,我每天早上都因妳一柱擎天。”

想做爱就说得月儿天上有地下无!

月儿用嗲嗲的声线就说:“你真是厚脸皮。既然这样惨情,为什么不向盈盈反映,既可以妥善解你燃眉之急,还可和盈盈开心。你不要惹我啊! 盈盈也是美人儿嘛! 她的身材也漂亮极了! 我叫她服侍你,给你预支蜜月。”

Paul说:“盈盈是守身如玉的正经女孩嘛! ”

月儿低声温柔的喝斥说:“你暗示我就是不正经的女人吗?”

Paul连忙解释说:“可是…我早就暗恋妳了。”

月儿低声笑道:“哈哈。你真是天真可爱。你平常如何解决你的一柱擎天?打飞机吗?””

“不要说我天真,我就是喜欢又美又甜又成熟的女人。”Paul一边说著,一边打开月儿旗袍胸口的钮,舌头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的舐著、啜著月儿旗袍衾领半开的胸部,已经整整让大半个乳房呼之欲出了。

“噢…妳老公真是有艳福,能够娶到妳这样的妻子。”

月儿的脸早就羞得通红了。她的胸口被Paul力压之下,一对丰满的乳房被挤得越露越多,几乎破茧弹跳而出。月儿有些高兴,她就笑着低声说:“你的嘴真肉麻…人家有丈夫的啊!你一心坏企图。”她就一边轻轻呻吟。

“噢…美人表姐,你丈夫一定喜欢妳的乳房得了不得,天天抚摸了?搞上妳,我精尽人亡也甘心。”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精尽人亡”!
我心爱的妻子被人搞,我看到此情况不禁怒火中烧,我竟然偷窥我的爱妻偷男人,正要冲上前时发现我下面不知何时己极速膨胀起来。硬了的我好像就没有怎么生气,甚至娇妻被人搞,我竟然有了一丝刺激感。

月儿有些犹豫,一边呻吟一边说:“真的?…你早存歪念,你们男人都是嘴巴在说谎。万一盈盈和我丈夫醒来你怎办? ”

Paul:“我们不要太大声,表姐夫和盈盈不会醒过来的,妳安心的吧。我没有骗妳,其实要不然妳是医生的太太…”

没想到平常端庄的太太听到Paul那挑逗的话不禁脸红,眼睛水汪汪的看着Paul。

月儿用手撑著半躺在沙发上抛著媚眼,淫荡的笑着说:“要不然怎么样?”她一边说著,一边擡起右腿,用美腿上的黑色高跟鞋磨著Paul 的颈和脸。月儿故意让Paul偷看她短旗袍下的春光,6寸长的鞋跟不断轻轻的撩著Paul的耳珠,她挑逗Paul 的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心想自己也觉得很兴奋,不如看看后续发展。

Paul:“要不是妳有丈夫我早就要上妳。”

月儿扭动纤腰脸颊泛红说:“你不要再提我的医生丈夫了,再提我不给你来玩了。色中饿鬼。”她的头脑还清醒。

Paul吃吃笑着道:“今晚我就要和妳花烛洞房。可以吧?”月儿妙目紧闭朱唇微启,内心却听得有几分得意。

月儿媚态尽现,淫荡的轻声的叹谓:“口甜舌滑,这个时候我说不愿意也行吗? 我今晚就今晚就是你的新娘,淫虫老公…”月儿一手搂住Paul的脖子性感的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

我真怀疑这是不是我的太太。漂亮的女人真麻烦,这色狼得手了。

月儿那种成熟女人性感又妖媚的微笑再配合了又甜美又娇腻的语调,Paul不等月儿把话说完,立刻冲上前去,就把她的双腿擡起,变成非常淫荡的姿势,再用力把小内裤往她的脚尖方向推去,顺利的把她的小内裤脱档到脚跟,再回身用手把它拿掉,月儿开始微开嘴唇而且性感的呻吟著。Paul把头移了下去,只见月儿无毛的“白虎”穴花瓣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淫水早己将下体搞得湿淋淋地,在大腿根部形成一滩水渍。

Paul 兴奋的在她的脸上轻吻说:“妳的白虎, 好美。你都湿透了。”其实月儿是在我鼓励之下找医生做激光的,之后她一直说她的光鲍总是很容易滴水,估不到她的白滑鲍鱼现在却益了其他男人。

Paul贪婪的亲吻月儿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接着Paul伸手胡乱抓着奶子。月儿撒娇的推开Paul,她的两颗豪乳在Paul的面前炫耀弹跳着。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线照射下美极了,Paul压在月儿身上,然后他伸手握住月儿胸前高耸丰满摇摇欲坠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著,他两手开始把玩月儿的大奶子,而月儿把眼睛紧闭着,任由Paul玩弄著啡红色的乳头。月儿光着身子,一脸得意,忍不住笑起来,身上只穿有一对6寸的高跟鞋,黑丝袜和我今年送她的生日礼物: 左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

Paul很高大,月儿很娇小,可是他很怜香惜玉,他慢慢去玩弄、慢慢去抚摸月儿,一步一步带领月儿进入佳境。月儿体会到令人销魂的境界主动献上香唇,就这样月儿与Paul便湿吻起来。Paul抓住她的右边奶子,低头含乳头,用舌尖舔著,用牙轻咬著,月儿忍不住酸软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抱着Paul的头。Paul又吸又舔的吻著月儿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月儿低声呻吟著。月儿的大阴唇微微地张开,Paul小心的分开它,看到了阴蒂,再往两边分开一些,Paul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

“让我尝尝你的蜜汁贵妃蚌吧!”不待月儿答复,Paul已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品尝着她的小嫩穴,Paul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儿的阴唇。

Paul淫笑道:“呼呼,你的爱液可真是甜美啊。”Paul将月儿下体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进了肚子里,好像月儿的爱液是什么琼浆蜜液一般。受到灵舌不断挑弄,敏感的月儿不住扭动娇躯,更渗出源源不绝的鲜蚌汁,令人甘之如饴的鲜味精华。愈来愈强的情欲,使她的身体大力地颤抖,双手用力抓住Paul的头发,从月儿的嘴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我妻子的嫩蚌竟然变成了Paul的午夜点心。她的嘴里开始发出“嗯…”的声音。

Paul道:“你喜欢为我吹箫吗?我看你的嘴唇是那样的美丽,你的整个嘴巴丰满性感,你愿意吗?”Paul快快的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

月儿主动用手握住挺立的肉棒,一脸惊喜说:“啊…你的东西怎么这样粗大?”她不断的去抚摸大肉棒,她和Paul形成69式。

月儿握住在丛草中挺立的肉棒,翻开包皮露出龟头,一下就将充血的龟头含在嘴里慢慢向嘴里送,由肉棒根部舔到顶端,再从顶端舔到根部,上下不停的翻滚著舌头,刺激著龟头;接着又把龟头含进嘴里,一边把头上下套动,一边用舌头在嘴里刺激著龟头。Paul开始前后摆动,把火热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前后滑动。

“月儿……啊…噢…你的舌技钻得我好舒服。”我的妻子竟然和别的男人口交。不过我也觉得很兴奋,我发现我下面己很硬了。

月儿随着阴茎的摆动而上下摇动着头,不停的呻吟;火热热的龟头不断撞击著月儿柔软的香舌,她湿润的口腔、温柔的舌头不断刺激著Paul的每一条神经… Paul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间的小穴,以舌尖舔著月儿的贵妃蚌。敏感的白滑贵妃蚌源源不绝的渗出鲜蚌汁。

“唔……”她口含着勃起的阴茎,语音不清地呻吟著。“啊……啊……噢……噢……好……舒服……好舒服……唷……对……对啦……继续……继续……再继续啦……啊……好棒……再来……再……来…啊……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啊……噢……噢……噢……”

月儿一脸媚态说:“啊……干…我…吧…淫虫老公……哦…啊……”月儿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想她已经忘了我也在这屋子里了。

Paul擡起头来,拿来枕头垫高她的臀部。月儿躺在沙发上挺起腰, 双手顶着Paul的胸膛,她一头及背的漂亮长发往后,她的舌头舐著、啜著Paul的乳头。Paul便立即提着小弟弟插入去,Paul只插进了龟头她便已不停地呻吟著,双手紧抓着,牙齿紧咬著下唇,呼吸更加急促了。此时,月儿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蜜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月儿只让手按在Paul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扭动着身体,不时变换著角度,让阳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在阴道里进出,干到销魂处,不时摇头摆臀,秀发猛甩,胸前两个丰乳更是晃荡不已,乳波阵阵。只听到月儿的叫床声和Paul肉棒碰击月儿阴唇的啪啪声,房间不断传来啪、啪、的声音,月儿淡淡轻声的:“ 噢… 半小时还不射… Paul把你射吧……喔…Paul… 插我…”

“告诉老公!老公插的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啊?”Paul加快抽插的速度。

月儿咬唇不住的呻吟淫叫, 腰部以下前后驰骋,Paul的速度也逐渐加快,看到我的爱妻不停的把头前俯,后仰,她那秀丽的长发也因甩动而更加媚。
突然,月儿轻声叫:“淫虫老公…好舒服啊…噢…high…啊…插死人了…你好大…好硬…好厉害…哦…啊…淫虫老公…我已经不行…饶了我吧…射在里面…啊!!噢…插死人了…”她满足的呻吟著。

Paul:“你呀,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吗?”他享受着下体不断传来的舒爽感受,肉棒仿佛泡在热水中似的,连睾丸都湿淋淋的,月儿的水可真够多,他真是爽翻了。他的舌头卷住月儿的舌头,她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月儿就沈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月儿的舌尖,又轻轻舔月儿的牙床,还在月儿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月儿全身心地投入到热吻当中。

月儿也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下体也无意识的在他阴茎上轻轻的摩擦著,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么了。良久良久,他的嘴离开了月儿的唇,月儿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我们换个花样,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说著,月儿就抓住了 Paul的鸡巴含进嘴里,吐出鸡巴, 就自己趴在地上,屁股拱得老高,“Paul,快D来舔我的小菊花吧。”

Paul扶着她蹶起的屁股,掰开月儿的两瓣美肉,开始疯狂的舔食我月儿的肛门,舌头卖力在月儿的肛门�伸缩。月儿双手撑著,屁股微微翘起,开始享受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月儿头慢慢后仰,眯着眼睛,鼻息也粗重起来,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唔…那�……那�好爽……我受不了…喔…的……”Paul 的舌头挑逗月儿的肛门, 在月儿的肛门里慢慢插, 慢慢舔。月儿不住的颤抖,嘴里同时发出模糊呻吟卖力地扭动着屁股。

“Paul,快D来吧。快……快……D入后面… hurry up”昏暗的灯光下,只看见月儿翘翘的屁股。

Paul明显地喜出望外, 用力往外搬开她的两片大屁股,自己用力往前顶。月儿让肉棒一寸一寸的没入肛门,月儿同时发出类似抽泣的呻吟。

“月儿我已经全部插进去了,你感觉到了吗?你痛不痛?”

“I am so full, 好像要被你撑破一样,不过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

停止了几分钟,月儿的屁眼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的羞涩,越来越多的淫水和她越来越大的浪叫可以证明,她已经能够感受到一些快感了。

月儿性感的趴在地上翘起她那性感的臀部,回过头以淫荡的表情看着Paul,月儿轻轻温柔道:“你快D动啊,我里面习惯了…你可以插了… you fuck my ass”

Paul开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然后又全部插入,然后重复著这个动作。

“呀……唷…my goodness…唔…… …”没想到我漂亮的老婆月儿屁眼竟然快感连连。

月儿主动收缩著屁眼的肌肉,配合著前后摇动着,Paul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34F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疯狂的将肉棒直进直出地在屁眼中抽插。房间不断的传来啪、啪的声音…月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觉, 长发凌乱不堪, 忘情的摆动着屁股配合著抽插。

她在Paul的怀�…我怔在那�。想,我就这样看自己的老婆被男人玩走后门。干到穴儿的肉都翻了出来! 漂亮老婆月儿像只骚浪母狗般的让Paul插著,她很爽。

Paul轻声:“好舒服,你后面又紧又热…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Paul在用力地大幅度抽插月儿,Paul双手游移在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隔着丝袜的感觉比直接抚摸肌肤令他更兴奋。

“哈!哈!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男人轮流玩,你也会舒服的!求老公找其他男人来轮流玩你啊!”Paul鸡巴不停抽送。

“哦…Paul …啊, fuck me harder…哎呀…我要…男人…轮流玩我…找男人…来轮我…”月儿脸都不要了。由于后庭被强烈的碰撞,月儿进入前所未有的高潮,总算是说出自己内心的欲念,陷入那强烈性需求的望中无法自拔。

她一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我看了这幅淫秽的场面,迷人美少妇月儿被人干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

我心里生出了点酸溜溜的感觉,而且看她面上流露出满足的样子。我全看在眼里,我有种好难形容的感觉,我就开门扑上温柔的抱住月儿 ,然后双手握住她那诱人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来,她仰头看我,Paul停下抽插,我赶紧停下动作,仿佛这是我打扰了他们。我们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把大家伙从我妻子的肛门里抽出来…

月儿躺在沙发上先说话了:“老公…喔…噢…你…你偷看我。”她已经羞得满面通红。

月儿发现我下面己硬了,她也看到我觉得很兴奋,也并没有生气。

月儿一转身笑着轻轻说:“老公,你看得兴奋吗?这晚可不可纵容我一下?”。Paul没说么,他的阴茎仍然硬直,他偷看我的反应。

我笑着说:“要我怎么纵容你啊?”
月儿不断轻轻喘气说:“今日是我的生日, 我想有一种好受重视的感觉,左拥右抱,两王一后月儿就不会闷,仲会…你们一起来轮流上我…我会舒服D。喂饱我的贵妃蚌…老公我会更加爱你的。我的生日愿望 ok 吗?”

我笑说:“怎么喂饱啊?如果妳的爱穴是贵妃蚌,妳就一定是贵妃,如果妳是贵妃,妳就要服侍我才对。”

月儿羞红的脸扭向一边说:“老公乖,我一起好好的服侍你们两人吧。啊…老公,你的贵妃先服侍你啦!”

月儿咯咯地媚笑。这个时候这美淫妇只想要从大阳具中流出来的精液。

我躺在沙发上从月儿背后抱着她展开下半场赛事。我张开月儿双腿,她的贵妃蚌被最大限度的张开,我一边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甚至我用力地握著,让她的乳房从我的指间跑出,她一直都捉着我双手,那种感觉令我更加的冲动。Paul便立即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将头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品尝着她的贵妃蚌,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儿的阴唇。

月儿仰起头来喊:“啊!呀…嗯…嗯…好呀…好爽……真的好爽……”

我笑着低头一望,实在叫人兴奋,我大叫:“Paul好好插这个淫荡贵妃。Lets fuck her brains out!”

Paul笑道:“难得表姐夫你的心胸广阔,思想开通。”

Paul便立即兴奋的提着小弟弟再次向月儿发动攻势,Paul握著月儿的纤腰进攻。

“啊!”两人叫一声,之后两人呻吟声充斥整个房间。月儿不停大叫之余,不断扭动蛇腰配合。月儿浑圆的屁股被 Paul撞得“啪啪”作响的声音… 我一边揉捏她的乳房,Paul一边插入她的贵妃蚌抽送,感觉实在太强烈。

月儿的纤纤细手紧握住我的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动刺激著龟头。她的头慢慢后仰,从后主动和我投入地热吻起来。这时候的Paul完全像野兽一般的奸淫着我的骚月儿,漂亮的月儿也浪荡地配合著动作任人奸淫她,动作很单纯。

月儿享受着从阴道里传来的麻痒的感觉,她一脸幸福的小声道:“…喔…你们弄的…哦…我…好舒服。I want my treasure…”月儿说的 treasure 就是精液。月儿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骚软蚀骨的叫声,尤其是来自一把成熟的女性声线,我感到下体不断膨胀,跟着她的吟声摇动。

Paul淫笑道:“表姐夫,你的太太真棒,我爽死了。”

我说:“喜欢插我的太太今晚你就慢慢享受啦…”我一边看月儿的表情,她的表情可爱极了。

我看着她的脸,她望着我,月儿脸颊泛红,我更加淫兴大发:“好个欠干的小淫妇,今晚我们一定要把妳奸的爽死!”

月儿实在说不出的快感:“好…好劲呀…再…来啊…啊…噢…好老公…啊…噢…噢…你喜欢看别的男人干我吗? 啊…啊…”月儿的胸前两个大奶子更是不停晃荡。

“我好喜欢。只要妳喜欢,我就体谅。”看着她的媚态,我希望满足月儿内心的欲望,我说:“月儿,我就是喜欢看妳被人家玩。”我很兴奋。情到浓时,我从后抱着她不停地吻她的颈和耳珠。

Paul 对她的桃花源展开强烈攻势,激烈地进出。我不断玩弄着她的乳房,她也放浪地呻吟起来,空气中尽是情欲的味道。动作变得愈来愈快,月儿的呼吸亦变得愈来愈急促。我抱着她不停地吻她的珠唇。Paul亦快将冲过终点了,更努力的抽送,正当Paul连环攻击时候,Paul说:“我射入去好吗?”

我知道月儿最喜爱内射在里面,伊人缓慢的停了和我热吻,反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应该是要求我的赞同,我心想既然月儿已经玩得这么兴高采烈,我今晚豁出去一定要给你们尽兴。
我点一点头表示同意,接着月儿便一面高兴地说:“这几天不是危险期… load your treasure in me (你可以射在里面呀),射进来…通通射给我,就快到顶喇!噢… Paul用力射在我�面吧… 射我”

月儿不断地享受大香肠的体内按摩,她的双眸半开半关,玉手摸着我的头发,面庞朝向我用唇语说:“老公 I love you, 我爱你。”我双手不断地玩弄著月儿奶子上啡红色的乳头,一边激情地和她热吻。月儿就像贵妃不断地享受两名热血男子汉的性爱服务。

月儿愈享受愈嗌得愈凄厉, Paul 愈发使劲地进攻,用尽全身气力,以极速向前冲刺,“啊…月儿…我要射…射了…”月儿感觉Paul的肉棒的一股热流要射出来。Paul看到月儿接纳自己精液的姣态,轰轰烈烈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月儿的身体上喘着气。我看他们双双达到高潮了。

月儿又再一次到达至高无上界境。月儿失神了,软绵绵的躺在我身上,Paul的阴茎仍然继续插著月儿。Paul恋恋不舍地擡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抽出月儿的阴道,而手却还在贪婪地搓捏着她的乳头。

月儿激情过后的余韵未消,乳房还在颤抖著,微微泛红。

精液也慢慢地从月儿的贵妃蚌里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些精液慢慢地沿着月儿的大腿流下她的黑色丝袜上。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但月儿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冲动,她居然用手去沾弄那些丝袜上的精液,然后放入她的口里,而且慢慢地吸啜她的手指,再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淫荡眼神看着我和Paul。

月儿满意的说:“Oh, I love the taste of my treasure !”

月儿起身转到我身后,蹲了下去慢慢的在我股沟和后门附近来回舔,柔和的在后门打圈,重复由阴囊和睾丸底舔到去股沟,最后用舌头慢慢开始三浅一深的钻后眼。屁股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刺激传递到肉棒上。我觉得自己要狠狠的插过这个淫妇。

突然我感到我的小弟弟被月儿的樱桃小口给紧紧地包住了。月儿施展出色的口技,一下突如其来的举动,加上月儿惊人的吞吐功夫,以及一条灵舌,不够两分钟,我已进入高度紧张状态。我感到我的小弟弟有着一种被向下吸的感觉。一阵颤抖,我终于忍受不住了…我终于把持不住,腰间一阵颤抖,在一阵强烈的抽搐中我的情欲全然喷射了出来,我送了一杯新鲜滚热辣的豆浆进她的嘴内,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冲上脑门,只觉天晕地眩…月儿的嘴巴都被灌满。

月儿一口气吞下了我的精液!我看着些许溢出的精液从月儿的嘴角不断滴下,我再一次攀上了快感的顶峰。月儿细心享受她美味的treasure,样子十分妩媚。刚射精的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月儿笑着撒娇道:“你们刚刚弄的我好舒服。你们都再来吧!我要你们一起服侍你们的王后。Come on guys.”她突然做了王后。

月儿张开双腿躺在沙发上主动献上香唇,就这样月儿与我们便一左一右的吻了起来。她一边轻揉住我们的肉棒。Paul立即低头又吸又啜已经发硬啡红色的奶子葡萄,月儿紧紧抱着Paul的头。Paul与我的阴茎禁不住再勃起,感觉中她又悄然转头看着我们挺立的大阳具。

她的双腿被我擡起扛在肩上,Paul双手游移在月儿的奶子上。月儿眯着眼睛,低声呻吟著。我看了那些精液慢慢地从月儿的贵妃蚌里流出来,我要好好的玩玩这个有点醉的淫欲美少妇!

我笑着说:“我要喂饱你的贵妃蚌。”

月儿羞媚的说:“老公,你马上来服侍我!你快上吧…”

我的肉棒一直在阴唇上摩擦著,月儿开始淫荡地摆动着屁股。我用力的屁股往前顶,就将龟头顶了进去满是烫精液的小淫穴。我感觉到她阴户发热,潺潺的淫水跟精液温热滑腻的,我的大阳具很舒服。月儿鼻息也粗重起来,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

月儿叫:“医生的粗东西怎么这样插进……唷…your meat is so thick and hard …美死…嗯…”月儿被干到说不出话来,淫荡的叫声却突然放慢,月儿转头说:“啊……不要停… fuck me 用力干我……插我……Paul,你舔得奶子很舒服。我受不了…”月儿边说边摇动淫穴吸动着我的肉棒。

“喔…Paul …求求你…我想…含…”月儿说著就抓住了Paul的大肉棒,那张诱人犯罪的樱桃小口又被Paul的大肉棒堵住了。“唔…”她口含Paul的阴茎。月儿不住的呻吟,我的腰部前后驰骋,Paul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干着月儿的口。

“对……对啦…老公啊…好…好劲呀…再来……再……来啊……啊…舒服啊……啊……噢……噢……噢……”我大幅度重复抽插著这个淫妇,月儿屁股摆动幅度很大。月儿的反应这么厉害,我差点就射出来了。她张口大喘呻吟,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我的大阳具插得更深,一股热流由花心中喷出,我与她的阴道融为一体。

月儿的奶子前后摇动着,我伸手紧握丰满的乳房,疯狂的将肉棒抽插。 我用尽气力冲刺,“啊… 月儿…我要射了…”我看到月儿含住Paul的大肉棒的淫态,我兴奋地连喷了。我如山洪爆发般,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射入她的淫穴,她四肢交缠着我的身子,她的贵妃蚌将我射出的吞食的一滴不剩。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