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强奸凌辱

诱奸日本妇

从国内来到日本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体验过了,下面把经过简单的转述一下。

我到了日本后就住在一栋并不是很新的三层楼里面,整个楼都是房东的。她住在一楼,而我们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楼和

迷奸我最爱的二姐

我十五岁那年,父亲在一宗工业意外不幸过世,遗下母亲和我们姊弟三人.,母亲在银行工作的薪俸不差,但独自挑起这头家也蛮辛苦,直到大姐出外工作后, 家境才无压力。

大姊二十五岁,比我足大了十年,巳外嫁了一年

在家里惨遭轮奸

我叫龙梅,今年26岁,家住枫桥路45号院的402室,是一个250平米的复式大房子。我的老公高义,今年34岁,8年前开始经商。他的生意做得十分顺利,现在已经有五百多万的资产了。

我在一家国有公司作职

进错房间的乱伦

跨坐在我身上的年轻胴体正热情而狂乱地与我亲吻著,即使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仍能将她因为体内肉棒动作而产生的丰富表情变化看得清清楚楚,我低下头去舔弄她胸前那对白软的突起物,并且加快了挺动

医院里的轮奸惨剧

求求你们,不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美伶面对五个不怀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应。

“不论怎样我们一定要提出告诉,不让你的老公坐牢,我们是不会罢休的!”美伶的老公石川经营品

她们吃了春药后

春天时收到朋友从香港邮回来的一盒叫性感小猫的春药,类似香皂。

据说只要涂在女孩的敏感部位就会使她春情大发,使你为所欲为了。

晚上我就到宿舍对面的艺术学院去跳舞,想为今晚的一夜情找个伴。

跳了

海岛

三月夜晚的东京街头,还是很冷的,我夹紧大衣的衣领以抵御一阵紧似一阵的寒风。

“不能原谅。”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我还是很喜欢河原君的,但是也不可以喝得醉熏熏的在DISCO打我耳光!”

享受漂亮的老师

刘校长是学校领导,因为儿子刘凯成绩不好,就关照班主任宋薇多帮忙补习。因此每星期天都去宋老师家补习。

今天刘凯又来到宋薇家,其实刘凯也注意宋薇很久,成熟的少妇对他更具诱惑,只是碍于她是老师而且每次她