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夫妻

一章

夜已深阑。市郊的双口镇显得十分宁静,只偶尔才听到几声狗叫声。

十字街口。那白日的繁华和喧闹已随着夜色的深沉而消失殆尽,街口边那幢32楼高的标志性商住楼,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不甚明亮的楼层照明灯……大多数居室的人们已经灭灯就寝,但18楼1号那套四居室里还亮着卧室的灯,远处看,那灯辉摇曳扑朔,宛如调皮的孩子在眨着眼睛偷窥着卧室里的动静……

那卧室里的灯光柔柔的,虽不甚明亮但很温馨,照着室内的那张大床,大床上并排睡着三个人……睡在最里面的,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她小名叫囡囡,长相十分的清秀,邻居们都说囡囡长大后一定像她妈妈一样俊俏迷人,可这会儿囡囡睡的很不安稳,在睡梦中不时的叫喊着她的母亲……睡在中间的,是小女孩囡囡的妈妈,一个芳龄才28岁名叫杜娟的漂亮女人,她的长相极像大S,那前凸后翘的身段甚至比大S还凸凹有致几分,她这时侧身向着女儿睡着,一边轻轻的拍着睡得不安稳的囡囡,低唱着“摇篮曲”哄女儿快快入睡,一边正撅着不着片缕的白嫩屁股迎纳着她身后男人的抽顶……

睡在杜娟身后的男人55岁,名叫雷鸣,是双口镇的副镇长,在镇内外很有名气,人们都叫他“雷老大”,而他的大名却很少有人问津,他是囡囡的爷爷,是一个既贪恋女人美色又想要顾及名声的成功男人。此刻他侧身睡在儿媳妇杜娟身后,一只大手从儿媳妇腋下伸到她的胸前,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儿媳妇那对丰满坚挺的玉乳,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爸……您别太用劲啊……这床都在晃了……囡囡还没……睡熟呐……”,儿媳妇杜娟粉面含羞,轻声提醒正肏着她嫩屄的公公。

“嗯……我还没使劲啊……这床晃没关系……囡囡只当是在……睡摇床……”,雷老大插得很慢,但插得很深,每一下都触到儿媳妇幽径尽头的花芯。不一会,儿媳妇杜娟哼的“摇篮曲”就被公公抽插得跑了调,还多了许多“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由于有孙女囡囡在旁边,雷老大插得并不尽兴,但他很满足啊,老伴去世五年了,他都没碰过女人,没想到现在一碰就是儿媳妇的嫩屄……雷老大一想到自己这条老牛现在拴到了儿媳妇这蔸嫩草上,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他就觉得很兴奋……顷刻间,他的思绪就随着无比的兴奋波涌而出,三个月前他第一次插儿媳妇杜娟嫩屄的那一幕,又历历在目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第二章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小囡囡照例随保姆去她家玩并睡在保姆家里,儿媳妇杜娟收拾打扮停当又去参加“同学会”。雷老大一个人在家喝了不少的酒,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见儿媳妇快到深夜12点了还没回来,他就越想越生气:“太不像话了!老公才几个月没回来,就这么寂寞难耐了?我以前还觉得她挺纯挺乖的。没想到她竟是个骚女人……”,雷老大在心里不住的责骂着儿媳妇,喝得有些高了的他的表情貌似有些发神经:一会儿呆坐着摇头吁叹,一会儿又眉飞色舞的笑几声,一会儿又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里焦急的踱来踱去、走个不停……

这三个月来的这段时间里,一向安稳在家儿过日子的儿媳妇杜娟不知怎的对“同学会”有了极大的兴趣,几乎是每次“同学会”都要参加,而且很少化妆的她总要细细的收拾打扮一番才出门,好像是去与情人幽会似的……更使雷老大不能容忍的,是“同学会”前儿媳妇杜娟的电话不断,接电话时儿媳妇杜娟总是神神秘秘的,偶尔他还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杜娟这么悄悄的说几句:“又……会呀?……我……不想去,在一起……没好事……我怕你们……又整我……”,“你们就爱……整我一个……我……遭不住……”看儿媳妇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是男的,听到这些话雷老大能不生气、能不猜疑?……男的和女的在一起准没好事……儿媳妇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男人就爱“整”女人什么?不言而喻,当然是就爱“整”女人的屄屄!还几个整一个呢,他妈的,玩群P?!

前几次儿媳妇杜娟“同学会”回来时间都很晚,还一身的酒气,走路都东倒西歪的。雷老大有时喝酒儿媳妇喜欢陪他喝几盅,因此他知道儿媳妇很有酒量……这有酒量的儿媳妇回来路都走不稳……他妈的,是真的“醉”得走不稳路了,还是被小狼崽们“整”得走不稳路了?……一想到“醉”和“整”,雷老大在气愤中就有种莫名的兴奋……雷老大喜欢喝酒,他更喜欢八、九分醉后与女人做爱的感觉,他老婆曾说他醉后的鸡巴好烫好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妈的,酒能乱男人的性,同样也能乱女人的性啊……瞧,儿媳妇这脸儿红的,发髻乱的,回到家浑身就没半点力的样子,……难道儿媳妇真的是在外面醉生梦死的寻求刺激?醉酒后就让小狼崽们整她的屄屄?!……

雷老大的心好乱啊,他又是愤恨,他又是猜忌,又还有几分的期盼,期盼儿媳妇真的是空房难耐,给他以可乘之机……因此他口里虽然责骂着儿媳妇不守妇道,但他心里却是酸酸的……他常常在心里大声呐喊:“与其让外面那些小狼崽搞我漂亮的儿媳妇,不如老子上了她!”……他还为自己上儿媳妇找来好多的理由,公公烧儿媳妇的火,是烧旺门香火,自古有之。可是想归想,他还是有很大的顾忌,他终究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总不能不顾一切后果,一头钻进温柔乡,死在儿媳妇那里面去……

为此事,雷老大痛苦的挣扎了好几个月,每次儿媳妇醉酒归来,他上去扶着儿媳妇的娇躯,胸膛被儿媳妇丰满而坚挺的玉乳紧贴着,他就会心猿意马,蠢蠢欲动的。鸡巴胀得好难受啊,他真想就把儿媳妇按在床上剥光她身上的纱缕,狠狠蹂躏儿媳妇那虽未谋面但只要想想就会令他兴奋不已的芳草地!……但每次他都是犹犹豫豫的不敢将儿媳妇“就地正法”,虽然藉着搀扶的机会,他捏了好几回儿媳妇的咪咪,也隔着小裤裤摸了几回儿媳妇的下体,但他还是不敢来真的……他不是不想烧儿媳妇的火,他是怕半世英名毁于一旦……他妈的,这太折磨人呐!这种“吊着腊肉吃光饭”,“身边鲜花不能采”的滋味,真他妈不是男人能受的!……当雷老大扶着醉意朦胧的儿媳妇睡下,并最终离开儿媳妇那散发着女人体香的诱人身体时,他好几次都听到了儿媳妇杜娟在轻轻的叹息……

“今晚上,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骚女人了,老虎不发威,她还以为是病猫……”

那一夜,雷老大一边在心里胡乱的想着,一边踱到窗口看了外面几十次,时钟指向凌晨1点,才看到十字街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先是下来两个小狼崽,接着,他们扶下了杜娟……杜娟还很要强呐,她摔开两个小狼崽的搀扶,一边向他们说着什么,一边向商住楼走来,看她走路东偏西倒的样子,肯定又是大醉了一回!

“怎么又喝这么多……连锁眼都找不到……等等……我来给你开门!……”

听到钥匙在门上戳弄了好一会,始终没插进锁眼里去,雷老大在屋里对儿媳妇吼着,就走到门前为儿媳妇打开了大门。门一开,儿媳妇就是一个趔趄,一下串了进来,并一头栽进了公公的怀里……雷老大连忙用手紧紧扶住儿媳妇,儿媳妇那软软的身子像没骨似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满身的酒气混合着,刺激着雷老大有些脆弱的理智但又有些狂乱野性的神经……雷老大正怀抱软玉幽香欲上抚玉乳下探芳泽的时候,儿媳妇突然“啊”了一声,把手里的坤包递给了公公,接着就手捂小嘴向卫生间跑去……

雷老大拿着儿媳妇的坤包觉得胀鼓鼓的,他一时好奇拉开了拉链,原来里面有用手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竟是儿媳妇的内裤,还湿漉漉的!“他妈的,连内裤都整得这么湿了,真是个骚女人啊……淫荡!……下贱!……欠操!……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不由得愤从心中生,恨由胆边起,他愤恨漂亮的儿媳妇宁愿在外面去买醉被小狼崽们操,也没想到过在家里慰籍慰籍对她“疼爱有加”的公公!……雷老大在心里对儿媳妇喊着:“我虽是你的公公,可我首先是个男人,你就不能暂时不考虑他妈的什么辈份,在家里我们互补所需?”……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貌似就看到了儿媳妇光光的下体,看到了出租车上小狼崽摸搞着儿媳妇的骚屄,还看到“同学会”上大玩群P的淫靡……霎那间,雷老大雄起了,他什么都不顾了……几步就冲到卫生间外,一推门,门没栓,他就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第三章

“你!……”气冲牛斗的雷老大才说出一个“你”字,他就为眼前的情景惊得瞠目结舌呆在了卫生间里……原来,儿媳妇杜娟正双手扶着抽水马桶在呕吐,屁股正对着卫生间的门撅得高高的,她腰间那条短裙根本掩不住春光外泄,雷老大一冲进去,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儿和两腿间隆起的阴阜就被他一览无遗的尽收眼底……

雷老大呆了那么一会儿终于迅速回过神来,他虽然被儿媳妇的旖旎风光弄得淫心大振,但他依旧还是很生气……他当然生气呐——他既愤恨儿媳妇淫荡,也愤恨儿媳妇不贞,还愤恨自己没吃着酸葡萄,更愤狠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吃酸葡萄的好机会!……这会儿这么多的愤恨那种愤恨多一些,这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雷老大藉着这么多的愤恨,冲着儿媳妇骂了一声:“……无耻!”

就一巴掌重重打在儿媳妇的屁股上,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立刻落下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儿媳妇杜娟“呀”的一声尖叫,挣扎着站了起来,无力的倚在墙边,颤兢兢的看着公公说:“爸……您干嘛……打我啊?……我心里……好难受……”

“你难受?……那么多小狼崽整你,还难受?……我说你……很高兴呢!”

“爸……我就是被他们……整得难受的,……我现在一身脏得很,……爸……我要……洗澡,……您出去……好吗?……”

“……出去?!你他妈的……骚女人,……连内裤都被整的湿漉漉的不穿了,……还装什么……正经……”

雷老大一边骂,一边又打了儿媳妇几巴掌……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打儿媳妇,他现在是爱恨交加啊:他爱儿媳妇,是因为儿媳妇漂亮、清纯;但他又恨儿媳妇,是恨她怎么就没想到公公也是个需要女人的男人!……这打女人,是他要上女人前的一贯习惯和伎俩——他要上哪个女人之前,就喜欢把那个女人狠狠的打一顿——“驯马要靠打和骑,女人要打屄要肏”……他要在上儿媳妇之前藉着酒劲先把儿媳妇打服降,打得怕他,打得百依百顺!……就像对孩子先打后给个糖吃,那孩子一定又怕你又喜欢你,这就叫“恩威并下”“软硬兼施”!

儿媳妇双手抱着身子,一边躲闪,一边哭着对他说:“爸……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才回来,……可他们不许我走啊……”

“不许你走……你就由他们……整你!?……贱女人……”接着又是“啪啪”几声,雷老大一边打,一边就去撕扯儿媳妇的衣裙……

“爸……您打哪里都可以,可不要打我脸啊……哎哟……爸……您别扯我的衣裙……我……自己脱……行……不行?……”

“脱!快脱!……脱光了让老子打……老子要……打净的!……今晚上,老子要……收拾你!……”

不知道儿媳妇是真的被公公打怕了,还是在有意勾引公公呢,只见她一边躲着哭着,一边开始解衣脱裙……雷老大虽然还在打着儿媳妇,可打的力度越来越轻。不一会,儿媳妇就脱去了满是污秽的上衣,又脱去了文胸和短裙,片刻间,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双黑色的长丝袜,把她那宛若凝脂的娇嫩胴体衬托得那么的白皙迷人……但则见:儿媳妇斜斜的双肩微微前扣,一双白洁的玉臂交叉抱在胸前,把一对玉乳挤得高高隆突着,胸前的乳沟是那么多的深;手肘下袒露着没有一点赘肉的腰部,还有那平坦的小腹,可能是皮肤很白加上恢复保养得很好的缘故,那小腹上根本看不到令人讨厌的妊辰纹;此刻儿媳妇上身前倾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她很害羞的将双腿交叉的站着,光滑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那不甚茂密的阴毛下的一丘新月,只能时隐时现。……尽管如此,雷老大还是看呆了,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成了定格,好半天才慢慢的落在儿媳妇有着红手印的手臂上,他轻轻的抚摸着问:“疼吗?”儿媳妇点了点头,接着又摇着头说:“不疼……”

雷老大这时头脑急剧发热,浑身的热血也在沸腾,既是酒劲上涌,又是欲火攻心……他双手扶着赤裸裸的儿媳妇,双目不停的打量着儿媳妇的迷人胴体,问:“你……你是我的……儿媳妇吗?……”,儿媳妇乌发蓬乱,眼里噙着泪花,幽怨的斜睨着公公羞答答的说:“我是……您的儿媳妇杜娟啊……”,雷老大这时貌似开始借酒发疯了,他把头摇得像货郎鼓的说:“不,你不是,……你是上天派来来勾引我、要我把菩提水泻入红莲中的……小妖精……”。

常言道,酒醉心明白,雷老大这会儿是一半清醒一半醉,他此刻最明白他要做的事情……他搂住儿媳妇的双肩命令儿媳妇转过身去,还叫儿媳妇撅起屁股……当他挺着肉棒在儿媳妇的屄屄上来回磨蹭时,儿媳妇杜娟扭头央求着说:“爸……不要啊……我是您的儿媳妇啊……”,但见他手掌一扬,儿媳妇就禁如寒蝉、默不出声、只得乖乖的把白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扭扭捏捏的迎纳着公公用肉棒来撞开她的蚌唇……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一入港就深插到底,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雷老大藉着酒劲,轻舒猿臂,款扭熊腰,将一根长长的烫烫的粗大鸡巴在儿媳妇的屄屄里来回的驰骋,他此刻的心情就只有一个字:“爽”!这“爽”来自久违了五年的被温柔之乡紧紧包围住的温馨感觉,他这时更明白,什么名誉地位都是扯蛋,都是过眼云烟,他需要肉体的真实,在骨子里他就需要年轻的漂亮女人!……呀!儿媳妇的屄屄好紧好紧!把他的肉棒夹得好舒服,好舒服!……怎么,那些小狼崽不是整过儿媳妇的屄屄吗?干嘛还这么紧?呵呵,真是个小妖精啊,才被群P过的屄屄竟会变得这么紧这么迷人销魂!……雷老大发热的脑袋在不停幻想着,他搂住儿媳妇裸体越插越上劲,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充斥着男女性器撞击的“啪啪”声,与此同时,雷老大也“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息起来,儿媳妇杜娟也渐渐发出了欢愉的呻吟……

“小妖精……舒服吗?……快!把老子的肉棒夹住,动起来……”

“啊,好舒服啊……爸,……你……不打我呐?……你也再快点呗……啊……爸……你真行!”

“我这不在打你吗?……小妖精,看棒!看棒!看棒!……”雷老大一连几个“看棒”,大鸡巴接连几下快速的在儿媳妇屄屄深插猛抵。

“啊哟!……嗯……嗯……”,儿媳妇“嘤咛”了几声,虽然脸红红的还有几分的羞涩,但已把屁股频频的筛动起来,“爸……爸呀……你……你好厉害啊……哎哟也……爸……你轻……轻点……别插这么深……啊……”

一时间,这卫生间里的性器撞击声、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着组成了交响乐,在这悦耳的交响乐中雷老大和儿媳妇边肏屄屄边调情,这肉感四溢淫水潺潺的淫靡氛围刺激着卫生间里的这对都需要慰籍老男和少妇,他们紧紧搂着把纲常伦理抛到了九天云外,貌似不插个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绝不罢兵……

第四章

一阵彩铃声骤然响起,那铃声是从儿媳妇坤包里传出来的。

“这深更半夜,谁他妈的发神经,还打电话……”

雷老大一边骂,一边继续与儿媳妇颠鸾倒凤,他见儿媳妇一边承纳抽顶,一边从坤包里掏出了手机,猛地想到了什么,就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并对儿媳妇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对方先说话了,是个女的:“娟娟,你没事吧?”

“……杜娟已经睡了……”雷老大一听是个女的,就想早些结束通话,说完就准备挂机。

“啊,是伯父啊……伯父,真对不起,今天我们没把娟娟照顾好,她又被几个男同学又整醉了,还在卫生间摔了跤,把裙裙和小裤裤都弄湿了……”

“什么?!整……醉了?”雷老闻言吃了一惊,喝高的酒也醒了几分。

“是啊,娟娟的酒量好,没哪个男同学是她的对手,他们就合起来整她嘛……伯父,娟娟最近心情不好,每次同学会都要喝醉……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您儿子和娟娟……在闹离婚……”

“什么?……闹离婚?”电话没听完,雷老大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他就发了呆,还长长的叹息了几声。

儿媳妇杜娟的连忙转过身来,她先关掉了手机,然后扶着公公关切的问:“爸……您没事吧?……准是小月……叫她别把我们离婚的事……告诉您的……可她就不听……”

雷老大扶着儿媳妇的手臂坐到抽水马桶上,他看着儿媳妇迷人的翘乳、黝黑发亮的耻毛和刚刚插过而有些充血的隆突阴部,他的老脸表情很复杂,他用手捧住了儿媳妇的脸,兴奋而又有些紧张的问儿媳妇:“你说,……那些男同学……爱整你……整你……什么?”雷老大怀疑电话里听的是幻觉,他要儿媳妇亲口证实一遍。

儿媳妇被公公这么捧着脸,她的脸更红了,她轻轻的回答说:“他们爱……整我的酒啊……”

雷老大闻言眼睛里有了闪闪的泪花,那是高兴的泪花啊,……呵呵,儿媳妇只是被整醉了酒,她没被小狼们整屄屄!但由于自己的误会,他今晚才愤怒加醋意的打了儿媳妇,并酒壮色胆,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一想到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他就倒抽了一口气,儿媳妇身上现在还有被打的红手印,那可是暴力的证据!

“娟娟……那我打你……你为什么不说啊?……害得我……误会了你……”雷老大要想办法稳住儿媳了。

“爸……您打我……不是恼我又醉酒……又回来太晚吗?……还恼我不穿小裤裤……不正经……”

“嗯……对……还有你干嘛……要自己脱衣裙啊?!”

“我怕爸扯烂了啊……脱光了让爸打,……也好让爸……消消气……”

“嗯……你傻啊!……你知道脱光了……你身子有多美吗?……爸爸是男人怎么见得你的裸体?……你还那么听话,叫你撅起屁股……你就撅起!……哎,爸爸都变成牛了啊……我真浑!……”

雷老大一边说,一边开始扇自己的耳光,儿媳妇杜娟连忙去公公的手,可拉不住啊,就把公公的头抱在了怀里。雷老大的脸深埋在儿媳妇的两个玉乳中间,潸然而下的泪水使儿媳妇的温暖胸脯顿觉冷冰冰的。

这时候,儿媳妇杜娟也流泪了,她一边哭,一边抱着公公说:“爸,……今晚的事不怪您……是我……愿意的……”雷老大闻言抬起了脸庞……呵呵,儿媳妇就是嫩,才几句话,儿媳妇就不但原谅了自己,现在还泣不成声……

这时候,儿媳妇的泪水滴在公公脸上,她捧住公公的脸开始了咂咂的亲吻……儿媳妇一边亲吻一边对公公说:“爸,真的是我……愿意的,……我没穿小裤裤,还自己脱的衣服,屁股也是我自己翘起来的……我愿意让您打,您打我……我就觉得很兴奋……爸,你这是怎么呐……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儿媳妇说着用手握住公公萎缩了的鸡巴,熟练的套弄起来,雷老大顿时觉得好舒服……

在儿媳妇手弄和口弄下,雷老大的鸡巴很快就恢复了阳刚之美,儿媳妇对准他的阳刚美坐下来,身子上下套坐,胸前的一对玉乳不停的蹦跳摩挲着公公的老脸,像要熨平公公老脸上的那些皱纹……雷老大此刻的酒劲有上来了,他拧开了淋浴开关,抱着儿媳妇淋浴在暖融融的浴水中,任由儿媳妇把沐浴露涂抹遍他俩的全身……

第五章

那一晚,儿媳妇杜娟一夜都没合眼……当公公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她体内,她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看着身边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儿媳妇杜娟却在床上转侧难眠的想着心事……

儿媳妇杜娟却在床上转侧难眠的想着心事……

“负心汉,你可别怨我……做出这种事,都是你逼的……”

三个月前,杜娟的老公雷刚从外地回来了一趟,自从他的装饰公司成了“右丹妮”等名牌专卖连锁门面的指定装饰总代理后,她老公就长年在外忙碌三五个月才能回家小住几日。那一晚杜娟早早就洗了澡,换上了Miseele(迷死你)半透明睡衣,脸儿红红的到公公的书房去看了老公好几次。老公在向公公汇报装饰公司的业务情况,因公公是这公司的“董事长”,况且业务的扩大还离不开公公的社会关系和暗中的支持。雷老大见儿媳妇穿着睡衣来逛了几趟,他当然明白儿媳妇的心思……呵呵,小别胜新婚嘛,理解……他假意说自己困了,就要儿子改日再说,催儿子回自己的房间去。

雷刚回房洗完澡进卧室,媳妇杜娟已经在床上等他欢愉了……可能是卧室灯光柔和得不甚明亮,也可能是杜娟正沉浸在浓浓爱意中,她根本没注意到老公上床前那片刻的犹豫……杜娟好兴奋好主动啊,她先替老公口交,老公在他口里一点一点的变硬,她就有成就感……她经常对闺蜜死党说,老公那个越硬就说明他越爱老婆,闺蜜都笑她是花痴……老公的那个都硬得皮开筋绽了,她下体的蜜壶里也已经满是蜜汁,在她嗲声细语的催促下老公终于插了进来,几个月没做了她好像还有点不太适应……这一次老公貌似比以前猛,时间也要长一些,当老公在她体内射了精,伏压在她身上抱着说“对不起”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老公伏压在她身上说“对不起”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说什么啊,还对不起呐,……有你这么爱我,我……好幸福的……”

“对不起,杜娟……我这次回来……是找你……离婚……”

“什么?……离婚?!”陡然听到离婚二字,杜娟一下就蒙了,她先还以为是老公在跟她开玩笑,但看到老公在流泪,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真是:须臾前夫妻比翼飞翔在人间天堂还欢愉无比,片刻后配偶折翅坠落入鬼魅地狱就痛苦万分!

在杜娟流着泪追问下,老公才对她道出了实情,原来是老公的新欢,不,应该是旧爱,也不,还是说“初恋情人”更准确些吧——那个杜娟也认识的年轻女人金亚茹已经怀上了老公的孩子!

“杜娟,对不起,亚茹与我的关系我一直没告诉你,她是我的初恋,因她出国留学我们断了联系,我等了她五年,等了五年啊,后来听说她在国外结了婚,那时我正认识了你,于是我在对她的绝望中燃起了对你的爱意……可天意弄人啊!她才结婚一年多就离了婚,因为她老公太花心,她也不愿做花瓶……回国后她就到处打听我,知道我的装饰公司后就自己跑来应聘。那次应聘你也在场,我那时还很恨她,不想录用她,是你说人才难得,要我……哎,过去的就不多说了,都怪我,旧情难忘,这失而复得的初恋爱人,我没法拒绝……她是我的助理,我们在外面几乎天天在一起,当冰释前嫌后我们怎么能控制得住尘封多年的情感,我们在外面都同居两年了……杜娟,我们离婚吧,我会跟爸爸说,把公司的四分之一产权和股份作为我们的共同财产分给你,我再赔偿你20万的青春损失费……”

“我们离婚,我们的囡囡怎么办?”看着离婚已成定局,杜娟首先想到了孩子。

“囡囡归我……你一个人,也容易再找个比我好的……啊,还有,亚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几个月后肚子大着,总不能让她还在外面奔波吧,到时候我会送她回家居住……这房子是爸爸的财产,这你也知道的,它不在我们共同财产之列,希望到时候你能……搬出去……”

听到老公的“协议内容”,杜娟没有再哭泣,她为这段“初恋情人”的故事更加的恨老公这个“负心汉”的负心!

杜娟的情感经历其实也很丰富,在她潺潺流淌的爱河里,雷刚是第二个负她的男人。

杜娟的初恋在十七、八岁,在花季一般的年龄里她对爱的憧憬是那么的灿烂温馨,她那个初恋男生在她身上索取了一切之后选飞参军走了,后来转业成了民航驾驶员,但却与一个有背景的空姐结了婚。为此事杜娟曾大病一场,并发誓再找男朋友绝不找长相英俊帅气的男生!

后来杜娟认识了雷副镇长的独生子雷刚,二人才确立恋爱关系没多久,雷刚家的亲戚们就逼着雷副镇长催着他们早些结婚,说爸爸妈妈都想早些抱孙子,其实那时雷刚妈妈病重,亲戚们都说用婚事给病重的雷刚妈妈“冲喜”。

没想到冲喜却冲来了丧事,雷刚妈妈在儿子结婚后半个月就去世了,于是人们说杜娟的八字硬,是什么灾星,害得不少人见着杜娟就像见了瘟神……雷副镇长老伴没了痛定思痛,他怎么也不再相信这个漂亮乖巧的儿媳妇会是什么灾星。后来他在镇上搞了个破除迷信的教育活动,还用自己家的事来教育人们。为此事,倍受“莫须有”指责的杜娟好感激深明大义的公公啊,从那时起,她就既当儿媳妇又像亲闺女一样孝敬着老公的父亲。

现在,负心汉提出了离婚,不但要抢走囡囡,还要将自己扫地出门,一想到这些杜娟就不寒而栗。雷刚走了之后,杜娟一直在冥思苦想着应变之策,怎么样才能将损失减小到最大限度?于是乎,她很快就想到要保住这一切,就必须抓住公公这个既正直又好色现在又没有老婆的男人……

看着在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儿媳妇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笑意,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公公说:“爸爸,儿媳妇为了‘俘虏’您,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还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我参加同学会、故意装着神神秘秘、化妆打扮、醉酒而归,都是为了引起您注意……你趁来扶醉了的我摸我咪咪和摸我下体,这些儿媳妇都知道,多么想您更进一步啊,可你每次都是嘎然而止:我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我多么希望您来骚扰我啊,可每一次我都空表情……现在,我和公公您终于有了第一次,但我不会就这么逼您娶我的……我要您不但喜欢我年轻漂亮的长相和青春激情的肉体,还要您真心的爱上我这个女人,到那时我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您……”

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

第六章

自从有了与公公的“第一次”和要彻底征服公公这个老男人的想法之后,儿媳妇杜娟就竭尽所能的在公公面前展示着自己:她亲自下厨为公公弄可口的饭菜;她上街买公公喜欢的“小醉仙”还要陪着公公饮上几杯;她给公公买了名牌T恤,还撒着娇嗲声嗲气硬要要公公穿上,穿上后公公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与儿媳妇身上的是一样图案花纹……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变着花样与公公做爱呐,儿媳妇在这上面动力不少的脑筋……

“囡囡,想不想骑爷爷的马马呀?”

“想……爷爷……囡囡要……骑马马……”

“好好……囡囡乖,爷爷给你骑马马呐……”

“爸……你别又趴着呀……囡囡要爷爷躺在床上,骑在爷爷肚子上,是不是?”儿媳妇一边说,一边把公公趴着的身子翻了个身。

“是这样吧……啊……囡囡骑好啊,……叫妈妈也骑上来……好不好?”

雷老大真的是与儿媳妇心有灵犀,儿媳妇一翻他的身子,他就知道有好事,他把囡囡抱在胸膛上骑着,接着向儿媳妇挺了挺下体……儿媳妇粉面含羞,眼角掠笑,轻轻拉开公公外裤的拉链,把公公的鸡巴掏出来一阵时快时慢的套弄,然后就半半推半就的捞起裙子,骑了上去……雷老大的鸡巴被儿媳妇套坐齐根后,他用手扙着囡囡,身子不住的上下颠簸,还问身上“骑马”的“舒不舒服”?

囡囡说“舒服”,可儿媳妇没出声,雷老大就叫孙女问妈妈“舒不舒服”,被女儿问了几声后,儿媳妇只得说“舒服”,那声音虽然很轻,但雷老大听起来真销魂!

雷老大做事最肯动脑筋,举一反三是他最大的本领,接着他就要囡囡骑妈妈的马马了:他叫儿媳妇趴在床沿上,要儿媳妇撅着屁股,囡囡骑在妈妈的腰上,他用手扙着孙女骑妈妈的马马,鸡巴却在孙女妈妈的屄屄里驰骋不停……最为刺激的,是雷老大叫儿媳妇在床沿上仰躺着,他抱着囡囡骑在儿媳妇肚子上“骑马马”,他摸儿媳妇玉乳的手被囡囡看到了,囡囡向妈妈伸出手指刮脸皮:“羞羞……妈妈……爷爷……摸咪咪……”儿媳妇杜娟连忙拉开公公的手,不许女儿再乱说,不一会,囡囡又指着床边梳妆台的镜子说:“妈妈的马马……脚脚……在上面……跑……”,原来此刻囡囡的爷爷正抬着囡囡妈妈的双腿……

雷老大这几个月过着像神仙啊,吃得可口,穿得时尚,有孙女逗,有嫩屄肏,他家的卧室有内阳台相通,应此家里虽然有保姆,可他与儿媳妇的欢愉一直都是安全的。他有时在儿媳妇床上寻欢,有时又叫儿媳妇到他床上做爱,他自己都觉得年轻多了,是55岁的年龄、45岁的身体、35岁的心脏、25岁的性欲!

一天夜里,雷老大压着儿媳妇一阵大声的狼嚎之后,又把体内的白浆全部灌进了儿媳妇杜娟的屄屄里,儿媳妇的屄屄哪里盛得下公公这么多的子子孙孙,尽管儿媳妇还仰躺着,但仍有不少白浆从儿媳妇的屄屄里溢出,看得雷老大心旌摇曳。他正欲休息片刻再复二火,儿媳妇却抱住他默默的流出了泪。

“娟,你这是……怎么呐?”雷老大一边为儿媳妇抹泪,一边关切的问。

“爸……雷刚再过几天……就要送金亚茹回来生孩子了……”

“嗯……那又怎么呐?”

“他们回来,……我……就得走了啊……”儿媳妇轻轻的抽泣着说。

“为啥?”

“我已经跟……雷刚离了婚,已经不是……雷家的人……不走……行吗?”

“行啊……娟,我一直在等……你说不走这句话啊……我都五十五了,你还这么年轻,爸爸真的不好开口……叫你不走,那样爸就太自私……”

“爸……您真坏啊……这话,干嘛要女孩子先说嘛,……我说不走,你不会认为我骗着了您?”

“那……我先说呗,娟,请你别走,留下来,跟我结婚……过日子……”雷老大把儿媳妇紧紧的抱在怀里开始了亲吻。

“嗯……爸,我愿意……可雷刚他们回来怎么相处啊?我们……我们毕竟……曾经是夫妻……”儿媳妇热烈的回应着,一边回应热吻,一边说出来自己的顾虑。

“谁说我会同意他们回这里?我已经为他们另外买了套房子……你以前是我儿媳妇,以后是我妻子,我当然要顾及你的感受呐,呵呵呵……”“爸,您真好!我好……喜欢您!”儿媳妇貌似有些受宠若惊,抱住雷老大吻咂个不停。

雷老大的鸡巴这时又硬起来,他翻身提枪上马又要驰骋,这时候,儿媳妇竟然“哇~”的一声干呕,接着红着脸告诉公公一件事,说他可能又要做父亲……雷老大闻言顿时干劲倍增,抱着儿媳妇爱意浓浓绵延不尽的温存,儿媳妇时而被他顶上浑身酥软细胞贲张的颠峰,时而又被他抵入眼冒繁星欲罢不能的浪谷。突然,他想到一个恼人的问题:“以后户口上,孩子与户主的关系怎么写啊?儿媳妇的这个孩子是我的次子,可她姐姐囡囡却是我的孙女……”

蓦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结婚后就把户主换成儿媳妇,孩子们与户主的关系不是简单了吗?囡囡是儿媳妇的长女,要生的这个是儿媳妇的次子……有这两个孩子把儿媳妇拴着,呵呵,量她以后想飞也飞不出去!

想到这里,雷老大就“呵呵”的笑起来,他为自己用房子和孩子套住儿媳妇而沾沾自喜,儿媳妇问他笑什么,他使劲插着儿媳妇的屄屄说:“亲爱的……娟……明天……我们办结婚证去!”

【全文完】

一章

夜已深阑。市郊的双口镇显得十分宁静,只偶尔才听到几声狗叫声。

十字街口。那白日的繁华和喧闹已随着夜色的深沉而消失殆尽,街口边那幢32楼高的标志性商住楼,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不甚明亮的楼层照明灯……大多数居室的人们已经灭灯就寝,但18楼1号那套四居室里还亮着卧室的灯,远处看,那灯辉摇曳扑朔,宛如调皮的孩子在眨着眼睛偷窥着卧室里的动静……

那卧室里的灯光柔柔的,虽不甚明亮但很温馨,照着室内的那张大床,大床上并排睡着三个人……睡在最里面的,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她小名叫囡囡,长相十分的清秀,邻居们都说囡囡长大后一定像她妈妈一样俊俏迷人,可这会儿囡囡睡的很不安稳,在睡梦中不时的叫喊着她的母亲……睡在中间的,是小女孩囡囡的妈妈,一个芳龄才28岁名叫杜娟的漂亮女人,她的长相极像大S,那前凸后翘的身段甚至比大S还凸凹有致几分,她这时侧身向着女儿睡着,一边轻轻的拍着睡得不安稳的囡囡,低唱着“摇篮曲”哄女儿快快入睡,一边正撅着不着片缕的白嫩屁股迎纳着她身后男人的抽顶……

睡在杜娟身后的男人55岁,名叫雷鸣,是双口镇的副镇长,在镇内外很有名气,人们都叫他“雷老大”,而他的大名却很少有人问津,他是囡囡的爷爷,是一个既贪恋女人美色又想要顾及名声的成功男人。此刻他侧身睡在儿媳妇杜娟身后,一只大手从儿媳妇腋下伸到她的胸前,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儿媳妇那对丰满坚挺的玉乳,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爸……您别太用劲啊……这床都在晃了……囡囡还没……睡熟呐……”,儿媳妇杜娟粉面含羞,轻声提醒正肏着她嫩屄的公公。

“嗯……我还没使劲啊……这床晃没关系……囡囡只当是在……睡摇床……”,雷老大插得很慢,但插得很深,每一下都触到儿媳妇幽径尽头的花芯。不一会,儿媳妇杜娟哼的“摇篮曲”就被公公抽插得跑了调,还多了许多“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由于有孙女囡囡在旁边,雷老大插得并不尽兴,但他很满足啊,老伴去世五年了,他都没碰过女人,没想到现在一碰就是儿媳妇的嫩屄……雷老大一想到自己这条老牛现在拴到了儿媳妇这蔸嫩草上,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他就觉得很兴奋……顷刻间,他的思绪就随着无比的兴奋波涌而出,三个月前他第一次插儿媳妇杜娟嫩屄的那一幕,又历历在目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第二章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小囡囡照例随保姆去她家玩并睡在保姆家里,儿媳妇杜娟收拾打扮停当又去参加“同学会”。雷老大一个人在家喝了不少的酒,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见儿媳妇快到深夜12点了还没回来,他就越想越生气:“太不像话了!老公才几个月没回来,就这么寂寞难耐了?我以前还觉得她挺纯挺乖的。没想到她竟是个骚女人……”,雷老大在心里不住的责骂着儿媳妇,喝得有些高了的他的表情貌似有些发神经:一会儿呆坐着摇头吁叹,一会儿又眉飞色舞的笑几声,一会儿又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里焦急的踱来踱去、走个不停……

这三个月来的这段时间里,一向安稳在家儿过日子的儿媳妇杜娟不知怎的对“同学会”有了极大的兴趣,几乎是每次“同学会”都要参加,而且很少化妆的她总要细细的收拾打扮一番才出门,好像是去与情人幽会似的……更使雷老大不能容忍的,是“同学会”前儿媳妇杜娟的电话不断,接电话时儿媳妇杜娟总是神神秘秘的,偶尔他还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杜娟这么悄悄的说几句:“又……会呀?……我……不想去,在一起……没好事……我怕你们……又整我……”,“你们就爱……整我一个……我……遭不住……”看儿媳妇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是男的,听到这些话雷老大能不生气、能不猜疑?……男的和女的在一起准没好事……儿媳妇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男人就爱“整”女人什么?不言而喻,当然是就爱“整”女人的屄屄!还几个整一个呢,他妈的,玩群P?!

前几次儿媳妇杜娟“同学会”回来时间都很晚,还一身的酒气,走路都东倒西歪的。雷老大有时喝酒儿媳妇喜欢陪他喝几盅,因此他知道儿媳妇很有酒量……这有酒量的儿媳妇回来路都走不稳……他妈的,是真的“醉”得走不稳路了,还是被小狼崽们“整”得走不稳路了?……一想到“醉”和“整”,雷老大在气愤中就有种莫名的兴奋……雷老大喜欢喝酒,他更喜欢八、九分醉后与女人做爱的感觉,他老婆曾说他醉后的鸡巴好烫好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妈的,酒能乱男人的性,同样也能乱女人的性啊……瞧,儿媳妇这脸儿红的,发髻乱的,回到家浑身就没半点力的样子,……难道儿媳妇真的是在外面醉生梦死的寻求刺激?醉酒后就让小狼崽们整她的屄屄?!……

雷老大的心好乱啊,他又是愤恨,他又是猜忌,又还有几分的期盼,期盼儿媳妇真的是空房难耐,给他以可乘之机……因此他口里虽然责骂着儿媳妇不守妇道,但他心里却是酸酸的……他常常在心里大声呐喊:“与其让外面那些小狼崽搞我漂亮的儿媳妇,不如老子上了她!”……他还为自己上儿媳妇找来好多的理由,公公烧儿媳妇的火,是烧旺门香火,自古有之。可是想归想,他还是有很大的顾忌,他终究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总不能不顾一切后果,一头钻进温柔乡,死在儿媳妇那里面去……

为此事,雷老大痛苦的挣扎了好几个月,每次儿媳妇醉酒归来,他上去扶着儿媳妇的娇躯,胸膛被儿媳妇丰满而坚挺的玉乳紧贴着,他就会心猿意马,蠢蠢欲动的。鸡巴胀得好难受啊,他真想就把儿媳妇按在床上剥光她身上的纱缕,狠狠蹂躏儿媳妇那虽未谋面但只要想想就会令他兴奋不已的芳草地!……但每次他都是犹犹豫豫的不敢将儿媳妇“就地正法”,虽然藉着搀扶的机会,他捏了好几回儿媳妇的咪咪,也隔着小裤裤摸了几回儿媳妇的下体,但他还是不敢来真的……他不是不想烧儿媳妇的火,他是怕半世英名毁于一旦……他妈的,这太折磨人呐!这种“吊着腊肉吃光饭”,“身边鲜花不能采”的滋味,真他妈不是男人能受的!……当雷老大扶着醉意朦胧的儿媳妇睡下,并最终离开儿媳妇那散发着女人体香的诱人身体时,他好几次都听到了儿媳妇杜娟在轻轻的叹息……

“今晚上,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骚女人了,老虎不发威,她还以为是病猫……”

那一夜,雷老大一边在心里胡乱的想着,一边踱到窗口看了外面几十次,时钟指向凌晨1点,才看到十字街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先是下来两个小狼崽,接着,他们扶下了杜娟……杜娟还很要强呐,她摔开两个小狼崽的搀扶,一边向他们说着什么,一边向商住楼走来,看她走路东偏西倒的样子,肯定又是大醉了一回!

“怎么又喝这么多……连锁眼都找不到……等等……我来给你开门!……”

听到钥匙在门上戳弄了好一会,始终没插进锁眼里去,雷老大在屋里对儿媳妇吼着,就走到门前为儿媳妇打开了大门。门一开,儿媳妇就是一个趔趄,一下串了进来,并一头栽进了公公的怀里……雷老大连忙用手紧紧扶住儿媳妇,儿媳妇那软软的身子像没骨似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满身的酒气混合着,刺激着雷老大有些脆弱的理智但又有些狂乱野性的神经……雷老大正怀抱软玉幽香欲上抚玉乳下探芳泽的时候,儿媳妇突然“啊”了一声,把手里的坤包递给了公公,接着就手捂小嘴向卫生间跑去……

雷老大拿着儿媳妇的坤包觉得胀鼓鼓的,他一时好奇拉开了拉链,原来里面有用手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竟是儿媳妇的内裤,还湿漉漉的!“他妈的,连内裤都整得这么湿了,真是个骚女人啊……淫荡!……下贱!……欠操!……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不由得愤从心中生,恨由胆边起,他愤恨漂亮的儿媳妇宁愿在外面去买醉被小狼崽们操,也没想到过在家里慰籍慰籍对她“疼爱有加”的公公!……雷老大在心里对儿媳妇喊着:“我虽是你的公公,可我首先是个男人,你就不能暂时不考虑他妈的什么辈份,在家里我们互补所需?”……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貌似就看到了儿媳妇光光的下体,看到了出租车上小狼崽摸搞着儿媳妇的骚屄,还看到“同学会”上大玩群P的淫靡……霎那间,雷老大雄起了,他什么都不顾了……几步就冲到卫生间外,一推门,门没栓,他就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第三章

“你!……”气冲牛斗的雷老大才说出一个“你”字,他就为眼前的情景惊得瞠目结舌呆在了卫生间里……原来,儿媳妇杜娟正双手扶着抽水马桶在呕吐,屁股正对着卫生间的门撅得高高的,她腰间那条短裙根本掩不住春光外泄,雷老大一冲进去,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儿和两腿间隆起的阴阜就被他一览无遗的尽收眼底……

雷老大呆了那么一会儿终于迅速回过神来,他虽然被儿媳妇的旖旎风光弄得淫心大振,但他依旧还是很生气……他当然生气呐——他既愤恨儿媳妇淫荡,也愤恨儿媳妇不贞,还愤恨自己没吃着酸葡萄,更愤狠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吃酸葡萄的好机会!……这会儿这么多的愤恨那种愤恨多一些,这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雷老大藉着这么多的愤恨,冲着儿媳妇骂了一声:“……无耻!”

就一巴掌重重打在儿媳妇的屁股上,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立刻落下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儿媳妇杜娟“呀”的一声尖叫,挣扎着站了起来,无力的倚在墙边,颤兢兢的看着公公说:“爸……您干嘛……打我啊?……我心里……好难受……”

“你难受?……那么多小狼崽整你,还难受?……我说你……很高兴呢!”

“爸……我就是被他们……整得难受的,……我现在一身脏得很,……爸……我要……洗澡,……您出去……好吗?……”

“……出去?!你他妈的……骚女人,……连内裤都被整的湿漉漉的不穿了,……还装什么……正经……”

雷老大一边骂,一边又打了儿媳妇几巴掌……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打儿媳妇,他现在是爱恨交加啊:他爱儿媳妇,是因为儿媳妇漂亮、清纯;但他又恨儿媳妇,是恨她怎么就没想到公公也是个需要女人的男人!……这打女人,是他要上女人前的一贯习惯和伎俩——他要上哪个女人之前,就喜欢把那个女人狠狠的打一顿——“驯马要靠打和骑,女人要打屄要肏”……他要在上儿媳妇之前藉着酒劲先把儿媳妇打服降,打得怕他,打得百依百顺!……就像对孩子先打后给个糖吃,那孩子一定又怕你又喜欢你,这就叫“恩威并下”“软硬兼施”!

儿媳妇双手抱着身子,一边躲闪,一边哭着对他说:“爸……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才回来,……可他们不许我走啊……”

“不许你走……你就由他们……整你!?……贱女人……”接着又是“啪啪”几声,雷老大一边打,一边就去撕扯儿媳妇的衣裙……

“爸……您打哪里都可以,可不要打我脸啊……哎哟……爸……您别扯我的衣裙……我……自己脱……行……不行?……”

“脱!快脱!……脱光了让老子打……老子要……打净的!……今晚上,老子要……收拾你!……”

不知道儿媳妇是真的被公公打怕了,还是在有意勾引公公呢,只见她一边躲着哭着,一边开始解衣脱裙……雷老大虽然还在打着儿媳妇,可打的力度越来越轻。不一会,儿媳妇就脱去了满是污秽的上衣,又脱去了文胸和短裙,片刻间,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双黑色的长丝袜,把她那宛若凝脂的娇嫩胴体衬托得那么的白皙迷人……但则见:儿媳妇斜斜的双肩微微前扣,一双白洁的玉臂交叉抱在胸前,把一对玉乳挤得高高隆突着,胸前的乳沟是那么多的深;手肘下袒露着没有一点赘肉的腰部,还有那平坦的小腹,可能是皮肤很白加上恢复保养得很好的缘故,那小腹上根本看不到令人讨厌的妊辰纹;此刻儿媳妇上身前倾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她很害羞的将双腿交叉的站着,光滑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那不甚茂密的阴毛下的一丘新月,只能时隐时现。……尽管如此,雷老大还是看呆了,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成了定格,好半天才慢慢的落在儿媳妇有着红手印的手臂上,他轻轻的抚摸着问:“疼吗?”儿媳妇点了点头,接着又摇着头说:“不疼……”

雷老大这时头脑急剧发热,浑身的热血也在沸腾,既是酒劲上涌,又是欲火攻心……他双手扶着赤裸裸的儿媳妇,双目不停的打量着儿媳妇的迷人胴体,问:“你……你是我的……儿媳妇吗?……”,儿媳妇乌发蓬乱,眼里噙着泪花,幽怨的斜睨着公公羞答答的说:“我是……您的儿媳妇杜娟啊……”,雷老大这时貌似开始借酒发疯了,他把头摇得像货郎鼓的说:“不,你不是,……你是上天派来来勾引我、要我把菩提水泻入红莲中的……小妖精……”。

常言道,酒醉心明白,雷老大这会儿是一半清醒一半醉,他此刻最明白他要做的事情……他搂住儿媳妇的双肩命令儿媳妇转过身去,还叫儿媳妇撅起屁股……当他挺着肉棒在儿媳妇的屄屄上来回磨蹭时,儿媳妇杜娟扭头央求着说:“爸……不要啊……我是您的儿媳妇啊……”,但见他手掌一扬,儿媳妇就禁如寒蝉、默不出声、只得乖乖的把白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扭扭捏捏的迎纳着公公用肉棒来撞开她的蚌唇……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一入港就深插到底,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雷老大藉着酒劲,轻舒猿臂,款扭熊腰,将一根长长的烫烫的粗大鸡巴在儿媳妇的屄屄里来回的驰骋,他此刻的心情就只有一个字:“爽”!这“爽”来自久违了五年的被温柔之乡紧紧包围住的温馨感觉,他这时更明白,什么名誉地位都是扯蛋,都是过眼云烟,他需要肉体的真实,在骨子里他就需要年轻的漂亮女人!……呀!儿媳妇的屄屄好紧好紧!把他的肉棒夹得好舒服,好舒服!……怎么,那些小狼崽不是整过儿媳妇的屄屄吗?干嘛还这么紧?呵呵,真是个小妖精啊,才被群P过的屄屄竟会变得这么紧这么迷人销魂!……雷老大发热的脑袋在不停幻想着,他搂住儿媳妇裸体越插越上劲,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充斥着男女性器撞击的“啪啪”声,与此同时,雷老大也“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息起来,儿媳妇杜娟也渐渐发出了欢愉的呻吟……

“小妖精……舒服吗?……快!把老子的肉棒夹住,动起来……”

“啊,好舒服啊……爸,……你……不打我呐?……你也再快点呗……啊……爸……你真行!”

“我这不在打你吗?……小妖精,看棒!看棒!看棒!……”雷老大一连几个“看棒”,大鸡巴接连几下快速的在儿媳妇屄屄深插猛抵。

“啊哟!……嗯……嗯……”,儿媳妇“嘤咛”了几声,虽然脸红红的还有几分的羞涩,但已把屁股频频的筛动起来,“爸……爸呀……你……你好厉害啊……哎哟也……爸……你轻……轻点……别插这么深……啊……”

一时间,这卫生间里的性器撞击声、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着组成了交响乐,在这悦耳的交响乐中雷老大和儿媳妇边肏屄屄边调情,这肉感四溢淫水潺潺的淫靡氛围刺激着卫生间里的这对都需要慰籍老男和少妇,他们紧紧搂着把纲常伦理抛到了九天云外,貌似不插个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绝不罢兵……

第四章

一阵彩铃声骤然响起,那铃声是从儿媳妇坤包里传出来的。

“这深更半夜,谁他妈的发神经,还打电话……”

雷老大一边骂,一边继续与儿媳妇颠鸾倒凤,他见儿媳妇一边承纳抽顶,一边从坤包里掏出了手机,猛地想到了什么,就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并对儿媳妇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对方先说话了,是个女的:“娟娟,你没事吧?”

“……杜娟已经睡了……”雷老大一听是个女的,就想早些结束通话,说完就准备挂机。

“啊,是伯父啊……伯父,真对不起,今天我们没把娟娟照顾好,她又被几个男同学又整醉了,还在卫生间摔了跤,把裙裙和小裤裤都弄湿了……”

“什么?!整……醉了?”雷老闻言吃了一惊,喝高的酒也醒了几分。

“是啊,娟娟的酒量好,没哪个男同学是她的对手,他们就合起来整她嘛……伯父,娟娟最近心情不好,每次同学会都要喝醉……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您儿子和娟娟……在闹离婚……”

“什么?……闹离婚?”电话没听完,雷老大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他就发了呆,还长长的叹息了几声。

儿媳妇杜娟的连忙转过身来,她先关掉了手机,然后扶着公公关切的问:“爸……您没事吧?……准是小月……叫她别把我们离婚的事……告诉您的……可她就不听……”

雷老大扶着儿媳妇的手臂坐到抽水马桶上,他看着儿媳妇迷人的翘乳、黝黑发亮的耻毛和刚刚插过而有些充血的隆突阴部,他的老脸表情很复杂,他用手捧住了儿媳妇的脸,兴奋而又有些紧张的问儿媳妇:“你说,……那些男同学……爱整你……整你……什么?”雷老大怀疑电话里听的是幻觉,他要儿媳妇亲口证实一遍。

儿媳妇被公公这么捧着脸,她的脸更红了,她轻轻的回答说:“他们爱……整我的酒啊……”

雷老大闻言眼睛里有了闪闪的泪花,那是高兴的泪花啊,……呵呵,儿媳妇只是被整醉了酒,她没被小狼们整屄屄!但由于自己的误会,他今晚才愤怒加醋意的打了儿媳妇,并酒壮色胆,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一想到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他就倒抽了一口气,儿媳妇身上现在还有被打的红手印,那可是暴力的证据!

“娟娟……那我打你……你为什么不说啊?……害得我……误会了你……”雷老大要想办法稳住儿媳了。

“爸……您打我……不是恼我又醉酒……又回来太晚吗?……还恼我不穿小裤裤……不正经……”

“嗯……对……还有你干嘛……要自己脱衣裙啊?!”

“我怕爸扯烂了啊……脱光了让爸打,……也好让爸……消消气……”

“嗯……你傻啊!……你知道脱光了……你身子有多美吗?……爸爸是男人怎么见得你的裸体?……你还那么听话,叫你撅起屁股……你就撅起!……哎,爸爸都变成牛了啊……我真浑!……”

雷老大一边说,一边开始扇自己的耳光,儿媳妇杜娟连忙去公公的手,可拉不住啊,就把公公的头抱在了怀里。雷老大的脸深埋在儿媳妇的两个玉乳中间,潸然而下的泪水使儿媳妇的温暖胸脯顿觉冷冰冰的。

这时候,儿媳妇杜娟也流泪了,她一边哭,一边抱着公公说:“爸,……今晚的事不怪您……是我……愿意的……”雷老大闻言抬起了脸庞……呵呵,儿媳妇就是嫩,才几句话,儿媳妇就不但原谅了自己,现在还泣不成声……

这时候,儿媳妇的泪水滴在公公脸上,她捧住公公的脸开始了咂咂的亲吻……儿媳妇一边亲吻一边对公公说:“爸,真的是我……愿意的,……我没穿小裤裤,还自己脱的衣服,屁股也是我自己翘起来的……我愿意让您打,您打我……我就觉得很兴奋……爸,你这是怎么呐……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儿媳妇说着用手握住公公萎缩了的鸡巴,熟练的套弄起来,雷老大顿时觉得好舒服……

在儿媳妇手弄和口弄下,雷老大的鸡巴很快就恢复了阳刚之美,儿媳妇对准他的阳刚美坐下来,身子上下套坐,胸前的一对玉乳不停的蹦跳摩挲着公公的老脸,像要熨平公公老脸上的那些皱纹……雷老大此刻的酒劲有上来了,他拧开了淋浴开关,抱着儿媳妇淋浴在暖融融的浴水中,任由儿媳妇把沐浴露涂抹遍他俩的全身……

第五章

那一晚,儿媳妇杜娟一夜都没合眼……当公公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她体内,她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看着身边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儿媳妇杜娟却在床上转侧难眠的想着心事……

儿媳妇杜娟却在床上转侧难眠的想着心事……

“负心汉,你可别怨我……做出这种事,都是你逼的……”

三个月前,杜娟的老公雷刚从外地回来了一趟,自从他的装饰公司成了“右丹妮”等名牌专卖连锁门面的指定装饰总代理后,她老公就长年在外忙碌三五个月才能回家小住几日。那一晚杜娟早早就洗了澡,换上了Miseele(迷死你)半透明睡衣,脸儿红红的到公公的书房去看了老公好几次。老公在向公公汇报装饰公司的业务情况,因公公是这公司的“董事长”,况且业务的扩大还离不开公公的社会关系和暗中的支持。雷老大见儿媳妇穿着睡衣来逛了几趟,他当然明白儿媳妇的心思……呵呵,小别胜新婚嘛,理解……他假意说自己困了,就要儿子改日再说,催儿子回自己的房间去。

雷刚回房洗完澡进卧室,媳妇杜娟已经在床上等他欢愉了……可能是卧室灯光柔和得不甚明亮,也可能是杜娟正沉浸在浓浓爱意中,她根本没注意到老公上床前那片刻的犹豫……杜娟好兴奋好主动啊,她先替老公口交,老公在他口里一点一点的变硬,她就有成就感……她经常对闺蜜死党说,老公那个越硬就说明他越爱老婆,闺蜜都笑她是花痴……老公的那个都硬得皮开筋绽了,她下体的蜜壶里也已经满是蜜汁,在她嗲声细语的催促下老公终于插了进来,几个月没做了她好像还有点不太适应……这一次老公貌似比以前猛,时间也要长一些,当老公在她体内射了精,伏压在她身上抱着说“对不起”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老公伏压在她身上说“对不起”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说什么啊,还对不起呐,……有你这么爱我,我……好幸福的……”

“对不起,杜娟……我这次回来……是找你……离婚……”

“什么?……离婚?!”陡然听到离婚二字,杜娟一下就蒙了,她先还以为是老公在跟她开玩笑,但看到老公在流泪,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真是:须臾前夫妻比翼飞翔在人间天堂还欢愉无比,片刻后配偶折翅坠落入鬼魅地狱就痛苦万分!

在杜娟流着泪追问下,老公才对她道出了实情,原来是老公的新欢,不,应该是旧爱,也不,还是说“初恋情人”更准确些吧——那个杜娟也认识的年轻女人金亚茹已经怀上了老公的孩子!

“杜娟,对不起,亚茹与我的关系我一直没告诉你,她是我的初恋,因她出国留学我们断了联系,我等了她五年,等了五年啊,后来听说她在国外结了婚,那时我正认识了你,于是我在对她的绝望中燃起了对你的爱意……可天意弄人啊!她才结婚一年多就离了婚,因为她老公太花心,她也不愿做花瓶……回国后她就到处打听我,知道我的装饰公司后就自己跑来应聘。那次应聘你也在场,我那时还很恨她,不想录用她,是你说人才难得,要我……哎,过去的就不多说了,都怪我,旧情难忘,这失而复得的初恋爱人,我没法拒绝……她是我的助理,我们在外面几乎天天在一起,当冰释前嫌后我们怎么能控制得住尘封多年的情感,我们在外面都同居两年了……杜娟,我们离婚吧,我会跟爸爸说,把公司的四分之一产权和股份作为我们的共同财产分给你,我再赔偿你20万的青春损失费……”

“我们离婚,我们的囡囡怎么办?”看着离婚已成定局,杜娟首先想到了孩子。

“囡囡归我……你一个人,也容易再找个比我好的……啊,还有,亚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几个月后肚子大着,总不能让她还在外面奔波吧,到时候我会送她回家居住……这房子是爸爸的财产,这你也知道的,它不在我们共同财产之列,希望到时候你能……搬出去……”

听到老公的“协议内容”,杜娟没有再哭泣,她为这段“初恋情人”的故事更加的恨老公这个“负心汉”的负心!

杜娟的情感经历其实也很丰富,在她潺潺流淌的爱河里,雷刚是第二个负她的男人。

杜娟的初恋在十七、八岁,在花季一般的年龄里她对爱的憧憬是那么的灿烂温馨,她那个初恋男生在她身上索取了一切之后选飞参军走了,后来转业成了民航驾驶员,但却与一个有背景的空姐结了婚。为此事杜娟曾大病一场,并发誓再找男朋友绝不找长相英俊帅气的男生!

后来杜娟认识了雷副镇长的独生子雷刚,二人才确立恋爱关系没多久,雷刚家的亲戚们就逼着雷副镇长催着他们早些结婚,说爸爸妈妈都想早些抱孙子,其实那时雷刚妈妈病重,亲戚们都说用婚事给病重的雷刚妈妈“冲喜”。

没想到冲喜却冲来了丧事,雷刚妈妈在儿子结婚后半个月就去世了,于是人们说杜娟的八字硬,是什么灾星,害得不少人见着杜娟就像见了瘟神……雷副镇长老伴没了痛定思痛,他怎么也不再相信这个漂亮乖巧的儿媳妇会是什么灾星。后来他在镇上搞了个破除迷信的教育活动,还用自己家的事来教育人们。为此事,倍受“莫须有”指责的杜娟好感激深明大义的公公啊,从那时起,她就既当儿媳妇又像亲闺女一样孝敬着老公的父亲。

现在,负心汉提出了离婚,不但要抢走囡囡,还要将自己扫地出门,一想到这些杜娟就不寒而栗。雷刚走了之后,杜娟一直在冥思苦想着应变之策,怎么样才能将损失减小到最大限度?于是乎,她很快就想到要保住这一切,就必须抓住公公这个既正直又好色现在又没有老婆的男人……

看着在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儿媳妇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笑意,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公公说:“爸爸,儿媳妇为了‘俘虏’您,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还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我参加同学会、故意装着神神秘秘、化妆打扮、醉酒而归,都是为了引起您注意……你趁来扶醉了的我摸我咪咪和摸我下体,这些儿媳妇都知道,多么想您更进一步啊,可你每次都是嘎然而止:我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我多么希望您来骚扰我啊,可每一次我都空表情……现在,我和公公您终于有了第一次,但我不会就这么逼您娶我的……我要您不但喜欢我年轻漂亮的长相和青春激情的肉体,还要您真心的爱上我这个女人,到那时我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您……”

在卫生间洗澡不闩门,在房间里开着门换小裤裤……

第六章

自从有了与公公的“第一次”和要彻底征服公公这个老男人的想法之后,儿媳妇杜娟就竭尽所能的在公公面前展示着自己:她亲自下厨为公公弄可口的饭菜;她上街买公公喜欢的“小醉仙”还要陪着公公饮上几杯;她给公公买了名牌T恤,还撒着娇嗲声嗲气硬要要公公穿上,穿上后公公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与儿媳妇身上的是一样图案花纹……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变着花样与公公做爱呐,儿媳妇在这上面动力不少的脑筋……

“囡囡,想不想骑爷爷的马马呀?”

“想……爷爷……囡囡要……骑马马……”

“好好……囡囡乖,爷爷给你骑马马呐……”

“爸……你别又趴着呀……囡囡要爷爷躺在床上,骑在爷爷肚子上,是不是?”儿媳妇一边说,一边把公公趴着的身子翻了个身。

“是这样吧……啊……囡囡骑好啊,……叫妈妈也骑上来……好不好?”

雷老大真的是与儿媳妇心有灵犀,儿媳妇一翻他的身子,他就知道有好事,他把囡囡抱在胸膛上骑着,接着向儿媳妇挺了挺下体……儿媳妇粉面含羞,眼角掠笑,轻轻拉开公公外裤的拉链,把公公的鸡巴掏出来一阵时快时慢的套弄,然后就半半推半就的捞起裙子,骑了上去……雷老大的鸡巴被儿媳妇套坐齐根后,他用手扙着囡囡,身子不住的上下颠簸,还问身上“骑马”的“舒不舒服”?

囡囡说“舒服”,可儿媳妇没出声,雷老大就叫孙女问妈妈“舒不舒服”,被女儿问了几声后,儿媳妇只得说“舒服”,那声音虽然很轻,但雷老大听起来真销魂!

雷老大做事最肯动脑筋,举一反三是他最大的本领,接着他就要囡囡骑妈妈的马马了:他叫儿媳妇趴在床沿上,要儿媳妇撅着屁股,囡囡骑在妈妈的腰上,他用手扙着孙女骑妈妈的马马,鸡巴却在孙女妈妈的屄屄里驰骋不停……最为刺激的,是雷老大叫儿媳妇在床沿上仰躺着,他抱着囡囡骑在儿媳妇肚子上“骑马马”,他摸儿媳妇玉乳的手被囡囡看到了,囡囡向妈妈伸出手指刮脸皮:“羞羞……妈妈……爷爷……摸咪咪……”儿媳妇杜娟连忙拉开公公的手,不许女儿再乱说,不一会,囡囡又指着床边梳妆台的镜子说:“妈妈的马马……脚脚……在上面……跑……”,原来此刻囡囡的爷爷正抬着囡囡妈妈的双腿……

雷老大这几个月过着像神仙啊,吃得可口,穿得时尚,有孙女逗,有嫩屄肏,他家的卧室有内阳台相通,应此家里虽然有保姆,可他与儿媳妇的欢愉一直都是安全的。他有时在儿媳妇床上寻欢,有时又叫儿媳妇到他床上做爱,他自己都觉得年轻多了,是55岁的年龄、45岁的身体、35岁的心脏、25岁的性欲!

一天夜里,雷老大压着儿媳妇一阵大声的狼嚎之后,又把体内的白浆全部灌进了儿媳妇杜娟的屄屄里,儿媳妇的屄屄哪里盛得下公公这么多的子子孙孙,尽管儿媳妇还仰躺着,但仍有不少白浆从儿媳妇的屄屄里溢出,看得雷老大心旌摇曳。他正欲休息片刻再复二火,儿媳妇却抱住他默默的流出了泪。

“娟,你这是……怎么呐?”雷老大一边为儿媳妇抹泪,一边关切的问。

“爸……雷刚再过几天……就要送金亚茹回来生孩子了……”

“嗯……那又怎么呐?”

“他们回来,……我……就得走了啊……”儿媳妇轻轻的抽泣着说。

“为啥?”

“我已经跟……雷刚离了婚,已经不是……雷家的人……不走……行吗?”

“行啊……娟,我一直在等……你说不走这句话啊……我都五十五了,你还这么年轻,爸爸真的不好开口……叫你不走,那样爸就太自私……”

“爸……您真坏啊……这话,干嘛要女孩子先说嘛,……我说不走,你不会认为我骗着了您?”

“那……我先说呗,娟,请你别走,留下来,跟我结婚……过日子……”雷老大把儿媳妇紧紧的抱在怀里开始了亲吻。

“嗯……爸,我愿意……可雷刚他们回来怎么相处啊?我们……我们毕竟……曾经是夫妻……”儿媳妇热烈的回应着,一边回应热吻,一边说出来自己的顾虑。

“谁说我会同意他们回这里?我已经为他们另外买了套房子……你以前是我儿媳妇,以后是我妻子,我当然要顾及你的感受呐,呵呵呵……”“爸,您真好!我好……喜欢您!”儿媳妇貌似有些受宠若惊,抱住雷老大吻咂个不停。

雷老大的鸡巴这时又硬起来,他翻身提枪上马又要驰骋,这时候,儿媳妇竟然“哇~”的一声干呕,接着红着脸告诉公公一件事,说他可能又要做父亲……雷老大闻言顿时干劲倍增,抱着儿媳妇爱意浓浓绵延不尽的温存,儿媳妇时而被他顶上浑身酥软细胞贲张的颠峰,时而又被他抵入眼冒繁星欲罢不能的浪谷。突然,他想到一个恼人的问题:“以后户口上,孩子与户主的关系怎么写啊?儿媳妇的这个孩子是我的次子,可她姐姐囡囡却是我的孙女……”

蓦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结婚后就把户主换成儿媳妇,孩子们与户主的关系不是简单了吗?囡囡是儿媳妇的长女,要生的这个是儿媳妇的次子……有这两个孩子把儿媳妇拴着,呵呵,量她以后想飞也飞不出去!

想到这里,雷老大就“呵呵”的笑起来,他为自己用房子和孩子套住儿媳妇而沾沾自喜,儿媳妇问他笑什么,他使劲插着儿媳妇的屄屄说:“亲爱的……娟……明天……我们办结婚证去!”

【全文完】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