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哥哥的游戏

我叫小唯,十八岁的女高中生,正在女子高中念高中三年级,我有个大我一岁的哥哥叫正一,他正读大学一年级,哥哥总是在家里相当随兴,光着上半身就在客厅看电视,在房间里时甚至还不穿衣服,这样的哥哥最讨厌了这天晚上,我起床上完厕所后再到厨房喝完水,看见哥哥的房间门竟然是开着的,我偷偷看了一眼,哥哥果然又在裸睡了,而且又在踢被子,我本能的走进房间里,想替他把被子盖上,但我眼睛的余光实在无法不去看那男性的“象征”。是的!哥哥的巨大阳具正直挺挺的在那里“翘起”,课本上说这叫做“勃起”是男生的正常生理反应,男生果然最好色了!!他的那里直挺挺的一定很硬!

我看着他的生殖器看的入神了,简直无法不多看一眼,虽然不是第一次看男生的生殖器了,但这次我却无法多想,我的右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我的那里也早已经湿了,我的左手慢慢的前进,往哥哥的“那里”伸去,我的眼睛不忘多注意一下哥哥有没有醒,我的左手碰到了哥哥的阳具,温热的阳具与我的手相接触,哥哥还在继续熟睡中,完全没有醒来的感觉,这让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慢慢的摸着哥哥的阳具,我的脸也慢慢的接近,一股男性性的异味马上传了果来,有点臭臭的,但我竟然无法拒绝这样的特殊感觉,真是太刺激了,我的舌头伸了出来,轻轻的舔在他生殖器的顶部圆圆的地方,也就是课本上所说的“龟头”部位,龟头的顶部有小缝,那是尿尿的地方吧?和我们女生尿尿的地方完全一样。

我慢慢的舔着哥哥的龟头,他依然睡死的床上,毫无感觉,我胆子也更大了,我的嘴巴张开更接近了,轻轻的将他的龟头含入了我的嘴巴里,味道越来越重了,我却越来越感觉到兴奋,因为我从来不知道男生的阳具可以带给我这样的感觉,我含了几下后,哥哥的龟头好像流出了一些奇怪的液体,那就是精液吗?原来这就是男生的精液,腥味好重,还有点咸咸的,我吞了下去,我的下面已经完全湿了,我的手继续在小阴唇那里来回搓柔着,真是太刺激了,我的嘴巴慢慢张开吐出了哥哥的阳具,然后拿起一把剪刀,剪下哥哥的一些“阴毛”,我现在感觉我就是个变态的女孩,我把剪下的阴毛放入我睡衣的口袋中。我拿起被子慢慢盖住哥哥的身体,此时我才注意到哥哥的身体其实还买结实的,有着男人应该要有的身体曲线,壮硕的他让我开始喜欢有这样的哥哥呢!虽然平常他还是很令人讨厌啦。

我静静的退出房门,回到我自己的房间,将门小心的关上,拿出了我口袋中的“战利品”我放在手上用鼻子闻啊闻的,还是有点味道。这段经历真是刺激呢!而哥哥完全不知道,他被他的亲妹妹侵犯了。我的心里偷笑着,当然我也拿出了我的“小老公”电动按摩棒,今晚又要晚睡了!

我们女生也是有“性”的虚求啊,我相信妈妈也会有,我也常常在妈妈的房门外,听到妈妈在用他的二老公的声音啊,女生的娇喘声很容易分辩啊,我曾经偷偷进妈妈的房间,因为妈妈的房间总是不会上锁的,我们家的人都很重视个人的隐私,也不太会进别人的房间,但我是个顽皮的女孩啊,家里都没也人在,我一个人在家实在太无聊了。

妈妈的房间很干境也很整齐,是成熟女人该有的样子,但妈妈的“二老公”却不只一只呢!妈妈的秘密柜子中放着起码四只的按摩棒,看来妈妈的需求很大,爸爸离开的太早了,留下孤单的妈妈,但身为兽医的爸爸也跟我们有好几年美好的时光,那时候真是太幸福了!

妈妈的房间有更衣室,我常常进去里面探险,今天的我却被妈妈的洗衣篮给吸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我做了疯狂的事,吸引我目光的是妈妈的待洗衣服,我拿起了一件她穿过的蕾丝内裤,内裤里有淡淡的液体痕迹,果然女人的下面容意易有些特殊的东西,我那起拿起来靠近我的鼻子闻了闻,有成熟女人的淡淡香水味,也有些汗味,我对我自己的行为吓了一大跳,我怎么会有跟变态男生一样的奇怪行为呢?我是个女孩啊,不应该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我一想起我昨晚对哥哥所做的事,我现在也不觉得奇怪了。

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想跟哥哥做变态的事,我是这种女孩吗?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大脑里挥之不去,而我决定做些好玩的事来吸引哥哥的注意。这天晚上我故意穿了件短裙与粉红色的蕾丝内裤,然后到哥哥房间请哥哥帮我修理电脑,哥哥当然一脸的不耐烦到我房间里。他看了看电脑,就说没坏啊,还说我是不是在耍他。

“哥~ 你看这里啊~ ”

我故意在他的面前弯下腰露出了我的内裤,我回了头看见他的眼睛果然不守规矩的叮着我的内裤看。

“哥,你在看那里啊?这里,电脑啦!”我故意再跟他说“哦,好……好好!”哥哥结结巴巴的样子好可爱哦,我开始对他有些好感了!就算他是我的亲哥哥。只见哥哥脸红的跑回房间。我笑了笑,跟着进了他的房间。

“哥~ 你干嘛跑回去啊!”我问着他“你电脑……没坏啊!”哥哥说着“我知道啊,我是故意叫你来的啦!想让你看别的东西啊”我故意说着“什……么东西?”哥哥问着“这个啊~ ”说完我慢慢撩起我的短裙,露出了我的粉红色内裤。

“这件是我新买的内裤,哥哥觉得好看吗?”我故意说“妹~ 你很三八,我要跟妈妈讲”哥哥有点生气的说着“好啦好啦~ 我不跟你玩了啦!”我说完后便回到我的房间

晚上睡觉时,我却偷看到门外似乎有人偷偷的靠在房门外,我马上猜到应该就是哥哥才对,他被今天我的举动所影响了,进而挑起了他内心邪恶的因子,我故意起身上个厕所,然后回来时并不关上我的房门,然后我脱了我的内衣,只穿了那件粉红色的内裤,再盖上被子。

不一会儿,果然看见一个人偷偷的进到我的房间来,他似乎只敢蹲在我的床前看我,我有时候会偷偷瞄一下,不让哥哥发现我在看他,我继续装熟睡。忽然我感觉到胸前一阵风进来,原来我的被子被掀开了,他小心翼翼的掀开我的被子,然后一阵酥麻的感觉马上传来,他捏着我的乳头,偷偷的摸了几下,然后就感觉到我的胸部湿湿的与奇怪的感觉,哥哥用他的舌头舔着我乳头,他的手慢慢的抚摸着我的胸部乳房,这感觉舒服极了!我假装翻个身,他的手却继续在摸着,忽然他停止动作了,他慢慢退出房间,我失望极了!我的欲望已经到达最高点,我有随时跨越红线的感觉了!我感到我越来越接近危险了,这是一种相当刺激的危险。

隔天晚上,换我来到哥哥的房间,哥哥早就睡死了,他那挺立的阳具依旧在那里,习惯裸睡的哥哥就是这么变态。这次的我胆子大到天上去了,我直街跪在他的床边,用我的小手搓柔着他的阳具,然后慢慢的吞入我的嘴巴里。我来回的替阳具口交,做着变态的事,就算哥哥醒来我也要做到底了!我再也受不了心里这股欲望。

 

 

 

 

 

哥哥果然醒了过来

“小唯,天啊!你知道你在干嘛吗?”哥哥看着我正在替他口交“哥~ 小唯喜欢这样替哥哥解决烦恼,哥哥昨晚到我房间做的事我都知道,哥哥也喜欢小唯吧!?”我说完继续将哥哥的阳具含入口中“啊……………”哥哥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口中,也完成了今晚要做的事情,我拿起卫生纸体哥哥把龟头擦干净,然后离开他的房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

手机响起声音,是简讯来了!寄来简讯的是哥哥“这是我们兄妹俩的秘密吗?”哥哥问“哥~ 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秘密哦!”我写好简讯再寄给他“把你刚刚穿的内裤拿到我房门口吧!哥哥要……”

我脱下我刚刚穿的那件蕾丝内裤,放到的哥哥房门口,再过一会儿果然不见了,哥哥很厉害,马上拿进房门了。

这天我又进了妈妈的房间探险,东看看西看看的,这次吸引我的还是妈妈穿过的脏内裤,一件鲜紫色的蕾丝内裤,内裤里一样有着分泌物的痕迹。我拿起了这件内裤看了看,甚至还拿到我眼前闻了闻……………

“小唯,你在做什么?”妈妈的声音吓到了我。

“啊~ 我……………没有啊”我赶紧说“没有吗?闻着妈妈穿过的脏内裤,还说没有”妈妈严厉的说着“我………”这下子我百口莫辨了“还有昨晚的事情,你对正一的事情,我看到了!”妈妈说着“什么?怎么会?我……………”我吓到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只好跪坐在地上“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妈妈要惩罚你这个顽皮的女孩”妈妈说出口了,我却一点反驳的办法也没有“是……”我沮丧的点头答应妈妈的更衣室中有间衣橱是不放东西的,也就是空的,挂衣杆还在,却没有挂上任何衣物,这我以前就知道,却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今天才知道,我没注意到衣橱下方左有两边各有铁环镶在衣橱的木板上,我也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妈妈拿出了手铐,天啊!妈妈竟然有这种东西,我坐进了衣橱里,双手伸高,手铐铐住了右手,然后一边绕过挂衣杆,手铐的另一边右铐住了左手,这样我的手就放不下来只能高高伸着了,接着妈妈有拿出了童军绳,把我的大腿跟小腿绑住,右边的脚就绑在右边的铁环上,左边也是,妈妈告诉我这叫“M字开脚”是一种惩罚女孩的方式。我穿着短裙,双脚打开,露出了我白色的内裤。

“白色内裤是纯洁女孩的象征,小唯你已经没有资格再穿白色内裤了,知道吗?你的内裤妈妈会全部都丢掉,新的内裤,我会放在你的房间里,接着她拿起一台相机拍了我现在的样子。

“妈妈要开始对你记录起惩罚的纪录,就跟你哥哥一样”妈妈说着“哥哥?哥也有被这样子惩罚?”我问着“你的哥哥完全是个顽皮的男孩,偷穿你的内裤,被我看到,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我摇摇头,我说我当然不知道啊!事实上我全都知道,这是我与哥哥的秘密啊。

然后妈妈拿出相机让我看照片,哥哥的姿势与我现在一样,只是他被妈妈命令穿上女生的可爱洋装,还戴上可爱的蝴蝶结发圈,这张照片真的满好笑的。但照片里哥哥的阳具却是挺立的。

妈妈拿起了小夹子,拉开了我的内衣,夹住了我的乳头,一阵酥麻的感觉加上疼痛马上传来,我痛的哇哇叫,但也只能接受妈妈的惩罚。妈妈又拿起了她的“二老公”拉开了我的内裤,还涂上了润滑液,慢慢的插入我的下体,并打开了电源,我马上陷入了疯狂的刺激中,接着妈妈关上了衣橱的门,并告诉我,惩罚时间约六小,要一直到晚餐时间,这下子我惨了。衣橱里伸手不见五指,经历过不知到几次的高潮,淫水早已经流了满地,才撑到六点,妈妈打了了衣橱的门,解开我的手铐与绳子,并告诉我这样的惩罚方式就叫做“SM”也就是性虐待,但只是轻度的而已。

“如果你再不乖乖的,妈妈就会让你爱上SM,并后悔身为一个女孩”妈妈严厉的说着,我深深的相信妈妈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里,我洗完澡,拿起妈妈拿给我的新内裤,每一件都妖艳到不行,根本是情趣内裤嘛!好几件内裤下面都开了一个洞,简直是变态女孩才会穿的。不过我好像也是变态女孩哦?跟自已的哥哥口交,所以我只好穿上这样的内裤,妈妈丢掉了我所有的裤子,衣柜里只剩下短裙,我害羞的穿上短裙到楼下吃晚餐。而楼下的情况根本已经超出我的想像了。

很明显,哥哥在楼下是正在被“惩罚”的状况中,厨房里,哥哥正在忙着端菜,他却穿着女仆装,脚踩高跟娃娃鞋,脖子上还戴着项圈,妈妈则坐在餐桌旁,看着哥哥忙着。

“妈妈,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吃了!”哥哥说着“若菜~ 这就是你在惩罚时的女孩名字~ 知道吗?若菜”妈妈替哥哥取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好惩罚他前几晚被我偷偷口交竟然还不知道的罪过,但妈妈却不知道后来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是的!妈妈”若菜坐在下了!

“小唯,别以为你的惩罚已经结束了哦!现在若菜已经累了,你昨晚对哥哥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现在你到桌子下去,继续把昨晚你对哥哥所做的事情继续做完,让若菜射出来吧!男孩邪恶的东西都是那里在搞怪,射出来就会恢复正常了”

妈妈对我下了奇怪的命令。但我不得不遵命,因为我害怕再被关入妈妈的衣橱中,只好爬到桌子下去,若菜打开了双腿,他的内裤和我的几乎一样,下面开了个洞,却刚好让他的阳具露了出来,哥哥的阳具早已经挺立着,我张开嘴巴大方的含了进去,开始舔着,桌上上传来了男生舒服的声音与接着哥哥被妈妈打了一巴掌的声音。

“都是你们这些讨厌的男生,才让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还不自我检讨”妈妈生气的说着。

“妈,你别怪哥哥啦!我也有错”我赶紧解释“哦?你在求妈妈处罚你吗?”妈妈问我“妈妈,我也有错”我说着“好!”妈妈起身从客厅不知道那里拿出来的铁炼,上面有三个铁铐,最大的铐上了我的脖子,脖子上的铁炼分两头铐住了我的双脚,脚与脖子被铁练束缚住,现在的我只能在地上爬行或蹲走了,我开始后悔自已跟妈妈承认自己的错误。原本放在桌面上的饭菜,被妈妈拿到地上放着,我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饭,这样真的羞辱感很重,原来这就是SM中的“调教”吗?

但妈妈就没有秘密吗?我知道极孤单的妈妈,早在几星期前就与哥哥作出不贞的事情,妈妈也是变态的女人吧!与自己的儿子上床性交,又性虐待自己的女儿,莫非?是我在跟妈妈抢同一个男人吗?妈妈毕竟也是女人,只会想把男人独占,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

几个星期之前的一个午后,妈妈在厨房煮东西,准备晚上的东西,哥哥正在餐厅帮着妈妈,我提早回家,正在二楼写功课,后来不小心听到怪声,偷偷下楼一看,妈妈竟然在帮哥哥口交,没多久,就看见妈妈赤裸着身体躺在桌上,双脚打开任由哥哥的阳具侵犯。这也是妈妈与哥哥的秘密,我们两个女人共同的秘密就是哥哥这个男人,后来看见我帮哥哥口交的妈妈当然怒火中烧,于是对我展开惩罚。

“想不想扭转局势?我需要你的帮忙”哥哥传的简讯这样写着“OK!怎么帮?”我回讯“好~ 到时候会需要妈妈放在她房间的神秘箱子的道具,如此如此……”

“有趣的计划!我同意”我回讯给哥哥“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哥哥传讯写着“事成之后,我只要哥哥你~ 还要妈妈当我的性奴隶”我回讯“不行~ 妈妈只能当我们之间的家畜,当性奴隶的只能是你”哥哥的回讯让我笑了出来“呵呵呵”协议达成,开始了我们的计划。“

妈妈的更衣室里仍然放着爸爸生前在兽医中心的狗笼子,大小约一米高、一米宽、一米长,笼子上还挂上牌子,牌子上写着“初音”初音是谁,我跟哥哥都不知道,大约是以前爸爸所养的狗吧!但兽医诊所的所有东西都在爸爸去世后丢掉了,唯有这个狗笼子妈妈仍放在,甚至放在自己的更衣室中,这一点我与哥哥都想不出原因,但在我们的计划中,会用到这个笼子。

哥哥先在里面丢了手铐与脚镣,然后展开计划。晚上七点,妈妈准时的回到家中,没有人知道妈妈到底去了那里,但一回来家中,知道我不在家,(事实上我躲在二楼的衣柜中)便开始对哥哥做害羞的事,哥哥的肉棒挺的老高,妈妈受不了诱惑,开始对哥哥毛手毛脚的,哥哥与妈妈来到房间,哥哥拿出准备好的红酒,红酒中有我们从外面买来的春药与些微的安眠药,妈妈喝了一口,便昏睡去了,哥哥与我一起将妈妈关进笼子里,替她铐上手铐与脚镣,再将狗笼关上。

不一会儿,妈妈就醒来了!她看到我与哥哥微笑着站在狗笼外,而自己却一丝不挂的被关在狗笼中。

“正一,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笼子门打开?让妈妈出去!”妈妈焦急的问着“妈妈,这是不可能的”正一回答“妈妈与哥哥所做的坏事,我都有照相哦,都在这台相机中,现在换我们来惩罚妈妈了,妈妈也是个坏女孩,而坏女孩只能关在狗笼里”我也在旁边说着“小唯,你在胡说些什么,快放了妈妈,妈妈以后不会再惩罚你了!”妈妈哀求着“小唯,你做的很好,这是赏给你的”哥哥说完脱下了裤子,掏出了他的巨大肉棒,我一看见奖品,马上用嘴巴含了进去,哥哥也脱下了我的内裤,用他的手指掏弄着我的私处。

妈妈看的发呆了,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那里,开始掏弄着。

“看,母狗也发情了!”哥哥的肉棒插入了我的私处,我爽到叫了出来,一边被

哥哥干着,一边着妈妈自慰。我与哥哥终于交合了,肉体与心灵都结合在一起。但哥哥的怪癖仍然让我觉得怪怪的,哥哥喜欢穿着与我一样漂亮的洋装,脚踩高跟鞋在家里走来走去,这几天,我们都在给妈妈的饭菜中加入了春药,每晚都听见妈妈的呻淫声,被关了五天的妈妈,终于在哥哥的允许之下,被放了出来,被放出来的妈妈宛如一头母狗,拼了命哀求哥哥给他肉棒。

“正一,快给妈妈你的大肉棒吧!”妈妈苦苦的哀求着“那你只能当我们的母狗,这样可以吗?”正一问着“好的!要我当什么都可以,只要你给我你的大肉棒,快插入吧!”

“好~ 就赏你阳具吧!”哥哥的阳具插入了妈妈的私处,妈妈的淫水早已经流了满地。

“哇~ 好爽啊~ 主子的阳具好硬,母狗我好爽啊!”

“哦~ 那以后愿意继续关在笼子里吗?”正一问着“愿意~ 母狗愿意,母狗就该关在狗笼子里过一辈子”妈妈说着在哥哥干着妈妈前,我已经被绑了起来,妈妈舔着我的私处,妈妈的背后是穿着洋装与蕾丝内裤有着巨大阳具的哥哥。哥哥画着浓妆,打扮妖艳,像极了外面酒店的小姐,但却有着阳具。我与哥哥一起出门去买洋装,有时候他穿有时候我穿,妈妈成了我们养的母狗,而妈妈的洋装呢?当然是被哥哥接收了,妈妈的房间成了我与哥哥新房,是的,我嫁给了哥哥,成为他的妻子与性奴隶。

至于妈妈呢?上个月怀孕了,当然是哥哥的孩子,而我也怀孕了,也是哥哥的孩子。名份上,妈妈与我成了姐妹,共侍一夫,现实上,妈妈却是我养的一只母狗,一只淫荡的母狗。

这天,哥哥穿着白色的美丽洋装,脚踩高跟鞋,妈妈跪在地上舔着哥哥穿着的高跟鞋,她全身赤裸裸的只有戴着铁制的项圈,脚上被铐上脚镣,被禁止站立,只能跪或在地上爬着。而我呢?我跪在哥哥的脚前,吸允着哥哥赏给我的阳具,哥哥射精之后,就成了我与妈妈晚餐的配料了。

在妈妈成为我们所养的家畜后,妈妈的秘密就再也都藏不住了,许多过往的影响纪录一一被找了出来,上万张的相片也被找出来,原来,担任兽医医生的爸爸,是以家畜的身份养着妈妈,从很久很久以前,妈妈就被当成家畜饲养着,她天生就是家畜的性格,许多的纪录被我们给找到,我与哥哥笑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妈妈是如何的下贱,但最后一卷影片却吓到我们了,在父亲过世前,原本要对妈妈进行人体改造,用手术的方式,切掉妈妈的双手跟双脚,让妈妈真正的成为一只母狗,再进行更进一步的“犬化教育”,但就在手术前一年,父亲却离世了,计划被搁置到现在。已经失去自由的妈妈,望着我们兄妹俩,似乎是希望我们完成父亲的愿望,真正的放弃人权,成为一只母狗。我与哥哥思考着,但心中有所迟疑,因为我也还在思考,要不要跟着妈妈一起变成真正的母狗,这个问题就交给哥哥决定吧。

那是一个天气相当晴朗的午后,我与妈妈跪坐在哥哥的面前,哥哥摊开他手上的一张纸,上面写着他的决定,他缓慢的摊开那张纸,迅速的念完上面的所有字,念毕,哥哥笑着看着我们,我与妈妈也笑了,因为我们就要往下一阶段前进下去了……成为母畜。

(完)

我叫小唯,十八岁的女高中生,正在女子高中念高中三年级,我有个大我一岁的哥哥叫正一,他正读大学一年级,哥哥总是在家里相当随兴,光着上半身就在客厅看电视,在房间里时甚至还不穿衣服,这样的哥哥最讨厌了这天晚上,我起床上完厕所后再到厨房喝完水,看见哥哥的房间门竟然是开着的,我偷偷看了一眼,哥哥果然又在裸睡了,而且又在踢被子,我本能的走进房间里,想替他把被子盖上,但我眼睛的余光实在无法不去看那男性的“象征”。是的!哥哥的巨大阳具正直挺挺的在那里“翘起”,课本上说这叫做“勃起”是男生的正常生理反应,男生果然最好色了!!他的那里直挺挺的一定很硬!

我看着他的生殖器看的入神了,简直无法不多看一眼,虽然不是第一次看男生的生殖器了,但这次我却无法多想,我的右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我的那里也早已经湿了,我的左手慢慢的前进,往哥哥的“那里”伸去,我的眼睛不忘多注意一下哥哥有没有醒,我的左手碰到了哥哥的阳具,温热的阳具与我的手相接触,哥哥还在继续熟睡中,完全没有醒来的感觉,这让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慢慢的摸着哥哥的阳具,我的脸也慢慢的接近,一股男性性的异味马上传了果来,有点臭臭的,但我竟然无法拒绝这样的特殊感觉,真是太刺激了,我的舌头伸了出来,轻轻的舔在他生殖器的顶部圆圆的地方,也就是课本上所说的“龟头”部位,龟头的顶部有小缝,那是尿尿的地方吧?和我们女生尿尿的地方完全一样。

我慢慢的舔着哥哥的龟头,他依然睡死的床上,毫无感觉,我胆子也更大了,我的嘴巴张开更接近了,轻轻的将他的龟头含入了我的嘴巴里,味道越来越重了,我却越来越感觉到兴奋,因为我从来不知道男生的阳具可以带给我这样的感觉,我含了几下后,哥哥的龟头好像流出了一些奇怪的液体,那就是精液吗?原来这就是男生的精液,腥味好重,还有点咸咸的,我吞了下去,我的下面已经完全湿了,我的手继续在小阴唇那里来回搓柔着,真是太刺激了,我的嘴巴慢慢张开吐出了哥哥的阳具,然后拿起一把剪刀,剪下哥哥的一些“阴毛”,我现在感觉我就是个变态的女孩,我把剪下的阴毛放入我睡衣的口袋中。我拿起被子慢慢盖住哥哥的身体,此时我才注意到哥哥的身体其实还买结实的,有着男人应该要有的身体曲线,壮硕的他让我开始喜欢有这样的哥哥呢!虽然平常他还是很令人讨厌啦。

我静静的退出房门,回到我自己的房间,将门小心的关上,拿出了我口袋中的“战利品”我放在手上用鼻子闻啊闻的,还是有点味道。这段经历真是刺激呢!而哥哥完全不知道,他被他的亲妹妹侵犯了。我的心里偷笑着,当然我也拿出了我的“小老公”电动按摩棒,今晚又要晚睡了!

我们女生也是有“性”的虚求啊,我相信妈妈也会有,我也常常在妈妈的房门外,听到妈妈在用他的二老公的声音啊,女生的娇喘声很容易分辩啊,我曾经偷偷进妈妈的房间,因为妈妈的房间总是不会上锁的,我们家的人都很重视个人的隐私,也不太会进别人的房间,但我是个顽皮的女孩啊,家里都没也人在,我一个人在家实在太无聊了。

妈妈的房间很干境也很整齐,是成熟女人该有的样子,但妈妈的“二老公”却不只一只呢!妈妈的秘密柜子中放着起码四只的按摩棒,看来妈妈的需求很大,爸爸离开的太早了,留下孤单的妈妈,但身为兽医的爸爸也跟我们有好几年美好的时光,那时候真是太幸福了!

妈妈的房间有更衣室,我常常进去里面探险,今天的我却被妈妈的洗衣篮给吸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我做了疯狂的事,吸引我目光的是妈妈的待洗衣服,我拿起了一件她穿过的蕾丝内裤,内裤里有淡淡的液体痕迹,果然女人的下面容意易有些特殊的东西,我那起拿起来靠近我的鼻子闻了闻,有成熟女人的淡淡香水味,也有些汗味,我对我自己的行为吓了一大跳,我怎么会有跟变态男生一样的奇怪行为呢?我是个女孩啊,不应该做出这样的行为,但我一想起我昨晚对哥哥所做的事,我现在也不觉得奇怪了。

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想跟哥哥做变态的事,我是这种女孩吗?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大脑里挥之不去,而我决定做些好玩的事来吸引哥哥的注意。这天晚上我故意穿了件短裙与粉红色的蕾丝内裤,然后到哥哥房间请哥哥帮我修理电脑,哥哥当然一脸的不耐烦到我房间里。他看了看电脑,就说没坏啊,还说我是不是在耍他。

“哥~ 你看这里啊~ ”

我故意在他的面前弯下腰露出了我的内裤,我回了头看见他的眼睛果然不守规矩的叮着我的内裤看。

“哥,你在看那里啊?这里,电脑啦!”我故意再跟他说“哦,好……好好!”哥哥结结巴巴的样子好可爱哦,我开始对他有些好感了!就算他是我的亲哥哥。只见哥哥脸红的跑回房间。我笑了笑,跟着进了他的房间。

“哥~ 你干嘛跑回去啊!”我问着他“你电脑……没坏啊!”哥哥说着“我知道啊,我是故意叫你来的啦!想让你看别的东西啊”我故意说着“什……么东西?”哥哥问着“这个啊~ ”说完我慢慢撩起我的短裙,露出了我的粉红色内裤。

“这件是我新买的内裤,哥哥觉得好看吗?”我故意说“妹~ 你很三八,我要跟妈妈讲”哥哥有点生气的说着“好啦好啦~ 我不跟你玩了啦!”我说完后便回到我的房间

晚上睡觉时,我却偷看到门外似乎有人偷偷的靠在房门外,我马上猜到应该就是哥哥才对,他被今天我的举动所影响了,进而挑起了他内心邪恶的因子,我故意起身上个厕所,然后回来时并不关上我的房门,然后我脱了我的内衣,只穿了那件粉红色的内裤,再盖上被子。

不一会儿,果然看见一个人偷偷的进到我的房间来,他似乎只敢蹲在我的床前看我,我有时候会偷偷瞄一下,不让哥哥发现我在看他,我继续装熟睡。忽然我感觉到胸前一阵风进来,原来我的被子被掀开了,他小心翼翼的掀开我的被子,然后一阵酥麻的感觉马上传来,他捏着我的乳头,偷偷的摸了几下,然后就感觉到我的胸部湿湿的与奇怪的感觉,哥哥用他的舌头舔着我乳头,他的手慢慢的抚摸着我的胸部乳房,这感觉舒服极了!我假装翻个身,他的手却继续在摸着,忽然他停止动作了,他慢慢退出房间,我失望极了!我的欲望已经到达最高点,我有随时跨越红线的感觉了!我感到我越来越接近危险了,这是一种相当刺激的危险。

隔天晚上,换我来到哥哥的房间,哥哥早就睡死了,他那挺立的阳具依旧在那里,习惯裸睡的哥哥就是这么变态。这次的我胆子大到天上去了,我直街跪在他的床边,用我的小手搓柔着他的阳具,然后慢慢的吞入我的嘴巴里。我来回的替阳具口交,做着变态的事,就算哥哥醒来我也要做到底了!我再也受不了心里这股欲望。

 

 

 

 

 

哥哥果然醒了过来

“小唯,天啊!你知道你在干嘛吗?”哥哥看着我正在替他口交“哥~ 小唯喜欢这样替哥哥解决烦恼,哥哥昨晚到我房间做的事我都知道,哥哥也喜欢小唯吧!?”我说完继续将哥哥的阳具含入口中“啊……………”哥哥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口中,也完成了今晚要做的事情,我拿起卫生纸体哥哥把龟头擦干净,然后离开他的房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

手机响起声音,是简讯来了!寄来简讯的是哥哥“这是我们兄妹俩的秘密吗?”哥哥问“哥~ 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秘密哦!”我写好简讯再寄给他“把你刚刚穿的内裤拿到我房门口吧!哥哥要……”

我脱下我刚刚穿的那件蕾丝内裤,放到的哥哥房门口,再过一会儿果然不见了,哥哥很厉害,马上拿进房门了。

这天我又进了妈妈的房间探险,东看看西看看的,这次吸引我的还是妈妈穿过的脏内裤,一件鲜紫色的蕾丝内裤,内裤里一样有着分泌物的痕迹。我拿起了这件内裤看了看,甚至还拿到我眼前闻了闻……………

“小唯,你在做什么?”妈妈的声音吓到了我。

“啊~ 我……………没有啊”我赶紧说“没有吗?闻着妈妈穿过的脏内裤,还说没有”妈妈严厉的说着“我………”这下子我百口莫辨了“还有昨晚的事情,你对正一的事情,我看到了!”妈妈说着“什么?怎么会?我……………”我吓到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只好跪坐在地上“你是女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妈妈要惩罚你这个顽皮的女孩”妈妈说出口了,我却一点反驳的办法也没有“是……”我沮丧的点头答应妈妈的更衣室中有间衣橱是不放东西的,也就是空的,挂衣杆还在,却没有挂上任何衣物,这我以前就知道,却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今天才知道,我没注意到衣橱下方左有两边各有铁环镶在衣橱的木板上,我也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妈妈拿出了手铐,天啊!妈妈竟然有这种东西,我坐进了衣橱里,双手伸高,手铐铐住了右手,然后一边绕过挂衣杆,手铐的另一边右铐住了左手,这样我的手就放不下来只能高高伸着了,接着妈妈有拿出了童军绳,把我的大腿跟小腿绑住,右边的脚就绑在右边的铁环上,左边也是,妈妈告诉我这叫“M字开脚”是一种惩罚女孩的方式。我穿着短裙,双脚打开,露出了我白色的内裤。

“白色内裤是纯洁女孩的象征,小唯你已经没有资格再穿白色内裤了,知道吗?你的内裤妈妈会全部都丢掉,新的内裤,我会放在你的房间里,接着她拿起一台相机拍了我现在的样子。

“妈妈要开始对你记录起惩罚的纪录,就跟你哥哥一样”妈妈说着“哥哥?哥也有被这样子惩罚?”我问着“你的哥哥完全是个顽皮的男孩,偷穿你的内裤,被我看到,这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我摇摇头,我说我当然不知道啊!事实上我全都知道,这是我与哥哥的秘密啊。

然后妈妈拿出相机让我看照片,哥哥的姿势与我现在一样,只是他被妈妈命令穿上女生的可爱洋装,还戴上可爱的蝴蝶结发圈,这张照片真的满好笑的。但照片里哥哥的阳具却是挺立的。

妈妈拿起了小夹子,拉开了我的内衣,夹住了我的乳头,一阵酥麻的感觉加上疼痛马上传来,我痛的哇哇叫,但也只能接受妈妈的惩罚。妈妈又拿起了她的“二老公”拉开了我的内裤,还涂上了润滑液,慢慢的插入我的下体,并打开了电源,我马上陷入了疯狂的刺激中,接着妈妈关上了衣橱的门,并告诉我,惩罚时间约六小,要一直到晚餐时间,这下子我惨了。衣橱里伸手不见五指,经历过不知到几次的高潮,淫水早已经流了满地,才撑到六点,妈妈打了了衣橱的门,解开我的手铐与绳子,并告诉我这样的惩罚方式就叫做“SM”也就是性虐待,但只是轻度的而已。

“如果你再不乖乖的,妈妈就会让你爱上SM,并后悔身为一个女孩”妈妈严厉的说着,我深深的相信妈妈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里,我洗完澡,拿起妈妈拿给我的新内裤,每一件都妖艳到不行,根本是情趣内裤嘛!好几件内裤下面都开了一个洞,简直是变态女孩才会穿的。不过我好像也是变态女孩哦?跟自已的哥哥口交,所以我只好穿上这样的内裤,妈妈丢掉了我所有的裤子,衣柜里只剩下短裙,我害羞的穿上短裙到楼下吃晚餐。而楼下的情况根本已经超出我的想像了。

很明显,哥哥在楼下是正在被“惩罚”的状况中,厨房里,哥哥正在忙着端菜,他却穿着女仆装,脚踩高跟娃娃鞋,脖子上还戴着项圈,妈妈则坐在餐桌旁,看着哥哥忙着。

“妈妈,菜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吃了!”哥哥说着“若菜~ 这就是你在惩罚时的女孩名字~ 知道吗?若菜”妈妈替哥哥取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好惩罚他前几晚被我偷偷口交竟然还不知道的罪过,但妈妈却不知道后来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是的!妈妈”若菜坐在下了!

“小唯,别以为你的惩罚已经结束了哦!现在若菜已经累了,你昨晚对哥哥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现在你到桌子下去,继续把昨晚你对哥哥所做的事情继续做完,让若菜射出来吧!男孩邪恶的东西都是那里在搞怪,射出来就会恢复正常了”

妈妈对我下了奇怪的命令。但我不得不遵命,因为我害怕再被关入妈妈的衣橱中,只好爬到桌子下去,若菜打开了双腿,他的内裤和我的几乎一样,下面开了个洞,却刚好让他的阳具露了出来,哥哥的阳具早已经挺立着,我张开嘴巴大方的含了进去,开始舔着,桌上上传来了男生舒服的声音与接着哥哥被妈妈打了一巴掌的声音。

“都是你们这些讨厌的男生,才让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还不自我检讨”妈妈生气的说着。

“妈,你别怪哥哥啦!我也有错”我赶紧解释“哦?你在求妈妈处罚你吗?”妈妈问我“妈妈,我也有错”我说着“好!”妈妈起身从客厅不知道那里拿出来的铁炼,上面有三个铁铐,最大的铐上了我的脖子,脖子上的铁炼分两头铐住了我的双脚,脚与脖子被铁练束缚住,现在的我只能在地上爬行或蹲走了,我开始后悔自已跟妈妈承认自己的错误。原本放在桌面上的饭菜,被妈妈拿到地上放着,我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饭,这样真的羞辱感很重,原来这就是SM中的“调教”吗?

但妈妈就没有秘密吗?我知道极孤单的妈妈,早在几星期前就与哥哥作出不贞的事情,妈妈也是变态的女人吧!与自己的儿子上床性交,又性虐待自己的女儿,莫非?是我在跟妈妈抢同一个男人吗?妈妈毕竟也是女人,只会想把男人独占,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

几个星期之前的一个午后,妈妈在厨房煮东西,准备晚上的东西,哥哥正在餐厅帮着妈妈,我提早回家,正在二楼写功课,后来不小心听到怪声,偷偷下楼一看,妈妈竟然在帮哥哥口交,没多久,就看见妈妈赤裸着身体躺在桌上,双脚打开任由哥哥的阳具侵犯。这也是妈妈与哥哥的秘密,我们两个女人共同的秘密就是哥哥这个男人,后来看见我帮哥哥口交的妈妈当然怒火中烧,于是对我展开惩罚。

“想不想扭转局势?我需要你的帮忙”哥哥传的简讯这样写着“OK!怎么帮?”我回讯“好~ 到时候会需要妈妈放在她房间的神秘箱子的道具,如此如此……”

“有趣的计划!我同意”我回讯给哥哥“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哥哥传讯写着“事成之后,我只要哥哥你~ 还要妈妈当我的性奴隶”我回讯“不行~ 妈妈只能当我们之间的家畜,当性奴隶的只能是你”哥哥的回讯让我笑了出来“呵呵呵”协议达成,开始了我们的计划。“

妈妈的更衣室里仍然放着爸爸生前在兽医中心的狗笼子,大小约一米高、一米宽、一米长,笼子上还挂上牌子,牌子上写着“初音”初音是谁,我跟哥哥都不知道,大约是以前爸爸所养的狗吧!但兽医诊所的所有东西都在爸爸去世后丢掉了,唯有这个狗笼子妈妈仍放在,甚至放在自己的更衣室中,这一点我与哥哥都想不出原因,但在我们的计划中,会用到这个笼子。

哥哥先在里面丢了手铐与脚镣,然后展开计划。晚上七点,妈妈准时的回到家中,没有人知道妈妈到底去了那里,但一回来家中,知道我不在家,(事实上我躲在二楼的衣柜中)便开始对哥哥做害羞的事,哥哥的肉棒挺的老高,妈妈受不了诱惑,开始对哥哥毛手毛脚的,哥哥与妈妈来到房间,哥哥拿出准备好的红酒,红酒中有我们从外面买来的春药与些微的安眠药,妈妈喝了一口,便昏睡去了,哥哥与我一起将妈妈关进笼子里,替她铐上手铐与脚镣,再将狗笼关上。

不一会儿,妈妈就醒来了!她看到我与哥哥微笑着站在狗笼外,而自己却一丝不挂的被关在狗笼中。

“正一,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笼子门打开?让妈妈出去!”妈妈焦急的问着“妈妈,这是不可能的”正一回答“妈妈与哥哥所做的坏事,我都有照相哦,都在这台相机中,现在换我们来惩罚妈妈了,妈妈也是个坏女孩,而坏女孩只能关在狗笼里”我也在旁边说着“小唯,你在胡说些什么,快放了妈妈,妈妈以后不会再惩罚你了!”妈妈哀求着“小唯,你做的很好,这是赏给你的”哥哥说完脱下了裤子,掏出了他的巨大肉棒,我一看见奖品,马上用嘴巴含了进去,哥哥也脱下了我的内裤,用他的手指掏弄着我的私处。

妈妈看的发呆了,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那里,开始掏弄着。

“看,母狗也发情了!”哥哥的肉棒插入了我的私处,我爽到叫了出来,一边被

哥哥干着,一边着妈妈自慰。我与哥哥终于交合了,肉体与心灵都结合在一起。但哥哥的怪癖仍然让我觉得怪怪的,哥哥喜欢穿着与我一样漂亮的洋装,脚踩高跟鞋在家里走来走去,这几天,我们都在给妈妈的饭菜中加入了春药,每晚都听见妈妈的呻淫声,被关了五天的妈妈,终于在哥哥的允许之下,被放了出来,被放出来的妈妈宛如一头母狗,拼了命哀求哥哥给他肉棒。

“正一,快给妈妈你的大肉棒吧!”妈妈苦苦的哀求着“那你只能当我们的母狗,这样可以吗?”正一问着“好的!要我当什么都可以,只要你给我你的大肉棒,快插入吧!”

“好~ 就赏你阳具吧!”哥哥的阳具插入了妈妈的私处,妈妈的淫水早已经流了满地。

“哇~ 好爽啊~ 主子的阳具好硬,母狗我好爽啊!”

“哦~ 那以后愿意继续关在笼子里吗?”正一问着“愿意~ 母狗愿意,母狗就该关在狗笼子里过一辈子”妈妈说着在哥哥干着妈妈前,我已经被绑了起来,妈妈舔着我的私处,妈妈的背后是穿着洋装与蕾丝内裤有着巨大阳具的哥哥。哥哥画着浓妆,打扮妖艳,像极了外面酒店的小姐,但却有着阳具。我与哥哥一起出门去买洋装,有时候他穿有时候我穿,妈妈成了我们养的母狗,而妈妈的洋装呢?当然是被哥哥接收了,妈妈的房间成了我与哥哥新房,是的,我嫁给了哥哥,成为他的妻子与性奴隶。

至于妈妈呢?上个月怀孕了,当然是哥哥的孩子,而我也怀孕了,也是哥哥的孩子。名份上,妈妈与我成了姐妹,共侍一夫,现实上,妈妈却是我养的一只母狗,一只淫荡的母狗。

这天,哥哥穿着白色的美丽洋装,脚踩高跟鞋,妈妈跪在地上舔着哥哥穿着的高跟鞋,她全身赤裸裸的只有戴着铁制的项圈,脚上被铐上脚镣,被禁止站立,只能跪或在地上爬着。而我呢?我跪在哥哥的脚前,吸允着哥哥赏给我的阳具,哥哥射精之后,就成了我与妈妈晚餐的配料了。

在妈妈成为我们所养的家畜后,妈妈的秘密就再也都藏不住了,许多过往的影响纪录一一被找了出来,上万张的相片也被找出来,原来,担任兽医医生的爸爸,是以家畜的身份养着妈妈,从很久很久以前,妈妈就被当成家畜饲养着,她天生就是家畜的性格,许多的纪录被我们给找到,我与哥哥笑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妈妈是如何的下贱,但最后一卷影片却吓到我们了,在父亲过世前,原本要对妈妈进行人体改造,用手术的方式,切掉妈妈的双手跟双脚,让妈妈真正的成为一只母狗,再进行更进一步的“犬化教育”,但就在手术前一年,父亲却离世了,计划被搁置到现在。已经失去自由的妈妈,望着我们兄妹俩,似乎是希望我们完成父亲的愿望,真正的放弃人权,成为一只母狗。我与哥哥思考着,但心中有所迟疑,因为我也还在思考,要不要跟着妈妈一起变成真正的母狗,这个问题就交给哥哥决定吧。

那是一个天气相当晴朗的午后,我与妈妈跪坐在哥哥的面前,哥哥摊开他手上的一张纸,上面写着他的决定,他缓慢的摊开那张纸,迅速的念完上面的所有字,念毕,哥哥笑着看着我们,我与妈妈也笑了,因为我们就要往下一阶段前进下去了……成为母畜。

(完)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